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孔庆东:今夜星光灿烂

p110402107
孔庆东,48岁,北大教授。

老高短信说两位战友晋升,一个在西北方向,晋升旅长,一个在华北,晋升为旅政委。革命力量又壮大了。

总政朋友发来几首《洪湖赤卫队》的老歌表示祝贺:这一仗打得真漂亮,没有眼泪没有悲伤,看天下劳苦人民都解放。

11月12号,周六。这天上下午都在讲课,学生们热烈鼓掌,感谢孔老师把在北京痛宰汉奸的喜悦分享给他们。搜狐邀请做节目,因在外地,谢绝。这几天成了人民的节日。

11月15号,周二。已经完全大获全胜,各大论坛压倒性的支持孔和尚,所到之处都是喝彩欢呼,可给人民解气了。

戴旭发来《力挺孔兄》:“昔日泽东今庆东,乱世横扫害人虫。铁肩担道笔如戟,凛凛北大有侠风。”

今天又是半月谈

阿拉又是半个月勿写流水账啦,今天写仔出来末哉。

11月7日,周一。夜里河北卫视播出俺当嘉宾主持的“文化密码”。我给该节目的题词是:“破除虚假,变俗为雅,尽在文化密码。”

老伍短信说自己来到这世上,前半生是寻找一个人,后半生是思念一个人。小黄短信说:孔老师,汉奸网站凤凰网挖了一个坑——“北大教授孔庆东用排比粗口骂记者激怒网友”,想误导网民向您泼脏水。结果,网上舆论压倒性的支持您,人民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啊。谁是敌人,谁是人民群众的嵴梁,大家看得非常清楚。但是俺家领导说我,就是驴肉吃多了,所以看见驴就烦。不过佛家云,烦恼即菩提。所以还是没心没肺地欣赏一段郭德纲:“秦香莲快步登上开封府的台阶,来到府衙的堂鼓面前,奋力抡起鼓槌,大喊,冤枉啊……,旁边冲出一群大汉,把秦香莲按倒在地,挥拳便打,秦香莲哭道,大哥我冤枉!大汉噼面就是一掌骂道,你冤枉个屁,你不知道喊冤违法吗?冤死你都不能喊,妈的,你以为这是封建社会啊,有冤就喊,还有清官为你伸冤!”就凭这段话,哪个“主流相声演员”敢说、能说、会说?郭德纲不是民族英雄吗!

11月8号,周二。无数朋友发来短信或打来电话,哗哗哗地坚决支持、热烈表扬孔和尚痛骂汉奸,有的说“嫉恶如仇,英雄本色”,有的说“打狗棒舞得虎虎生威”,有的说敌人跳得越高,死得越快。甚至有激进青年表示,只要孔和尚一声令下,立刻把那个汉奸报系全部灭了。有位号称暗恋孔和尚的女士说:“害得我看朱成碧,憔悴支离。”另外有二十多起媒体采访,态度一般是小心翼翼,但更加阴险不怀好意。比较善意的是南京金陵晚报,孔和尚给予表扬,最恶劣的是沈阳的两家媒体,弱智兼汉奸。孔和尚出于东北人的情面,就不公布了。这里要特别说明一下,沈阳的媒体汉奸比较多,是非常令俺痛心的,真不知道是为什么,希望沈阳有关部门认真查查。同在一个辽宁省,大连、丹东和铁岭就相对比较好,这是为什么捏?

老高短信说两位战友晋升,一个在西北方向,晋升旅长,一个在华北,晋升为旅政委。革命力量又壮大了。

中午坐视天下后,到北大指导两位研究生的开题报告直到将近5点。傍晚母亲和领导包了蘑菇韭菜鸡蛋馅饺子,非常美味,吃了20多枚。晚上的课讲的是“鸳蝴派言情小说:从哀情到滑稽”。讲得深入浅出,课堂气氛一片喜洋洋。后来得知头天采访我的那位记者也来旁听了,对俺的授课做了比较客观的评价。回家来小赵就赖在我的腿上,使我不能正常击打键盘,便对这厮怒喝了一声:“滚蛋”。

11月9号,周三。中午做节目之前在第一视频的大厅见宋志红先生,他从山西来京开会。包妍发来一个8岁孩子的诗作,问是否成熟过早。孔和尚告之这是孩子的学习模仿能力特别强,不必干涉,冷静观察即可。下午到北大工会开会,交流人事制度改革问题。各院系的教师代表纷纷给校方提意见,孔和尚也当仁不让地放了几炮,一是反对体制上的自我殖民化,二是反对分配上的校内贫富两极分化,要求以人为本,以中华民族根本利益为重,和谐平稳发展北大。学生告诉已经给我设置好电脑,便让他们给我送来了。

老同学问我为什么有时候骂南方报系,有时候不骂。孔和尚说我哪有时间老理他们?关键是跑到我的门前来嚣张,那就非收拾不可了。好比平时没工夫打狗,但是你拿着馒头刚要抹辣酱的时候,一条癞皮狗汪汪汪叫个不停,谁不烦啊?

