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中苏分裂的核心原因是“家庭关系”

p090518110
毛泽东与斯大林。

冷战国际史研究中心主任沈志华教授指出:毛泽东和赫鲁晓夫谁也不是傻子,兄弟俩都不想分家,都知道一分家,咱们这个家都败了。然而问题就是:谁当家?兄弟俩谁也不让,最后就还是只能分家,一人当一个家。

2011年8月15日,华东师大冷战国际史研究中心主任沈志华教授和夫人李丹慧教授,在美国华盛顿的伍德罗•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举行新书发布会,《新史记》记者前往聆听,并在其演讲间隙与沈志华交谈,向他赠阅了最新一期《新史记》。

本刊根据录音整理了他们两位的发言如下,未经发言者审阅。

关于冷战的研究专着,封面不约而同都是红色基调。正中间一本就是沈志华夫妇的英文新着。

沈志华:今天是我们新书《一边倒之后:冷战时期的中国及其盟友们》(After Leaning to One Side: China and Its Allies in the Cold War)的发布会,其实从中文的角度讲,“新书”的内容已经不新了,是我与李丹慧2003年以来研究的成果。要译成英文,搞来搞去搞到了现在。我这里简单介绍一下这本书的背景,然后介绍我们一本真正的中文新书。

《一边倒之后》主要是想描述一下、追踪一下:在中国倒向苏联、加入社会主义阵营以后,这个阵营的发展和变化。本来我设想的是三个方面:一个是中国跟朝鲜的关系,这是我做的;一个是中国跟越南和东南亚的关系,这是李丹慧做的;还有一个,是中国与东欧,像匈牙利、波兰、南斯拉夫的关系,这是我们俩一起做的。但是后来中国跟东欧这一块给删掉了——他们说,这本书太厚了。

我们的结论,基本上有这么几个:
第一,中国和所有盟友的关系,都受到中苏关系的影响;朝鲜与越南差不多,不过经常更狡猾一些,手段更机灵一些,所以得到的好处更多一些。朝鲜与越南在中苏友好的年代和在中苏分裂的年代,都在中苏两边获取了最大的利益。

第二,在中国向苏联一边倒的时候,毛泽东设想的是,别人都向他一边倒。他最得意的时候,就是1957年底——从1956年苏共二十大到1957年。这个时段,发生了几起非常重大的事件,一个是苏共二十大,一个是波匈事件,一个是苏联的反党集团事件。在这三件事发生之后,毛泽东因为帮助了赫鲁晓夫,在社会主义阵营中的地位陡然升高。他以为,所有的社会主义国家都会倒向中国。但毛泽东没有料到,1958年到1962年,中苏一分裂,所有的盟友都离他而去!到1976年毛泽东去世时,中国的盟友只剩下一个,就是朝鲜。后来邓小平一搞改革开放,朝鲜也跑了。最后的结果,与毛泽东的预想正好相反:他希望所有的盟国都倒向中国,但他们全倒向了苏联。

第三,中苏分裂的根本原因、核心原因,就是因为中国共产党和毛泽东的地位不断地上升,挑战了苏联共产党和赫鲁晓夫原来在国际共运中的地位。这样,双方的争议和分歧就是不可调和的了。

这就是社会主义国家间的关系,和一般现代国家间关系的最大的区别:一般现代国家间的关系,讲的是利益;社会主义国家间的关系,不讲利益,讲什么?讲主义。毛泽东说:我掌握着马克思主义;赫鲁晓夫说,苏联掌握着马克思主义。他们要争的就是,谁是正统的马克思主义——因为,谁有了正统的马克思主义,谁就有了发言权,在社会主义阵营,就能当头。这是他们争论的核心问题。正因为如此,他们之间的斗争是不能和解、无法调和的。利益可以切割、可以让渡,主义却不是你对,就是我对。

第四点,埋藏在中苏关系、中朝关系、中越关系、中国和所有社会主义国家关系背后的根本问题是,社会主义国家关系并不是现代国家关系,不遵循现代国家关系的最基本的政治准则,例如,利益,领土,公民权利,安全等等,这些都不讲;他们之间的关系,从中国传统的角度讲,带有宗法性,其实就是一种“家庭关系”,所以社会主义大家庭里面,家长制、老子党,是不可避免的现象。

在共产党的话语体系当中,描述他们之间关系最常见的一个词,就是“兄弟”。兄弟关系,也就是家庭内的关系。美国中央情报局当时分析说,中苏不可能分裂,为什么呢,因为分裂对他们两边都不好,而对他们的敌人有好处。毛泽东和赫鲁晓夫谁也不是傻子,都知道其中的利害,兄弟俩都不想分家,都知道一分家,咱们这个家都败了。然而问题就是:谁当家?兄弟俩谁也不让,最后就还是只能分家,一人当一个家吧。

上述这四个观点,在我们已经出的这本书里都有表现,但又不是特别清楚,主要在我和李丹慧最近刚刚完成的新作《冷战与中苏同盟的命运》中阐述。我从1945年写到1959年,就是中苏最后一次当面吵架;李丹慧接过去,从1960年写到1973年。全书一共是140万字,涉及所有事件的细节。我们差不多把中国和俄国的关于中苏关系的档案全部搜索了。同时也参考了台湾的档案、美国的档案和东欧的档案——我们论述的主线的基础,都是源文件。估计明年年初能出版——如果中宣部不阻拦的话。(《新史记》第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