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顾晓军:点评《清醒与困惑》

p110822101
顾晓军博客:顾晓军,中国知名作家、思想理论家、时政评论家。顾晓军主义,老百姓的主义,替老百姓说话、监督政府、批评执政党、促进社会进步!改变中国。改变中国,是可行的。其实,我们每天都在做,只是不觉得罢了。知识分子没有权力改造老百姓。老百姓,也不可能被谁改造。只有改变环境,让老百姓在无意识中、自愿地改变自己。

中国的落后,是不可否认的,但定量“至少还会持续50年”,从何而来?中国的落后,是思想的落后;而思想的质变,是爆炸式的--可能,这个起爆点在一百年、一千年……之后,也可能就在今夜。

点评《清醒与困惑》
--顾晓军主义:改变中国.之一千三百零五

偶然,拜读了王子怡的《清醒与困惑——对中国前途的展望》,点评如下,仅供参考。

中国的落后,是不可否认的,但定量“至少还会持续50年”,从何而来?中国的落后,是思想的落后;而思想的质变,是爆炸式的--可能,这个起爆点在一百年、一千年……之后,也可能就在今夜。

我反对“思想观念和民族素质的落后”这类说法。“思想观念”,讲前锋、讲引领。中国不是没有思想的前锋,而是被中共压制着;而“西方势力”,又只关心中国的“维权前锋”,而不关注中国的“思想旗帜”。“民族素质”,本没有先进与落后之分,而是中国知识分子群体的懦弱与失智。如,艾未未帮助他人维权,当中共找上门来时,自己都不知道维权--警察没有权力在机场带走他,他不应该跟着走;被审讯,也不应该接受、合作……等等。

“尚没有形成一个中坚阶层或政治势力,能够引导民主进步的方向”,这一认识是清醒的。可,中共不允许形成,怎么办?而“西方势力”,根本不关注中国本土民主思想的崛起,而只关心他们豢养的代理人(事实上是,这说法不能怪毛左与五毛)。

而“思想旗帜”与“维权前锋”,是两个层面。如,把刘晓波当卒用,他一进去,就思想不起来了(刘晓波,还不完全是个思想家;确切地说,他是一个政论家。在里面,不知道现今中国社会变化的脉动,怎么政论?)。所以,我以为:每一个追求民主的志士,应该清楚自己能干什么、合适干什么?把握好自己,不应该做不必要的牺牲。

有人激我、有人钓鱼……我都不上当。我以为:己之长,在思想与理论,能在深层次问题与人们习以为常的事情上,让中共难堪。这就够了。这不也是唤醒民众?中共不能抓我。我只说不做(且是理论层面),你凭什么抓我?

艾未未还有一大错--中共曾请他当全国政协委员,他不干。奇蠢!当了,就不能追求民主了吗(海外的不合作、不什么等,都是些屁话!是中共根本就不理他们)、就不能异见了吗?那钟南山,不也做得不错?中共不会、更不敢请我当。如果来请,我就真的可以脱下鞋敲桌子与扔鞋了。

“而当民主成功之时,成为民主继续进步敌人的,一定也是民众”,是思想与理论之错。民主,就是民意作主。民意怎会与自己过不去呢?民众又怎会与自己的想法过不去呢?

“现在还没有真正的群众基础和国家合力”,亦思想与理论之错。民主,是社会形式。中共,若有量、肯给,中国今晚就能民主。换句话说:1949年,如果毛泽东守信用,中国早就民主了。当年很多民主党派的元老,都是上了毛泽东的当,有苦难言。

“病根在于:全民素质的封建、愚昧、落后”,这是鲁迅“改造国民的劣根性”的翻版。“改造国民的劣根性”,本身是反民主的,为中共“改造思想”提供了一个思想的支点。把未实现民主的根源归结为老百姓,是鲁式思维。

累了,不说了,也不再看了,抱歉。

我尚不了作者王子怡,从《清醒与困惑——对中国前途的展望》来看,关心与议论民主是应该肯定的,有些内容(如“现在民主进步的社会推力来源于,社会精英利用民众对民生的诉求”)也比较客观,但,就已看的而言:一、埋怨民众的情绪太多。这是鲁迅式的思维,所以我一直要“打倒鲁迅”。二、也许受了伪民主的影响。去年及前,伪民主在中文网络上很猖獗。年初,我率石三生、驭民宝典等激战伪民主……知道的,大都认清了。不知道,也没办法。我们被封杀的很惨,因为伪民主不仅仅是思想,其身份是特殊的。

