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赵进斌:关于“特色社会主义”的一孔之见

p110831106
本文作者、中选网专栏作家赵进斌先生。

所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能否称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的社会制度?

看了选网上犀利公作者《一百年来的中国领土为何越来越少》的文章,以我挂一漏万有限的史料记忆,该文所列举的史实无疑是极真实的。思忖再三,如果真的是这样,对党国目前志得意满大肆鼓吹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忽然又冒天下之大不韪想法——所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能否称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的社会制度?

半殖民地的事实

目前中华人民共和国号称960万平方公里土地,但钓鱼岛列岛6.344平方公里尚被日本占领,藏南地区面积约9万平方公里被印度占领,总面积83万平方公里的南沙群岛固有领土,分别被菲律宾、越南、马来西亚、文莱等国瓜分。还有近年来重新和俄罗斯、越南等国边界领土重新谈判划分勘定中,又有不少中华民族固有领土被迫割让。

这种不断让周边国家蚕食、吞并、出于一党统治需要出让领土的行径,是半殖民地国家的典型特征。

自1840年鸦片战争中国沦为半殖民地国的性质以来,腐朽满清政府就不断地割地赔款。毛泽东时代照样失去不少固有领土。邓小平及以后的时代,又喜欢让外国事实占领的领土“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并寄希望于“子孙后代的智慧”收回。该收回的领土没有收回,已经收回的领土又永远失去。

请教诸网友:这样的事实是否未脱离半殖民地国家性质?

半封建社会制度

建新中国六十多年来,目前虽然称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但治国、理政,人民实际上是臣民,只有被代表的份,只有跪拜山呼万岁的份。封建社会的性质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十三亿人民至今租借、租住在自己的国土上,没有自己的一寸自有土地。

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各级封疆大吏,均是中共中央决定、政治局决定、九常委决定,最后集总书记、国家主席、军委主席的人一锤定音。立储君,选内阁人选,退而不休,垂帘听政的国家领导人更甚于历代天子皇权。和数千年来“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的优良传统没什么两样。然后依此类推下来,省委决定、市委决定、县委决定。亿万臣民只有猜谜、听吆喝的份。

就是“实事求是”的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中国十几亿人民只能有“邓、三、科”思想和意识形态,政治、经济、文化、艺术唯“邓、三、科”马首是瞻。基本是活学活用“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版本。

吏治制度一直是十羊九牧

封建统治百姓尚有“交上皇粮不怕官”民谣传唱。社会主义时代苛捐杂税苛政却猛于虎。兵荒马乱的民国时代各行各业尚能诞生大师级杰出人物。社会主义制度大师也得三跪九拜,感谢皇恩浩荡,然后只诞生指鹿为马窝里斗的奴才。

六十多年来,伟人曾骄傲地宣称中国人民站起来了,但站起来的人民很快就被接二连三阶级斗争的暴风骤雨冲刷得有气无力、七零八落。士大夫们只好再度俯首帖耳,做稳了奴才。

进入和谐盛世的中国,再一次站起来的臣民前后左右放眼四顾,黑监狱遍地都是,警匪一家五湖四海林立,到处都是黑白两道通吃的江湖青红帮,臣民动辄莫名其妙地失踪、得精神病,被拐卖。

衙门口朝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仍是妇孺皆知的真理。封建制度尚允许平民击鼓升堂拦轿喊冤,社会主义制度警车开道,高速清道,武警公安森严壁垒,鸟儿都飞不过。拦路收费公然抢劫的程度比任何时代都厉害。

封建社会尚有公平竞争科学制度“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如今贵族功勋阶层世袭堂而皇之,平民百姓只有生来打地洞的份。和史上封建、半封建的时期跪拜的臣民没什么两样。有些方面甚至更恶劣。

请教诸网友,这样的制度是否脱离半封建的性质? 以上实为孤陋寡闻的一孔之见,期待高明之士拨冗见睿。不胜感谢!

(作者赐稿)

评论

  • 赵进斌 说:

