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高人:反民主的暗流再度回潮

自北非“茉莉花开”以来,反民主的鼓噪一度销声匿迹;但欧美因金融危机引发“占领华尔街”和大规模反政府的游行示威,又给了一些卫道的“五毛”反民主的机会,使得这一暗流再度回潮,种种谬说沉渣泛起。

我无意与人作对,但见不得有人拿“似是而非”的鬼话骗人;又因为我既不是“学人”就没有“学术”,所以只能就事论事,仅凭常识判断是非——尤其是有关民主问题,人类已经归纳出了N个理论,总结出了N个成功的经验和失败的教训,实证了民主乃是人类社会迄今“最不坏”的制度,并不玄虚玄妙,没什么高不可攀深不可测;而没完没了的“坐而论道”,不过是故意把简单问题复杂化,以拖延“民主化进程”罢了。

这不,有人又说了,既然“民主化、民主转型则必然会导致动乱”,“那么我们为什么就一定要选择民主化呢?为什么不想想是否还有别的发展模式?” 比如“中国模式是成功的”,“我们应该给自己一个尝试的机会”云云。(在此链接《不民主,中国就不会动乱吗?》)

说这话之前,言者既然也承认“台湾是一个例外”,“奇迹”,“没有发生动乱和大规模的流血事件”,那么,就不能说“民主化‘必然’会导致动乱”,而应该说“民主化‘可能’会导致动乱”——别说我咬文嚼字吹毛求疵,我虽然不“学术”但我严谨,我只是在揭示“民主”的另一种“可能”:不是导致“动乱”而是实现“长治久安”的可能,更值得“尝试”。

他又拿民国和台湾举例说,“中华民国是民主化的尝试,但在出现长期和大规模的动乱之后而归于失败,代价如此惨重,为什么还要再重演呢?”

这是他“清算民国”的老调重弹,还是罔顾并割断历史,把民国局限在大陆的38年,并且既无视“代价如此惨重”乃是源自当时的“内乱”和“外患”,也不承认民主在台湾“尝试”成功,意在说服国人不要“民主化”,只要“中国模式”——言者不打自招,自己承认了“中国模式”乃是“有别”于“民主化”的“模式”,即“不民主”的“发展模式”,并且,由于否定了“民国”是台湾的“政统”,又给了“台独”以口实。

他坦言之所以“反对中国采用西方的民主制度,除了转型过程代价过于高昂之外,还有两个原因”:一是国家分裂;二是渐进式民主行不通。

且不说“采用西方的民主制度”乃是强加于所有民主派的不实之词了,上述第一条,则是继“国情不宜”“条件不备”之后,又一条反对民主的“充足”理由——民主将导致国家分裂!

又把“民主”与“爱国”或“卖国”乃至“汉奸”捆绑在了一起。

那么请问,百年以来,外蒙的“分裂”,中国版图至今还在萎缩,究竟是由于“民主”造成、还是“专制”导致?

至于连“渐进式民主”都反对的理由,就更是肤浅得可笑。

他说,“西方的民主制度是经过一两百年的逐步演变”,那么,“高端民主模式形成后,初期阶段的民主模式就不会被接受”“今天如果实行民主,只能一步到位,实行激进式民主”,如此,“带给中国的只能是灾难”。

这岂不是说,其他国家的民主经验教训都无借鉴意义,任何国家的民主都必须从头做起,而不走弯路,譬如给妇女选举权便是“激进”?

他还认为,“西方的民主制度,我们要采用,只有全盘移植,是不可能只使用某一部分的”,并以引进汽车须有诸多配套措施为据,得出“器具”“尚且如此,更何况一个制度”的结论。

要么“全盘移植”,要么一无所用,如此绝对,如此类比,荒诞不经——自鸦片战争以来至今,从物质到精神,从形而下到形而上,从抽水马桶到马克思主义,中国哪样不是从西方学来或趸来贩卖?但以“中体西用”的名义,又有几样是“全盘移植”的,大多还不是“只使用某一部分”?

就拿从西方引进的“选举”来说,不就是并未“全盘移植”,而是“只使用某一部分”,整出个名不符实的不伦不类的“特色”东西?

最后,他又引述了唐德刚在《袁氏当国》一书中评论中国的制度的话:“在此之前的社会政治制度,原都是整个在数千年中,从生活实践中慢慢发展出来的文化整体,帝王只是其中一个环节而已。围绕着这个帝王还有一套交互运作的国家机器和与它们配合得天衣无缝的文化体系、社会生活方式以及价值系统。它们是个相辅想成、一转百转的整体”,用来说明“文化是制度之母,有什么样的文化就有什么样的制度,东西方文化不同,制度自然不同”——他的言外之意无非是说,民主制度是西方文化的产物,中国文化结不出民主的果子。

我只想提醒读者稍微“留意”一下,唐氏所说,乃是“在此之前的社会政治制度”,从中得既不出中国文化只能产生帝王的结论,也引伸不出中国文化和东方文化做不了民主制度“养母”的道理——有台湾,乃至日本和南韩,以及许多亚洲国家为证。

自北非“茉莉花开”以来,反民主的鼓噪一度销声匿迹;但欧美因金融危机引发“占领华尔街”和大规模反政府的游行示威,又给了一些卫道的“五毛”反民主的机会,使得这一暗流再度回潮,种种谬说沉渣泛起。

选举网近来刊登的一些文章,便属于这类。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