知无不言,已成了我的习惯。说得当否,则要请作者海涵了。

顾晓军 2011-12-1 于南京

(作者赐稿)

附:清醒与困惑——对中国前途的展望
作者:王子怡

1.没有互联网,就没有“新中国”——民主的中国。

2.中国社会民主进步的趋势,任何势力都不能将它逆转。

3.中国是一个全面落后、非常落后、这种落后至少还会持续50年的国家,这是我们的基本国情!充分认识中国社会的落后、特别是思想观念和民族素质的落后,是我们社会进步认知的一个必修课程。现在中国的发展,只不过是“经济扫贫”而已,休狂言“崛起”。一个跛脚的人,不会走得太远。制约中国社会进步的根本因素,不是经济,也不是体制,而是思想、教育和人文素质。

4.同发达国家相比,中国经济落后0.5个社会时代;社会形态落后1个社会时代;国民素质落后1.5个社会时代。中国国民素质的整体,仍在半个封建社会的时代。
——一个与世界先进国家相比,落后1.5个社会时代的国民素质,这是中国社会民主进步的最大障碍和阻力。

5.尚没有形成一个中坚阶层或政治势力,能够引导民主进步的方向,中国社会民主进步的具体形式和方向,始终不明。

6.民众,是民主进步的推动力量。而当民主成功之时,成为民主继续进步敌人的,一定也是民众!中国的民主进步,现在还没有真正的群众基础和国家合力。国家,造就了人民的落后;而落后的人民,必然会维护一个落后的国家。这是中国社会进步的悖论,是中国一个永远的痛。病根在于:全民素质的封建、愚昧、落后。

7.现在民主进步的社会推力来源于,社会精英利用民众对民生的诉求,曲线实现民主进步的内容。大多数民众的社会诉求,只在于民生而不是民主。民众还看不到民生与民主的内在关系,只顾眼前的放纵和功利思想仍是社会的主流,中国国民的社会认知水平,仍然极其低下。没有思想进步要求的民族,是落后的根本原因。

8.中国社会的全面危机,一定是开始于经济危机。没有经济危机,就没有中国的政治危机。中国经济,并不能持续创造神话;久不生病,是为大病。一个没有创造力的经济,负担不起老人社会、社会公平的诉求和不断增加的社会福利。

9.绝对不要指望任何一种古代中国的哲学观和价值观,可以拯救或指导中国的未来。任何“借尸还魂”的社会运动,必然导致国家的动乱和进步的停滞。毫无疑问的是,中国的未来,是普世价值观的未来,虽然道路无比艰辛而漫长。

10.现代统治者的最大成功之处,在于“愚民教育”,它使中国社会的进步延缓了至少30年。中国民主的进步,至少为此还需要多付出30年的代价。叠加起来,中国社会至少多落后了60年。

11.中国民主的进步,取决于两个向度:一个是外部的民主形式,一个是自身的民主的素质。现在的一个危险信号在于:我们太过于在乎民主的形式和外部构成的实现,而忽视民主的自我生成。没有广大人民的思想意识的进步,民主进步获得真正的成功,还是天方夜谭。急功近利的民主改革(革命),或许只能是“陈胜吴广”的结果?可不改革,又会怎样?而慢慢改革,又将怎样来改?

12.教育没有能够帮助到民主进步,这是中国社会进步的一个硬伤。最平稳的社会过渡,当从教育入手。可是,这个需要很长的时间。我们已经错过了最好的进步形式,而社会进步似乎已经等不及了。缺乏民主启蒙和孕育的社会,“霸王硬上弓”,后果很难预料。
但可以肯定的是:中华民族因自己的急功近利,没有达成教育救国理想,将遗恨百年。

13.从哪里开始?
①从大家都没有想到的一个突发事件开始。
②从自上而下的主动变革开始,从政府的民主改革开始,还权于人民。
③从人权自由开始,开报禁、开互联网、开言论自由。
④明主政治?
⑤从复辟开始,灭亡导致新生。
——中国社会要理顺民主前进的步伐,需要一个漫长的历史时期。30年,不算长。

14.未来的中国,肯定不会是:党政、军政,也不会是宪政。看不明的是:路在哪里?中国,需要一种新的形式,它一定与互联网的进步相关。

15.中华民族的恶,远未消减,要防止社会进步中的流血,当是一件大事。也是一件难事。
算了,不要民主了。可不要民主,就不会流血了吗?
——民主,既是社会进步的福利,也是社会进步的义务。民主,是你想要就要,想不要就不要得了的吗?
——那么好吧,要来的,统统都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