学生问:“孔老师,虽然欧美各国官员也有腐败,但跟现在的中国比,毕竟要数量少,程度轻吧?”孔和尚说是的。学生问,那究竟为什么呢?孔和尚说:“给你讲个段子。游客问导游:你保证这里没有鳄鱼吗?导游说绝对没有。于是游客下水。他回头又问,你为什么这么确信?导游说,因为他们害怕这里的鲨鱼。”

11月10号,周四。赵大强说他“永远回不到08年那个冬天,发邮件的那个午后,真伤感。”不知道什么意思。下午去做新疆卫视的“天山论见”,送给黄健翔、孙虹刚《无限江山》。晚上到司马南家楼下观赏银杏,被司马南从门缝里发现,邀请我上楼,司马南亲自击鼓,摆队相迎。有顷,赵汀阳舒可文纪小龙吕翔陈励等朋友逐次来到。司马南写下一联:“司马氏壮举何畏,孔和尚孤行一意。”俺向哲学家赵汀阳请教了他对“天下”的见解。他送我《天下体系》,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1年10月版。又画了岳飞、关羽等几张画送给我。现在世界各国的哲学教授,大多数都是研究历史上的哲学家张三怎么说,李四怎么说,根本没有他自己的思想。赵汀阳是真正有自己思想体系的当代哲人。

总政朋友发来几首《洪湖赤卫队》的老歌表示祝贺:这一仗打得真漂亮,没有眼泪没有悲伤,看天下劳苦人民都解放。

读到一组排名。中国人均收入,1960年第78名,1970年第82名,1980年第94名,1990年第105名,2008年第106名,2010年第127名。中国GDP:1978年第15名,1990年第10名,1995年第7名,2000年第6名,2007年第4名,2010年第2名。世界公共教育经费投入平均占GDP的比例为5.1%,发达国家为5.3% ,撒哈拉的南非国家为4.6%,印度为3.5%,最不发达国家为3.3,中国为2.3%。孔和尚赞道:“牛!俺们中国以最少的钱培养了最多的精英,真牛!”

11月11号,周五。老高说亲戚小病,住院一周,居然花了四万。孔和尚说“强盗时代”。 又告诉他一组数据:中国公共卫生支出占国民生产总值的4.5%,在全球191个国家中排名第188。中国农村人口占总人口的70%,但医疗服务支出不到全国总支出的20%。老高引用毛主席的诗句赞扬孔和尚:“高天滚滚寒流急,大地微微暖气吹。独有英雄驱虎豹,更无豪杰怕熊罴。”杨琳老师说孔和尚“以自己当诱饵了,英雄,有点悲壮噢!”杨殷儿诗曰:“残蚊列队嗡声急,欲剿禅宫阵头虚。送它官家两雅语:不须放屁娘希皮!”还有一大堆记者短信曰:“每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都会支持您!”

下午飞往太原。机场遇到一个粉丝,问我胡适是不是比鲁迅更具有自由民主精神。我给他讲了一段历史。就在共产党成立的1921年,紫禁城养心殿里装上了第一部电话,电话局奉送电话簿一本。17岁的废帝溥仪同学觉得:真好玩呀!于是兴致盎然地开始给人打电话。他先学着京剧道白,给京剧大师杨小楼拨了一个。随后又打给胡适教授。胡适接到电话后激动万分,心潮澎湃地去拜见了溥仪。回来后,胡教授连夜给溥仪的英语老师庄士敦写了一封信,其中两句经常被学者引用:“我不得不承认,我很为这次召见所感动。我当时竟能在我国最末一代皇帝——历代伟大的君主的最后一位代表的面前,占有一席位!”

