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羁押十年从死刑到无罪释放 惨遭酷刑逼供

p111202102
陈瑞武的女儿陈颖在爸爸获释后,双臂紧紧地搂着爸爸的脖子,生怕自己的爸爸被别人夺走。

在庭审中,陈瑞武也曾多次当庭陈述了刑讯逼供经过:如用警棍电击生殖器、用老式手摇电话机的电话线缠在手指脚趾上过电、灌辣椒水、往脑袋上套塑料袋、用打火机燎脚心、用钳子夹手指脚趾等手段。

据陈瑞武回忆,最多的时候,曾同时用五部电话为其过电,耳朵、手、脚都先后被绑上了铜线。为此,他曾咬舌自杀,最后被送到医院缝了七针。

从被判处死刑,到最终无罪释放,陈瑞武在河北霸州的看守所里被关了十年。2011年11月27日,在北京召开的一个法律研讨会上,陈瑞武讲述了其在案件侦查过程中,遭遇刑讯逼供的经过。

今年42岁的陈瑞武出生在黑龙江省呼兰县石人镇敖木村,十年前在河北省霸州市胜芳镇打工时,被指卷入震惊当地的连环灭门杀人案中,并于2001年因涉嫌故意杀人被河北省霸州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15日他被逮捕,初审被判处死刑。

经多轮较量后,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09年11月12日对其所涉案件做出了终审判决:撤销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2007)廊刑初字第11号刑事判决第三、四、五项,即被告人陈瑞武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等内容。宣告上诉人陈瑞武、杨洪义无罪。

据陈瑞武介绍,其之所以被牵涉进连环灭门案中,是因为在其中一次案发前,曾和另一位涉嫌涉案的老乡原伟东在一起吃过饭,遂被当地警方怀疑涉嫌参与了该案件。在被从东北老家带回到当地刑警队的第一天,他就遭遇了刑讯逼供:用老式手摇电话机的电话线缠在手指、脚趾上、旁边警察不断摇动电话为其“过电”。摇一阵后,问他,“想起干过什么事了?交代不交代?”

陈瑞武说,他不知道为什么被抓进来,警察也不问具体问题,就是让他交代。只要回答不满意,就摇电话“过电”。这种老古董式的家电作为刑具,“比警棍还厉害,钻心的疼,一过电,你死的心都有。”

据黑龙江《生活报》报道,在庭审中,陈瑞武也曾多次当庭陈述了刑讯逼供经过:如用警棍电击生殖器、用老式手摇电话机的电话线缠在手指脚趾上过电、灌辣椒水、往脑袋上套塑料袋、用打火机燎脚心、用钳子夹手指脚趾等手段。

据陈瑞武回忆,最多的时候,曾同时用五部电话为其过电,耳朵、手、脚都先后被绑上了铜线。为此,他曾咬舌自杀,最后被送到医院缝了七针。

连续一个多月的酷刑,陈瑞武有点招架不住,对审讯他的人说,你们也别打了,想写什么就写吧。不过在警察握着他的手在审讯笔录上签字时,他还是故意把“陈”字中的“东”写成了“车”,希望能通过这种方式为自己留下一线希望,“一旦我死了,上级机关会发现我的签名都是假的,肯定会调查的”。

和陈瑞武一起获无罪释放的杨洪义声称,也遭遇同样的严刑逼供。

(刘金松/经济观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