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里建:反昭雪”何时休

p111124101
本文作者里建先生现居住在维也纳。

每一次的诬陷和罢免,都在为下一次的歌功颂德、自吹自擂打前站,吹序曲。每一次的平反昭雪又成为标榜自己、挽救时局,提升万民敬仰的好机会。这些动作在历史上都是由草民和臣子们主动奉承,渐入佳境。

社会前进,历史借鉴,应该说执政更科学和人文。然而,在我们的国家,却依然保存着前朝旧制习俗,在推翻旧制度之后,因为创新的行方不明,只能又重复旧制度的垢弊。

几十年里,我们频繁地打倒了很多人(没什么可靠的证据和事实),又频繁地为他们平反昭雪(也都是很难自圆其说的理由)。按照老北京低俗的说法,这叫“闲着也是闲着”。这些闲时的无聊不知道坑害了多少好人(被坑害人的好坏到今天也无法最后定论)。又是这些坑人的人,在下一次闲得难忍时为被坑害的人平反昭雪,说几句自己都要脸红的片汤话。不过,他们比起过往的帝王们要聪明,发明了借力打力、四量千斤的手法,把罪恶硬生生地翻译成伟大、正确,站在别人痛苦无奈的脊背上为遮掩自己的恶行引吭高歌!

打倒、罢官,平反、昭雪也像抗震救灾那样快成为了自然现象——隔几年必会来一次。灾难来了大家蒙难,抗击之后有一段缓冲期,然后再来。如此循环往复,就成了“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成为了国体支柱推动着中国社会向前发展。在这个核心部分里面,诬陷和罢免,平反与昭雪是国家谐和的支柱产业,稳定社会的王牌。

什么时候我们才能消灭这无聊的“平反昭雪”;什么时候不再有这个词组在报纸上、大会堂里、群众聚会上出现,不再毫不情愿地站在那里,为了某人的平反昭雪而强迫去听那实在无聊的,使人肉麻的排比对仗的演讲稿,伴随着从黑压压的人堆里飘出阵阵软弱无力、时隐时现的哭声;什么时候国家真的像人民期盼的、政府预言的那样,在政治生活中,人民活得有尊严些。

“标榜”是自吹自擂的同义词,范畴很广;上至国家执政党,下到老百姓的愚昧表演。然而,用“平反昭雪”来标榜自身的正确、伟大和光荣,的确不是一般的可笑,它是幼稚的,无耻的可笑!

前几天,又看了一遍《乾隆王朝》,学了不少帝王与臣子之间的权术游戏。然而,使人颇长见识的确是皇帝与臣子们之间最喜玩耍的罢免与平反的游戏活动。可笑的不是皇帝反复无常的心态——拿着正经的国家大事当儿戏,出尔反尔地罢免,又官复原职甚至平反昭雪——可笑的是臣子们明知错在何方,却又感激涕零山呼万岁,称颂圣明,到底谁错了,使人恍惚。

那些都是历史了,都已经成为传说了。

今天在我们现代化的国家里,这类事情依然层出不穷,一年年地重复着历史的片断——反复地罢免,又反复地平反。更可笑的是,过往的帝王们还不敢——或是不好意思,自己歌颂自己的行为,把错的硬要说成对的。帝王要靠臣子们的心有灵犀,靠与皇帝的莫逆和潜规则来替他表功,遮掩“皇帝难得糊涂”这一失态的丑闻。现在的政党和政府连这点遮羞都不要,直接借助平反昭雪来自说自话,指鹿为马地把错误“摊派”给不相干的替罪羔羊,硬说这“平反昭雪”的伟大与当年的罢免和诬陷无关,似乎他们之间连旁系血亲都算不上,那些诬陷和罢免纯属梦中杀人——不是真实的事件,而今天的平反昭雪却实实在在体现着“正确伟大”,两不相干。

每一次的诬陷和罢免,都在为下一次的歌功颂德、自吹自擂打前站,吹序曲。每一次的平反昭雪又成为标榜自己、挽救时局,提升万民敬仰的好机会。这些动作在历史上都是由草民和臣子们主动奉承,渐入佳境。现在不成了,没了这种传统,造孽的索性披挂上阵、粉墨登场地自编自导起来,到如今也练就得炉火纯青,顺理成章了。

