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懒散道人:极左思潮是一种恐怖主义

p111028101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人或组织可以代表全国和所有的人,如果有哪一个人或团体宣称自己代表所有的人那么他不是疯子就是把别人当疯子。

极左主义与恐怖主义极其相似。他们神化偶像、拥有仪式口号、否定个人差异、要求社会关系国家化,表达方式粗暴极端等。孟德斯鸠说过:“中国的原则是恐怖”。

极左主义信徒有三种:一是无知者;二是利益既得者;三是出于恐惧害怕者,他们本能的以左的面目出现来防身。极左思想是奴性思想和暴力思想的结合,它认为只有一个救星或团体才能拯救人民和国家,这实质上是不相信人民。

极左思想如同欧洲中世纪的修道运动,用恐怖主义浇灌出一株阴森的花朵,它是那样的可怕又让人着迷以至于看上一眼都让人战栗。

极左思潮是一种恐怖主义

恐怖主义分为多种:如宗教的、极端民族主义的、国家恐怖主义的等。但还有一种是属于意识形态,比如红色高棉执政时期对国内百姓的大屠杀则是受意识形态支配的一种国家恐怖主义行为,中国的“文化大革命”也是如此。笔者发现极左思潮与恐怖主义有很多相似之处。第一,他们都崇拜、神化偶像。如伊斯兰极端分子崇拜真主并主张完全按《古兰经》教义建立一个政教合一的国家。极左分子崇拜神化斯大林、毛泽东、波尔布特、金日成等。第二,都有共同的仪式和口号。如宗教膜拜、割首、宣誓;而极左分子举红宝书、喊革命口号、跳忠字舞等。第三,在社会关系上要求政治化、国家化,拒绝承认私人领域。而在民主国家民族归属、家庭生活、个人信仰都属私人领域,但极端宗教分子却拒绝承认人有私人领域,要求建立原教旨式的宗教国家。如一夫多妻、女人必须蒙面纱、不准和陌生男子说话等。而极左思潮强调一切公有,用阶级和意识形态处理家庭关系。如儿子批判父亲、全盘公有化等。这种把家庭关系、个人生活政治化并纳入国家职能的做法在“文革”时达到顶峰。第四,表达形式的极端、残暴。恐怖分子用暴力、酷刑甚至同归于尽的手段来践行自己的理念。而极左主义用扣帽子、辱骂、残杀同胞和武斗来表达意识形态。如联邦德国时的“红军旅”用暗杀纵火来宣泄对政府的不满。极左主义和恐怖主义的共同点是非理性、排斥差异甚至用暴力来达到社会的绝对同一,衣服的同一、思想行为的同一等。他们的共同点是否定个人的价值,把每一个人变成共同的政治和文化符号,其本质是不宽容、不承认差异、拒绝理性。比如:中国一些“文化人”受极左思潮影响焚烧持不同政见的报纸,攻击国家新闻机构,连一些所谓的“学者”也破口大骂“他妈的”,有如泼妇骂街自曝其丑。极左思想本身是集权主义的产物,含有宗教色彩(偶像崇拜)、封建色彩(“出身论”、根正苗红),表达方式残暴非理性。“他们活着别人就不能活,他们掌握话语权别人就不能说”,这与民主派主张的“我不赞成你说的每一个字,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有天壤之别。所以民主派当权常常以宽容理性来对待极左思想把它当做多元思想的一部分,而极左派当权常常以迫害和消灭来对待不同政见者,这是我厌烦它的根本原因。恐怖主义来源于法国大革命人们革命的目的是追求自由民主,但这种初衷却演变成反民主。雅各宾派派掌权时任何稍有批评者都被以反民主罪处死,而革命者恰恰忘了他们起义的目的正是为了使每个人有自由表达的权利。

极左主义的魔力

极左主义引诱年轻人的两大魔力:一是平等均富,二是爱国复兴。但极左主义企图用老式的革命起义打倒权贵平分财富,这始终没有跳出封建农民起义的怪圈。这种“只反贪官不反皇帝”的觉悟还比不上传统的农民起义。一方面不希望触动集权制度一方面又希望用暴力打倒贪官,真是又想马儿跑又想马儿不吃草。平等有两种:一是贫穷的平等,二是富裕的平等。毛泽东时期是一种共贫平等,当然也不尽然。而北欧国家依靠法制民主、福利社保实现了富裕平等,连日本也是“一亿人民总中流”大多数人都是中产阶级。所以笔者以为北欧和日本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国家。毛时代的中国、今日北朝鲜古巴确切的说是后封建主义国家,政治上父死子承兄终弟及和钦点接班,经济上只有一点资本主义萌芽。今日中国处于“爬坡阶段”,若用法制民主打破权力对财富分配的主导则中国可实现富裕平等,若用革命抄家来分财富则是贫穷平等还可能产生新的革命权贵集团。所以能否跳出中国造反—发展—再造反的历史怪圈在于今日一念之差。对于一切公有的想法,笔者已经敏感地得出一条结论:没有权利监督的国有财产实质上是权贵们的私有财产。至于爱国则更需要在民主制度下以公民参与的方式来实现。可笑的是共产主义一诞生就是超越国家民族的,对外以意识形态而不是国家利益为出发点,信仰马列皆是朋友,领土、经济都不算什么。比如:国民党龙云将军“招安”后曾要求苏联分担中国抗美援朝的经济花费,反被毛批为小资产阶级。阶级大于国家的思想在改革开放后重新以国家利益为主导,但在对利比亚问题上仍受政党思想影响而错过与反对派沟通的良机。所以共产主义的超国家色彩何以变成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的大旗?他们知道何为国家吗?

极左思潮终将退场

冷战结束后,西德的“红军旅”解散消失这是历史的必然。中国的70后、80后是淘汰极左思潮的主流。控制了信息就能控制人的思想,多元价值观的形成将在网络时代确立,没有经历“文革”的狂热和意识形态的洗脑,革命口号对他们来说是空洞的说教。一旦外部信息无筛选地涌入,极左思潮将遭最后一击。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人或组织可以代表全国和所有的人,如果有哪一个人或团体宣称自己代表所有的人那么他不是疯子就是把别人当疯子。总之,我不是想攻击哪个人或组织,只是在研究民族关系、恐怖行为时发现极左主义与恐怖主义极其相似。他们神化偶像、拥有仪式口号、否定个人差异、要求社会关系国家化,表达方式粗暴极端等。孟德斯鸠说过:“中国的原则是恐怖”。极左主义信徒有三种:一是无知者;二是利益既得者;三是出于恐惧害怕者,他们本能的以左的面目出现来防身。极左思想是奴性思想和暴力思想的结合,它认为只有一个救星或团体才能拯救人民和国家,这实质上是不相信人民。这与金正日、卡扎菲认为没有自己的世界就应当毁灭一样是一种“朕即天下”的思想。极左思想如同欧洲中世纪的修道运动,用恐怖主义浇灌出一株阴森的花朵,它是那样的可怕又让人着迷以至于看上一眼都让人战栗。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