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顾晓军:做梦当总统

p110822101
顾晓军博客:顾晓军,中国知名作家、思想理论家、时政评论家。顾晓军主义,老百姓的主义,替老百姓说话、监督政府、批评执政党、促进社会进步!改变中国。改变中国,是可行的。其实,我们每天都在做,只是不觉得罢了。知识分子没有权力改造老百姓。老百姓,也不可能被谁改造。只有改变环境,让老百姓在无意识中、自愿地改变自己。

刚躺下一会,就梦见中国民主了,竟然选我当总统,我早就说过,我没有行政管理能力,不当官。可大家不干、非让我当总统。我逃呀、逃呀……逃进了深山老林。累了,睡会;可刚睡下,就被抓住了。

顾晓军小说.五卷:做梦当总统

你说怪不怪?醒着时不敢想的事,做梦全都敢想。这不,刚躺下一会,就做梦当总统了。

没有办法呵!难得做一个好梦,只好爬起来、记下。

也不知啥时写了篇文,里面大概是有“世界上的事,我都管,我是世界总统”(大意)。此后,伍彩旗飘扬就管我叫“老顾总统”了。也许“老顾总统”见多了,就入梦了。

这不,刚躺下一会,就梦见中国民主了,竟然选我当总统,我早就说过,我没有行政管理能力,不当官。可大家不干、非让我当总统。我逃呀、逃呀……逃进了深山老林。累了,睡会;可刚睡下,就被抓住了。

抓住了,你打呀杀的,我都不怕。可,不打不杀,把我绑架来当总统。我说我不会当,大家说你随便当。可以随便?是。那我就瞎当。瞎当就瞎当。那行。

正说着。有人来问:国防部长让谁当。我随口道:刘亚洲。有上将问:凭什么让刘亚洲当?不让我当?我道:他说过--不做反美派,也做亲美派,而要做知美派……上将道:就凭这?我道:我是想让这当政委的,去取消那政委的制度。你能行?

上将没话说了。

你说怪不怪?上将一转身,变成个古代的传令官,口喊“报”问:石三生管什么?管法院。我想:他亏吃大了,让他去整顿。

上将口喊“报”问:陈光诚管什么?我道:残联主席兼农村工作部长。

上将口喊“报”问:艾未未管什么?我道:文化部长,统管“草泥马”--爱咋草咋草。

上将口喊“报”问:韩寒管什么?我道:管作协。可一想:那作协不该撤消吗?我又补充道:让他管撤消作协,撤消文联,撤消摄影家协会、书法家协会、歌唱家协会、跳舞家协会……等等。

上将口喊“报”道:那不叫“歌唱家协会、跳舞家协会”。我道:我知道,就你能是不?

上将口喊“报”问:贺卫方管什么?我道:韩寒的事没说完。我看过“韩寒语录”,他对中学和中学老师比较了解,让他当教育部长,肯定能管好中学;管得好中学,也就能管得好大学和小学。是不是这道理?

上将口喊“报”问:贺卫方管什么?管新疆问题。他能管好,我看过他文章。管好了新疆,再去管西藏。不,同时交给他管。

上将口喊“报”问:驭民宝典管什么?外交部长呵!

上将口喊“报”问:山寺仙妖管什么?我道:国务卿。国务卿?还是女的?我道:美国克林顿不也是女的?

上将口喊“报”问:伍彩旗飘扬管什么?我道:副国务卿。我问:你有完没完?所有写主贴的网友,找小妖安排;所有写跟贴的网友,找伍彩旗飘扬安排。

上将口喊“报”问:我管什么?你?我道:传令兵。

上将急了,一把抓住我衣领;一个反关节,我拿住他。不料,他一伸腿,我从总统座上被绊了下来;一看,掉下了悬崖……正在深渊中往下坠……我“啊”地狂叫着,醒了。

马的,我说我不当总统非要我当;结果没当好,反而惊出了一身冷汗。

完了。继续睡。

顾晓军 2011-12-2 于南京

(作者赐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