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赵进斌:国际化学总部对“化学歌” 评价有多高?

p110831106
本文作者、中选网专栏作家赵进斌先生。

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中国在国际科技成果创新排行榜上的地位日益靠后,每逢年度诺贝尔奖金颁布时,都惹起中国吃不着葡萄大说葡萄之酸的无可奈何之心理,以至于连杨振宁也不断把中国人获诺贝尔奖金的年限一再人为缩短,以吊起中国人爱好虚荣之胃口。有此为证,周其凤亲口说出的“中国化学界同仁为国际化学年的宣传做了重要贡献”的溢美之词,能有多大说服力、公信力?

据中国新闻周刊11月24日报道:北大校长周其凤在北大校友会上发言时称:国际化学总部给予“化学歌”很高评价。《化学是你化学是我》是被学生“逼”着写出来的。“我真为北大这些孩子感到骄傲、自豪,尽管我自己被骂得狗血喷头!”

我没看见国际化学部对周其凤的化学创作评价的原文,“很高评价”有多高?抑或与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一样的殊荣?

周其风近来大出风头,网上出名,不是因北大或他在化学领域获得令人鼓舞的新发明和重大突破性的创新,更与瑞典皇家科学院诺贝尔奖金提名人选十万八千里。而是因其一是创作了那个无聊透顶的所谓化学歌,二是对屡对同胞爆粗口的北大醉侠孔庆东“兼容并包”。

此两件事近期在网上成为众矢之的。当亿万同胞们出于中华民族社会做人处事的基本公德、伦理,对钟情于日本人姓氏衍生的“孤岛独一郎”孔庆东动辄辱骂同胞为“汉奸“而举国义愤填膺,连发征讨檄文时,周其凤却含情脉脉地表示“孔庆东才华横溢,他写的很多东西都非常好,我本人很喜欢他的文字”云云,暴露了这位副部级校长苍蝇偏爱有缝臭蛋之卑劣心理。正如杜君立先生在其《孔庆东时代的北大》评论中所言:“当副部级的周其凤载歌载舞,唱起张韶涵的《隐形的翅膀》,并填词“化学就是你,化学就是我,父母生下你我是化学过程的结果”时,一个蔡元培和胡适时代的北大几乎恍如隔梦。在一个低智化的社会中,北大已经成为低智的榜样。《南方周末》方可成曾讥讽周其凤:“不伦不类,天雷滚滚,斯文扫地。”

周其凤还恬不知耻地吹嘘道:自己过去很少上网,因此,开始并不知道被骂,有一天在外面出差,有人说你最近出名了,我问为什么,才知道我作出来的词成‘神曲’了。”

众所周知,意大利诗人但丁,被恩格斯誉为“中世纪的最后一位诗人,同时又是新时代的最初一位诗人。他创作的史诗《神曲》这部作品通过作者与地狱、炼狱及天国中各种著名人物的对话,反映出中古文化领域的成就和一些重大的问题,带有“百科全书”性质,从中也可隐约窥见文艺复兴时期人文主义思想的曙光。在这部长达一万四千余行的史诗中,但丁坚决反对中世纪的蒙昧主义,表达了执着地追求真理的思想,对欧洲后世的诗歌创作有极其深远的影响。

上月,周其凤的“化学歌”出现在网络视频上,立刻引发热议,褒贬不一。有网友称,周校长的歌词“太直白,无美感,堪称‘化学神曲’”;也有网友认为,周校长歌词“朴实,很爱,让人会心一笑,还很励志”。争论至今仍余音未了。周其凤把自己的无聊透顶的劣作化学歌自誉为“神曲”,真是让人感到可笑之极。

改革开放三十年来,中国教育界沉疴痼疾随着钱学森之问世纪难题难以破解,愈日刺痛着国人的良知之心和美好愿望。全国纳税人供养的北大却日益成为名符其实的留美预科学校。这固然有其它方面的严峻问题困扰,但作为教育部及主管部门,选择周其凤这样以创作化学歌为己任的校长也是重要原因之一。当传道、授业、解惑的国统演变为追求网络央视潇洒走一回的“娱乐”,当“独立之思想,自由之精神”演化为视学生发出呼唤真理求知心声为“杂音”而严防死控,当蔡元培的“兼容并包”堕落成为臭味相投的啸从聚义的梁山哥们义气,曾经的百年北大正日益成为政客们自我陶醉、自我感觉良好、自我意淫的权力磁场。所以,也就不难理解从这里走出去的学生,在创业发家后却将千万巨款因“不放心”北大而捐给美国著名大学,而引起北大某些政客公开指责学生“卖国”的恼羞成怒和无可奈何。

近年来,随着中国扮演散财童子角色,推崇不差钱的美元外交、订单外交手段,美欧等国政要、政客出于某种羡慕嫉妒心理,不时对中国大发溢美之词,这已经见怪不怪。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中国在国际科技成果创新排行榜上的地位日益靠后,每逢年度诺贝尔奖金颁布时,都惹起中国吃不着葡萄大说葡萄之酸的无可奈何之心理,以至于连杨振宁也不断把中国人获诺贝尔奖金的年限一再人为缩短,以吊起中国人爱好虚荣之胃口。有此为证,周其凤亲口说出的“中国化学界同仁为国际化学年的宣传做了重要贡献”的溢美之词,能有多大说服力、公信力?

在网上查阅周其凤的简历,一看也吓一跳: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委员、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副秘书长。中国科学院化学部常委,教育部化学和化工专业教学指导委员会主任委员,人事部博士后管理委员会委员,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委员,北京大学化学学院高分子科学与工程系教授以及吉林大学双聘院士。周校长既然有如此辉煌的业绩和官衔,作为中国化学界的领军人物,理应在中国化学领域不断做出创造、创新,以骄人的业绩早一天令国内外同仁瞩目。缩短中国人名出现在国际化学诺贝尔奖金榜上的时间跨度才是根本。至于以“神曲”自誉的小儿科杂耍,包庇怂恿口出狂言、口无遮拦的醉侠这类屡遭国人垢病之事,还是不做或少作为好。

(作者赐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