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一地顺民:如果你是X国人,你就不能批评X国

p110428101

在X国,有一种我在其它地方从未体验过的对顺从的渴求——至少没这么厉害。我经历过数不清的“枪打出头鸟”的情形。这并不是X国特色,但X国人为了让你顺服所用的手段或许和其它任何地方的都不同,你们可真得来试一下,看看他们的做法。

“你TM是不是X国人?”如果你是X国人,你就不能批评X国。

顺民们的另一样秘密武器就是实用主义。我的许多X国朋友都说自己(所有X国人都这样)很现实:很实际,不能,或不愿冒风险去作改变或以任何方式去抵抗体制,因为这样做会威胁到他们最起码的生存。

使人顺服的最危险,也是隐藏最深的原动力就是“放眼更美好的未来”。“通往美好生活的道路不是坦途,但是如果你现在容忍社会上的黑暗,我们保证你们的明天将会是无比光明!”你还有什么可说的呢?

今天我读了慕容雪村在奥斯陆所做的演讲。他在演讲中所描述的事情正真切的发生在我们的周围,我很少见到(如果真的有的话…),一个X国人会对自己的言论产生什么质疑,大多数涉及到X国的阴暗面的对话都是我的X国朋友开的头。我尽量不去给这种话题起头,因为最后每个人都得问一句“那你干嘛来这?”然后对话就此结束。

但是X国人却没有这种选择权。这是他们的祖国,无论他们怎么在网上或者和朋友抱怨,这个事实都让他们规规矩矩的。整个社会都在不断的迫使年轻人和反抗者的行为步入正轨。个体生命的每一个方面都被谚语和故事组成的沉甸甸的历史所控制着。

这些谚语和故事的忠诚卫士通常是中年妇女(主妇们的故事,听过没?)。她们知道一个男人应该怎么做才能讨到老婆;她们知道妻子在家的礼数;她们知道怎么接生,怎么坐月子,她们也当然知道怎么抚养孩子。家庭生活中处处都是中年妇女的身影。怎么做饭,怎么打扫,怎么做是合适的,怎么做不行。

你没法精确的计算这些长辈对年轻人们的控制处于什么水平。许多陈规被废除打破,许多传统被抛到一边,但是有一条不变的真理——可以这么说,是一种哲学——一直保留到现在的生活:有些事就是如此,你没法改变他们。

诸如“不行”,“没办法”,还有四chuan话“免不了的”,这样的短语都是这种哲学的格言。

实际上,“事物是不变的”的想法违背了很多X国传统思想和哲学,尽管我并不熟悉现在提到的这些哲学思想,但语言是要结合上下文看的,社会是关系的集合——而不是基于规则,上面提到的三个短语都可以(而且常常如此)在其后接上由不可能突然变为可能的事。

直到现在,中年妇女们都试图用传了几个世纪的陈规旧俗钳制下一代的思想。在X国,有一种我在其它地方从未体验过的对顺从的渴求——至少没这么厉害。我经历过数不清的“枪打出头鸟”的情形。这并不是X国特色,但X国人为了让你顺服所用的手段或许和其它任何地方的都不同,你们可真得来试一下,看看他们的做法。

尽管人和人之间可能有差异,但想要同化你的人绝对存在,所以对于我们这些非顺民,绝对要知道我们会面对着什么。

一.服从!

X国人对批评X国的言论最常用的反驳是:

“你TM是不是X国人?”

一个X国民族主义者能抛出的最狠的侮辱是“汉奸”,也就是民族叛徒的意思。另一些常用的有“带路党”,用来批那些“带领美国人游祖国”的人,还有“西奴”,西方的奴隶。在大部分极端民族主义者的网站,比如乌有之乡和强国论坛上(译者表示鄙视与无奈…),西方都是敌对势力,美国则是最邪恶的魔鬼。

在X国,顺从直接关乎到一个人的本质是如何的。这里的逻辑很简单,并且坚不可摧:如果你是X国人,你就得爱国;如果你批评X国(还有X国人),你就是汉奸。即使批评只是很温和的表达了真正的爱国者应该批评自己的国家才能帮助其进步的意见,这个逻辑仍然成立:

如果你是X国人,你就不能批评X国。

这样做起到的效果是,批评者很快就迫于压力,不得不求自保。就像我前一段时间写过的艾,持不同政见者要想表达自己的意见,必须得先证明自己是中国人。

这些爱国者不是边缘势力。他们可能听上去很荒谬且过时——就算你仅仅说别的国家点好话,你都逃不了汉奸的帽子——但是手上有“你TM是不是X国人”这张王牌,还有在政治和社会问题的讨论中比比皆是的猖獗的排外情绪,就算是边缘势力也有力量了。

我发现在一对一的对话中你能见到各种说法,但是一旦你跟一群X国人对话,每个人都开始自我审查。没人想被指责为汉奸。所以,如果一个人告诉我X国腐败,那么当他周围有其他人(尤其是陌生人)的时候,他的态度就会来个180度大转弯。

X国人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你是不是X国人?”的指责,这种攻击绝对是发自内心,许多人面对它的时候都会退缩。

二.现实点!

顺民们的另一样秘密武器就是实用主义。我的许多X国朋友都说自己(所有X国人都这样)很现实:很实际,不能,或不愿冒风险去作改变或以任何方式去抵抗体制,因为这样做会威胁到他们最起码的生存。

“我们得先吃上饭”他们说“才能考虑考虑把体制改造的更自由的问题”。

或者

“我没工夫关心政治,我需要一份工作,买房,存钱,准备后事”

这就是父母七大姑八大姨们使你变顺从的方式。在X国为年轻人所作的决定通常要整个家族出动——至少要有那些重要的长辈。当一家人凑到一起商量什么事时,剩下的人要确保结果不会遭到反对。这样做的结果是:对于长辈,生活就像悬在线上一样。对于他们,过上好日子的关键在于努力工作,正确的家庭观,以及离那些惹麻烦的艺术家和外国佬远远的。

现在,如果这个外国人恰好很有钱,而且年纪大一些的话…

三.社会在变好

使人顺服的最危险,也是隐藏最深的原动力就是“放眼更美好的未来”。

你不需要太多的经历与知识就可以击败那些极端民族主义者。一旦一个人知道更多的关于这个世界是怎么运作的知识后,他们的狂吠就显得既讨厌又滑稽了。

实用主义是所有年轻人最大的敌人,我们能期望的是,在任何文化,任何时期中,年轻人们都会永远抵制那些“正确的选择”。

但是这最后一条会迷惑任何人,即使是最狂热的反抗者在这条前或许都会动摇。

“X国在日益富强。人民吃的好了,货架上的商品满满当当,琳琅满目,什么样的商品或多或少都有点。这是我们取得的进步,难道这不是Party向我们保证过的吗?Party带我们取得了如此大的成就,我们怎么能抛弃Party呢!”

“还记得你没有袜子穿的年代吗?还记得文化X革命吗?我们带领你们走出了难关。跟着Party走,我们将会引领你们实现XX民族的伟大复兴!”

“今天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

“通往美好生活的道路不是坦途,但是如果你现在容忍社会上的黑暗,我们保证你们的明天将会是无比光明!”

你还有什么可说的呢?

(中国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