中国有句成语叫做“三人成虎”,说的是“谎话说了一千遍就变成了真理”。现在的平反昭雪也是一种谎言变真理的天桥把式——虽无真传,却也眼花缭乱,很难看清。

社会前进,历史借鉴,应该说执政更科学和人文。然而,在我们的国家,却依然保存着前朝旧制习俗,在推翻旧制度之后,因为创新的行方不明,只能又重复旧制度的垢弊。“历史往往会惊人的重现,只不过第一次是正史,第二次是闹剧”——黑格尔非要这么形象,谁也没办法和他闹别扭。所以,王朝还是推翻不得,因为所有新的执政行为都在继续着被推翻的旧制,特别是在罢免诬陷、平反昭雪这些体现帝王胡来任性的特色上,执政者们无论如何也要重演这被誉为“闹剧”的历史。

几十年里,我们频繁地打倒了很多人(没什么可靠的证据和事实),又频繁地为他们平反昭雪(也都是很难自圆其说的理由)。按照老北京低俗的说法,这叫“闲着也是闲着”。这些闲时的无聊不知道坑害了多少好人(被坑害人的好坏到今天也无法最后定论)。又是这些坑人的人,在下一次闲得难忍时为被坑害的人平反昭雪,说几句自己都要脸红的片汤话。不过,他们比起过往的帝王们要聪明,发明了借力打力、四量千斤的手法,把罪恶硬生生地翻译成伟大、正确,站在别人痛苦无奈的脊背上为遮掩自己的恶行引吭高歌!

前几天,网上看到林彪家人开始骚动了。有人跑到温都尔汗去祭奠亡灵,动静搞得很大。有人说,当年的林彪是在全国禁空的无奈下被逼出山海关的,不是自愿的;有人说,当年的党和国家主要领导人们一直在人民面前演戏、撒谎,不“实事求是”;还有人说,林彪必须被平反昭雪。今天的领导人们是否闲得还没有达到想起林彪,以及在他身后站着的黄、吴、叶、李、邱,等几员大将;还没有想起一大批曾经也和他们的地位平等,傲气十足的连坐罪犯。再步后尘的,由于多嘴而迅即被罢免的赵紫阳,也在等着去世后才许可翻身的惯例,摆放进人民大会堂的遗像早都准备好了,就等时机一到立即成服,这也是我国人民隔三差五体现片刻尊严的惯例。

还有很多人需要被“打倒”,或诬陷或罢免;还有许多人在等待“平反昭雪”,这里面有铮铮铁骨的文人,也有不满现状的政客,都是些罪名牵强的人犯,大多只是口无遮拦,诤谏之君罢了。古时,不杀谏臣,故而有了左都御史这个头衔;今天,我们连弹劾罢免的机制都没有了,诬不诬陷算什么。所以,这些业余的直谏之君肯定要被打倒,也迟早会被平反昭雪。这玩意儿就像我国政体中残存着帝王们任性胡来的核心那样不可或缺,少则生变,变则亡党亡国。

打倒、罢官,平反、昭雪也像抗震救灾那样快成为了自然现象——隔几年必会来一次。灾难来了大家蒙难,抗击之后有一段缓冲期,然后再来。如此循环往复,就成了“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成为了国体支柱推动着中国社会向前发展。在这个核心部分里面,诬陷和罢免,平反与昭雪是国家谐和的支柱产业,稳定社会的王牌。

什么时候我们才能消灭这无聊的“平反昭雪”;什么时候不再有这个词组在报纸上、大会堂里、群众聚会上出现,不再毫不情愿地站在那里,为了某人的平反昭雪而强迫去听那实在无聊的,使人肉麻的排比对仗的演讲稿,伴随着从黑压压的人堆里飘出阵阵软弱无力、时隐时现的哭声;什么时候国家真的像人民期盼的、政府预言的那样,在政治生活中,人民活得有尊严些。

一个朋友告诉我,说快了。因为,他曾在梦中进入了一个“注入了意念”的将来,在那里,他翻阅了一部刚出版的《新华字典》。在“平反昭雪”这一条目里是这样注释的:平反昭雪——那曾经是中国旧石器晚期时代的民间传说,指的是没有脱离野蛮、没有进入文明社会的皇帝们为了因动用私刑、草菅人命、迫害他人致死的犯罪行为,给自己解脱罪责,缓冲社会矛盾而发明的权益之计,它早于伟大中华的“四大发明”,是“乌托邦”流入中国之前的“第一发明”,就好像后来的“官窑”,隶属皇帝与佞臣们直接辖用。目今似乎快要失传……。

(里建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