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祝振强:118万颗裸官“定时炸弹”需不需要引爆

p110327101
胡锦涛击鼓图。中国官方通讯社新华社报道,2月1日和2日,农历腊月二十九和腊月三十,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在河北省保定市同基层干部群众共迎新春。胡锦涛在保定市易县西山北乡石家统村同村民一起敲大鼓,过大年。即使在喜庆节日,官方记者也捕捉不到胡的一丝快乐表情。

全国人大代表、中央党校教授林喆在2010年的两会上透露,从1995年到2005年的十年间,出现了118万名裸官!这意味着,平均每个省有近4万裸官,按照2000多个市县来算,每个市县也有50多名裸官。

不知道不抓捕裸官、对裸官姑息养奸的原因,是害怕冰山崩塌、满盘皆翻,还是自身就胆气不足、底气虚脱、根子不硬。身在朝中走,哪家没裸官?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好我好大家好,国家、民族、民众好不好关我屁事!

装聋作哑、掩耳盗铃、击鼓传花、击鼓传炸弹、击鼓传118万裸官之定时炸弹,以最终不落在自己手中为目标、为侥幸——此心态做派,与同谋同案,有什么两样?

全国人大代表、中央党校教授林喆在2010年的两会上透露,从1995年到2005年的十年间,出现了118万名裸官!这意味着,平均每个省有近4万裸官,按照2000多个市县来算,每个市县也有50多名裸官。令林教授忧心忡忡的是:对于这些人的监督管理,除有地方规定“裸官不能当一把手”外,其他方面几乎还处于一种“良心”和“自觉”上。也就是说,这118万名裸官,根本不需要“潜伏”,他们不仅自由,而且自由得很!另据北京市检察院披露,近30年来,中国外逃官员数量约为4000人,携走资金近4000亿人民币,人均卷走约1亿元赃款。浙江省建设厅原副厅长杨秀珠、云南省委原书记高严、贵州省交通厅原厅长卢万里等,可谓其中的翘楚。

把子女、家属安顿到国外,自己一个人在国内各级官职官位上逍遥,这样的裸官,想必是早已积累了足够几代人、无数代人享用的财富之后,才出此既保全家财、又随时视情况开溜的良策——这样说并不过分,刚刚被抓捕的裸官、曾任山东德州一把手的山东省黄副省长,被传竟然贪腐90亿美金!请注意,是美金!是90亿!我查了一下,去年,德州的经济总产值是170亿元,也就是说,这位一把手把德州5年的经济总产值洗劫一空。而这位黄副省长在德州当市长、书记的时间刚好也是5年!5年时间,一个地方的所有产值,竟然一个子不剩地收入囊中!你说这位黄副省长的权力够不够大、胃口够不够大?选取他做裸官的形象代言人,应该是最合适不过的。

要说这裸官该不该抓?为什么至今不抓?抓裸官有没有难度?裸官的背景有多广、多深?这些问题,其实不是我等之人姑妄言之的。有一点可以肯定,抓裸官——注意,只是抓了这百十来万已然暴露的、明面上的裸官,估计孩子们的校车不成问题,全民医保不成问题了,退休金不是问题了。

显然,当下对于裸官的治理、管制不是够不够的问题,而是一直就是、根本就是放任自流、任其自然蓬勃壮大、如火如荼的问题。1997年1月31日,曾印发有关领导导干部报告个人重大事项的规定,把“本人、子女与外国人通婚以及配偶、子女出国定居的情况”作为领导干部应当报告的事项。近10年后,小修小改,规定“领导干部配偶、子女出国定居及有关情况应当报告”。2009年9月,把住房、投资、配偶子女从业等情况列入报告内容。去年,最高部门“强调”了“把住房、投资、配偶子女从业等情况列入报告内容,加强对配偶子女均已移居国外的公职人员管理”。今年3月5日,监察部官员表示,将对“裸官”进行登记管理。

表面上看,这样的治理、管制文件隔三差五就出一个,像是很重视。但是,可惜,从未见到实质性的举措出台——一个简单的判断就是,若痛下杀手,再腾出监牢,把这百十来万裸官悉数抓捕,会不会出现哪怕一个冤假错案?这是个除非装聋作哑者、连呆傻弱智都能够立刻给出答案的问题。所谓“汉奸”、“里通外国”、“卖国求荣”、“吃里扒外”,难道还用寻找吗?可悲的是,除个别省份规定裸官任一把手受限外,其他省市皆无此规定,就是说,裸官们还在堂而皇之地担任着一把手!

退而言之,对这118万裸官,全部清查一遍行不行?清查出一多半、一半乃至一少半贪污大蠹,对自己、对国家、对民众,好歹也算是个交代。现在倒好,任凭这118万裸官逍遥自在、进退自由,且极有可能继续在任上贪污腐败、蛀食国家,就是按兵不动。

这难道不是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吗?

直白了说,此情此状,只能让人觉得,所谓忠诚党忠诚国家等等、所谓讲原则、讲法制、讲道义、讲民心乃至讲江山社稷、发展未来等等,都不能尽信、不能具备起码的说服力——这上面任何一条拿出来,都可以足够支撑抓捕118万裸官。甚至只是忠诚职业、忠诚名义上的月工资,都足以支撑抓捕裸官、采取行动。进而言之,这让人看到了所谓的反腐败,充满了选择性、随机性甚至径直说,所谓反腐败不乏逆淘汰、本身就是腐败式的。看多了众多贪官被抓捕后,耿耿于怀、不服不份之情形——其实,公开的事例即能完全做出判断,任何被抓捕的贪官,都谈不上最贪、谈不上大贪,进而让人怀疑,其是否最该被抓以及为什么被抓。

不知道不抓捕裸官、对裸官姑息养奸的原因,是害怕冰山崩塌、满盘皆翻,还是自身就胆气不足、底气虚脱、根子不硬。身在朝中走,哪家没裸官?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好我好大家好,国家、民族、民众好不好关我屁事!果真如此吗?

不说所有的贪官污吏,仅就这118万裸官而言,其实就是埋藏在、甚或暴露在国家、民族、民众中的定时炸弹,且极具要挟国家、民族、民众的“智能”意味。与其害怕定时炸弹自然爆炸伤及无辜、有辜,莫如积极主动、勇敢无畏地引爆之!装聋作哑、掩耳盗铃、击鼓传花、击鼓传炸弹、击鼓传118万裸官之定时炸弹,以最终不落在自己手中为目标、为侥幸——此心态做派,与同谋同案,有什么两样?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