    从温家宝、李克强对房地产调控的表态看房地产调控的玄机

    近日,随着央行下调各银行贷款准备金率周期开始,对国内房地产调控又到了一个微妙时期。在此之前,作为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无论在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中,还是在国内考察调研场合,均表态房地产调控要继续从严。最近一次是2011年11月6日下午在俄罗斯圣彼得堡表示:房价这一个月已经开始松动,但调控绝不可有丝毫动摇,要使房价回归到合理的价格。这是作为总理的他在谈及房地产调控时,使用极为罕见的“回归到合理的价格”的定义词汇。
    而作为常务副总理的李克强,近期在国内多个场合考察调研时,谈到房地产调控时也频频表态表示:要坚持实施遏制房价过快上涨的政策。
    值此国内房地产业调控关键而又微妙的时刻,总理的口气是要房价调控“回归到合理的价格”,而副总理的口气是要“遏制房价过快上涨”,一个要房价下行,一个要房价稳稳上涨,这种如哼哈二将式的表态,实在充满中国特色制度的玄机,颇耐人寻味。
    按我肤浅的理解,温家宝同志的房地产调控“要回归合理的价格”就是要把目前楼市严重泡沫逐渐挤出,回归正常,使工薪阶层的收入水平能在所工作的城市,住有所居有盼头、有信心、熬得起,买得着。
    而按照李克强同志的“遏制房价过快上涨的政策”,目前已经严重脱离广大人民收入和购买力的楼市,价格只要不是直线止升,只要是小涨、稳涨,就是调控目标和目的。广大人民依然无盼头,买不起,不敢想,失望、绝望,只能在蜗居里望楼兴叹。
    众所周知,国务院自2005年4月30日,出台《关于做好稳定住房价格工作意见通知》(简称“国八条” 和随后的“国六条”开始新一轮房地产调控以来,国务院从总理、副总理到相关部委负责人在措辞上一直使用的是使“房价稳定”这种模糊语言,把“遏制房价过快上涨”作为调控目标,始终对房价“下降”讳莫如深。虽然目前一线部分大中城市房价出现松动下调趋势,但二三线城市楼价却在浓重观望气氛中涨多跌少。房地产历经六年调控,呈现按下葫芦浮起瓢的躲猫猫戏法。再加上近期,国务院主要智囊,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李稻葵频频就房价走势问题做出自己的预测:“但房价大跌也不可能,因为如果房价在北京、上海、广州出现10%下降的话,一定会带来比房价上涨30%还大的社会问题,刚买房的年轻人一定会抱怨。”同为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的夏斌也在近日公开场合放话:房地产不整要出事,整狠了也要出事。并认为要“防止房价短时期内自由落体式下降”。从这些决定房地产调控最终走向的政府核心、权威人士的频频言谈表态中,只要不弱智,谁都应该看出中国房地产接下来的走向和趋势,应该是李克强的“遏制房价过快上涨”是主要目标和目的。在本届政府执政面临期满之际,作为执政者,谁都不希望房地产“跌”的梦魇缠身,使自己不能阿弥陀佛。这也最明白的说明,本届政府已患上高度房地产依赖症,中国宏观经济已完全被房地产所绑架,本届政府的执政业绩与与房地产涨跌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最后的留下的民心向背及历史评价,也就只能是“国务院房地产开发总公司”招摇过市了。亿万房奴、蜗居的蚁族只能继续在望房兴叹中画出遥遥无期的血房图,唱起无奈思乡歌。由此反衬出政府年年“审时度势”的“果断调整”,次次促使经济发展面“继续向好”,而且总是“持续稳定地增长”的历史真面目。同时也让民众彻底看明白了,一个十年如一日依赖房地产发展的政府,它的执政业绩是如何做到长盛不衰“辉煌”的答案。
    中国特色的历史的吊诡在于,多数时候,耶稣受难的十字架成了芸芸众生朝拜合影留念的圣诞树,成为宏大叙述的史诗画音。
    我不是经济学家,对经济学常识也一知半解。自从彻底看清了“伟光正”几十年如一日地情不自禁、恬不知耻、梦寐以求洪水滔天的足迹后,厌恶那些一边言必凯恩斯理论的一边乐此不疲地唯权钱交易马首是瞻道貌岸然的假叫兽,也鄙视那些一边对亚当斯密顶礼膜拜,一边却视挥舞道德情操旗帜故作庄严的伪君子。更对那些一边把家属子女送往国外一边却公开义正词严声明“五不搞”的党棍、公公、太监们深恶痛绝。当社会几十年如一日的造就、盛行这些颠扑不破特色实用规则后,你要么老老实实承认自己人生的失败和无能,要么就努力学好既做婊子又立牌坊,除此之外,没有第三条道路可走。中国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历程,当权贵集团在灯红酒绿中暴殄、饕餮天物弹冠相庆时,却始终不肯把残羹剩饭施舍给弱势群体。房价十年高歌猛进时,政府各级领导人没有一个人公开担忧一枝独秀撑破天,一旦不过快上涨或下跌,各种道貌岸然忧国忧民的面孔就络绎不绝地建言献策,民族大义的文谏武攻就八仙过海。它们共同特性是,明明走在悬崖绝壁之上,却口口声声是康庄大道,最忌讳就是“跌”字,他们永远希望、渴望的就是“高路入云端”。他们在天堂里世世代代沉醉于蟠桃大会,不时不屑睥倪着芸芸众生,用神圣符咒不时抛出“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来打地洞”的经法,然后扔出几根“复兴”、“光明”的骨头让百姓咀嚼、回味、感恩。
    凭我肤浅的常识判断,美国、日本、香港特别行政区,他们都是市场经济理论与实践较为发达,正反两方面常识见多识广的国家和地区,却都在依赖房地产治国安民方面跌了大跟头,至今仍使他们谈房色变,心有余悸。难道独独东方这个特色国度神通广大,能逢凶化吉、遇难呈祥?上帝难道偏爱这个国家和人民?如此说来,毛万岁预言“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什么人间奇迹都能创造出来”岂不应验?果真如此,我真的要学龚公劝天公重抖擞了。天公不抖擞,富笑贫,娼嗤良,丑压美、邪驱正,专制独裁永昌,这是人类社会诞生以来都没有过的世道啊!
    我宁肯相信,这个一贯“神奇”的国度,房地产创造的奇迹是怎样再一次验证“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这条成语内涵的,就让时间和历史来印证吧。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