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难以了然:普世之道还要分三六九等

p110301101

顾晓军的《现在时的公正和良知是检验真理的标准》是对真理标准问题的重要突破。——既从理论的应用角度对时空概念作了“现在时”的限制,又对“真理”标准作了“公正和良知”的定性。这样就使这一理论在严密性和雄辩性两个方面趋于完美。事事件件,呕心笔耕,沥血嘶鸣,无不透出顾先生的拳拳之心。

“权益公众化”五个字撼动了我。“权力”和“利益”确须走“公众化”之路。看时下社会的政治、经济、民生乱糟糟,民怨很大,ZF忙得“焦头烂额”,还是管不过来,“顾此失彼”,靠“一元制”能解决好吗?现实已给出了回答。

顾先生多年来不顾年事渐高,不遗余力地宣传、阐释普世价值;用笔杆力挺维权人士,弱势人群;鞭笞权贵罪恶,拆析批判其“伪理论”;挞伐各种“伪民主”“大五毛”“糊涂派”;以“打倒鲁迅”为平台,驳斥其含有“强制灌输”精神的“改造国民的劣根性”;…..“冲锋陷阵”于“思想丛林”,时时处在危险之中!

为了寻求“怎样才能突破政治上的扯谈”,最近又推出了理论文章“现在时的公正与良知是检验真理的标准”,被“政论家,专栏作家,资深记者”博客中国三个“1”赞为:

顾晓军的《现在时的公正和良知是检验真理的标准》是对真理标准问题的重要突破。30年来,所谓“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一不绝于耳的“伟大”理论,究竟在多大程度上推动了中国的社会实践,我们不得而知,也未见理论界有何评论。倒是顾晓军对此作了严粛认真的思考。他认为,这一理论的不靠谱之处首先在于用“过去时”检验真理——“实践后再检验,人都死了……那是政治扯谈”;而用“将来时”来检验真理呢,又可能是“美丽的谎言”。 ……所以他在指出了这一理论的空泛和虚华之后,把提法修正为“现在时的公正和良知是检验真理的标准”。——既从理论的应用角度对时空概念作了“现在时”的限制,又对“真理”标准作了“公正和良知”的定性。这样就使这一理论在严密性和雄辩性两个方面趋于完美。

事事件件,呕心笔耕,沥血嘶鸣,无不透出顾先生的拳拳之心:思想旗帜,不等于将来的“官”。

可时下一些人表达对ZF的不满,偏好走“精英”之道,难道走“普世”之道,还要分三六九等、世家年鉴?按理说—-一南一北,一文一武,一个“把关”思想界,一个搞“行为”“异端”,互为犄角,“接应我一下,我就搅进去了。多一人不好吗?”—-多好!可2011年4月3日之后顾先生的100多篇“挺艾”文章,竟未得到丝毫回应,实属憾事!—–权益公众化势在必行,维权也是。

(网友荐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