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顾晓军:顾晓军主义2012展望

p110822101
顾晓军博客:顾晓军,中国知名作家、思想理论家、时政评论家。顾晓军主义,老百姓的主义,替老百姓说话、监督政府、批评执政党、促进社会进步!改变中国。改变中国,是可行的。其实,我们每天都在做,只是不觉得罢了。知识分子没有权力改造老百姓。老百姓,也不可能被谁改造。只有改变环境,让老百姓在无意识中、自愿地改变自己。

“顾晓军主义”,不反对革命、不提倡牺牲。“顾晓军主义”,要求“顾晓军主义”的追随者们,任何时候都要保护好自己。“顾晓军主义”,对西方一贯赞赏与用金钱嘉奖的“政治行为艺术”保留看法(因为,革命与争取民主的斗争手段,各不相同,也是千变万化的)。“顾晓军主义”,反对驱使中国的老百姓冲锋陷阵。“顾晓军主义”,厌恶那些斥责民众“愚昧”、“落后”……的本末倒置的无知与无耻的行径。“顾晓军主义”认为:中国实现民主社会的使命与责任,就是知识分子。

顾晓军主义2012展望
--顾晓军主义:改变中国.之一千三百零九

在“中国模式”的“强拆”、“截访”……等压迫出的自焚与爆炸的火光和蘑菇云中,在“秘密树洞”搅起的“失踪”、“喝茶”……等的警察统治与特务政治的恐吓和高压下,灾难深重的中国老百姓、又艰难而顽强地挺了过来。月历,也已经翻到了最后一张;2011年的日子,就要数着过了。

此刻,那2012年的美丽跫音,我们也已经可以隐约听到了……这般情景下,该干些什么呢?也许,官员们正忙着走门子,筹划着明年的升迁;而百姓们,则思虑着如何挨过物价飞涨、工作难找……的又一年。我、顾晓军,想到的是--总结“顾晓军主义”。

2010年,“顾晓军主义”--提出了“培养反对党、反对派”(系列),展开了“邓小平思想批判”(系列)、撰写了充满哲思与诗情的“九月随想”(系列)。(2009,则可翻阅《2009,顾晓军之网络之十大事》)

“顾晓军主义”,是从2008年岁末的冬夜里起航,已经整整走过了三个春秋、三个寒暑。如果说以2011年的春夏分界,过去、以批判为主的话,那么,今年的春夏之后,“顾晓军主义”就已经迈入了--以思想、理论建设为主的新阶段。

2011年的元旦,“顾晓军主义”、沿着过去的脉络,打响了“揭大五毛”(系列)、“抓伪民主”(系列)的第一枪。因为伪民主不仅仅是思想的伪装、更具有身份的特殊,我、及随同我“抓伪民主”的战友,大都遭受了最严厉的封杀与打压。在痛定思痛中,我开始了“中国民主派的划分”(系列)。“划分”,让广大网友认清了“敌我”;尤其是华夏黎民*,开始了系列“甄别”……这些,在无形之中、就都已升华到了中国民主派的队伍建设上来。

在“中国民主派的划分”(系列)中,我首次提出“中国民主派的任务”,在重申“顾晓军主义,是老百姓的主义”的前提下,又论述了《平民主义民主才是中国的出路》,进而提出--“一个改变,改变中国(中国民主派的任务)。两个打倒:打倒权威、打倒偶像(中国民主派思想解放的必须)。三个对手:中国民主派的对手是专制与权贵、五毛即伪民意、毛左即前朝遗老遗少。现代文明社会的四大支柱:政治,民主化;经济,市场化;社会,法治化;思想,自由化。五大价值观:普世价值的核心该是公正、民主、自由、人权、法治(之后又加进了良知)。七个派别:现今的中国民主派存在--左派、右派、极端派、权贵派、党内派、糊涂派、伪民主派。并对七大派的特征、主张、现状及诉求与代表人物等等,分门别类作了恰当的表述。

普世价值观的核心,由“民主、自由、人权、法治”,重新表述为“公正、良知、民主、自由、人权、法治”,这是“顾晓军主义”对普世价值的思想、理论建设,也是过去西方民主社会的精英们忽略了的。加入的理由,是“公正”与“良知”应该是任何社会的基础,民主社会就更应该如此。

在普世价值的思想、理论建设中,我还撰写与论述了《“三个代表”是扯淡、是坑蒙拐骗!》与《现在时的公正与良知是检验真理的标准》。前者,通过分析告诉大家:社会主义宣传都是欺骗。后者,通过对《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批判,界定了人类社会的真理标准:“现在时”和“公正与良知”。这也是民主社会的真理标准。因此,“顾晓军主义”又丰富了民主社会的思想与理论。

最近,我通过美国《外交政策》错将艾未未等当作思想家(这是破坏普世价值。思想家不是思想者,没有广义、狭义之分。思想家必须有思想产品,与传播度也没有必然关系。)的事件,开始考虑用“公正”与“良知”及“真理标准”验证、并提出以“大民主”、“平民主义民主”、“利益公众化”,取代西方的精英主义民主,创建东方的、中国本土的民主思想与完整的理论。因为,这符合人类社会发展的需要,是必然、是世界民主潮流的大趋势。

“顾晓军主义”,不反对革命、不提倡牺牲。“顾晓军主义”,要求“顾晓军主义”的追随者们,任何时候都要保护好自己。“顾晓军主义”,对西方一贯赞赏与用金钱嘉奖的“政治行为艺术”保留看法(因为,革命与争取民主的斗争手段,各不相同,也是千变万化的)。“顾晓军主义”,反对驱使中国的老百姓冲锋陷阵。“顾晓军主义”,厌恶那些斥责民众“愚昧”、“落后”……的本末倒置的无知与无耻的行径。“顾晓军主义”认为:中国实现民主社会的使命与责任,就是知识分子。

“顾晓军主义”,是重新认识世界与中国社会的思想与理论的武器。假如说,不断发展与完善着的“顾晓军主义”是质,那么,“顾晓军主义”的读者、追随者们,就是量;而随着“顾晓军主义”的读者、追随者们这个量的发展与变化、变到足以与“社会主义”追随者们的量的关系发生变化、渐而形成平衡、进而打破平衡……那么,中国实现民主社会,又有什么不可能呢?

这,就是我对2011年的回顾与总结,也是“顾晓军主义”对2012年充满希望、满怀信心的、最积极的、最美好的展望。

此篇,也可当作我提前交出的、2012年的“元旦文告”。

顾晓军 2011-12-5 于南京

(作者赐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