11月12号,周六。这天上下午都在讲课,学生们热烈鼓掌,感谢孔老师把在北京痛宰汉奸的喜悦分享给他们。搜狐邀请做节目,因在外地,谢绝。这几天成了人民的节日。汉奸们伪造南方报系的采访孔和尚的提纲,《南方人物周刊》记者曹林华辟谣并予以驳斥。该记者证实我并没有骂他,但是后半说我主动给他发短信求得谅解,是不对的。事实是那天他先发来短信,表示仰慕和还要坚持采访,我说不行,因为你们刊物得罪我大大的,这与你本人无关。他又说已经采访了一些我的熟人,发现我如何如何好等等。我说那以后有缘再说吧。

军机处发来红草《见证东博之茁壮成长——恭贺东博点击量喜过六千万》:三千万,《一匹来自南方的狼》(2009-08-24 22:02:49) 一字一句汗血凝,点点星辉洒九州。三千万更四千万,祝师步步上高峰。四千万,《你的青春浑浊了吗》 (2010-05-30 23:16:35)东博喜跃四千万,唤醒人民德无边。明朝半亿更万万,神州遍种正义花。五千万,《看穿民主成大道》 (2011-01-12 22:49:04)一树繁花东博秀,半亿心血岁月遒。休睨醉侠缚鸡力,书剑江山续春秋!六千万, 《纪念杀人的时代》(2011-10-22 21:31:33)醉侠真是不简单,开博六年六千万!嬉笑怒骂一身胆,只为家国岁岁安!

11月13号,周日。孔子和平奖新闻发布会在香山举行,评委孔庆东教授因在外地未能参加。会议主办者说,今年此奖颁给普京,引起国际金融资本一片恐慌,美国媒体带头污蔑攻击,普京也会表示沉默,不会来领奖的。孔和尚说,普京不来领奖是正常的。此奖的意义在于告诉世人,和平奖的性质是什么,不能让战争罪犯和分裂大亨窃踞“和平”的席位了。这天,俺在姬宇院长陪同下,参观了孔祥熙宅园和太谷老城。然后去爬了大佛山。遇到榆次的自行车队,他们认出了我,热情地跟我合影。下午飞回北京。晚上请派出所的警察吃火锅,小梁带着5岁的儿子奇瑞,非常可爱。孔和尚逗他说:“我给你介绍一个女朋友好不好?”奇瑞不理我。我追问:“女朋友,你不喜欢吗?”奇瑞说:“我幼儿园有!”大家轰笑,他们非让我讲个讽刺警察的段子。我就说,有位警察到酒吧,喝得脸红脖子粗后,从兜里里拿出一柄水果刀,高声叫来老板,用水果刀敲着桌子说:“今天这酒,还要钱吗?”老板从后腰里拽出一把菜刀,一边在腮帮子上刮着胡子,一边笑嘻嘻地问:“你说呢?”警察想了想:“当然得要钱啦,而且还他妈的不能打折!”

11月14号,周一。蓉儿问我还好么,没被汉奸气死吧。我说:“撼山易,撼你和尚哥哥,难!”转天蓉儿又曰:“孔大哥一骑踏破敌垒八十余座,足见南奴之不堪,大哥之神勇。南奴易与耳!”

晚上出去跟企业界朋友喝酒,半夜回家。开门见领导还没睡,估计又要盘问一番,便假装喝醉,嘟嘟囔囔语无伦次,倒头便睡。领导果然发问:“干啥子去了?又回来这么晚?”和尚曰:“晚啥呀晚?你看看表,还不到1点,这不才晌午吗?再说我早就回来了,在小区门口遇见两个推销的,纠缠了我好半天。”领导一听推销的,顿时兴奋:“推销的?这么晚了,他们让你要啥子呀?”和尚曰:“他们问我,要钱还是要命。”领导惊曰:“啊?那你咋个说哩?”和尚曰:“我说谢谢,我家里啥都不缺,不麻烦你们啦。”领导曰:“那他们就放你回来啦?”和尚曰:“哪有那么简单啊?两个煳涂虫听不明白我的话似的,反复追问,颠来倒去的就是非让我要一个,就像网上那些煳涂虫,非要把好好的人分成左派和右派。最后气得我酒劲上来了,说你们两个王八蛋,哪有这么做生意的?强买强卖,不尊重消费者的权益,我给你俩一个排比句!啪、啪、啪,我就给了他们三句。这两个家伙一听就慌了,撒腿就跑。我这才潇洒而归啊。”

11月15号,周二。已经完全大获全胜,各大论坛压倒性的支持孔和尚,所到之处都是喝彩欢呼,可给人民解气了。就连俺家领导都破例给俺打开了一瓶法国红酒,好像是前年郁保四送给俺的中央情报局特供酒。喝着红酒,吃着粉丝寄来的符离集烧鸡,俺问领导,今天为啥对俺这么好呢。领导说:“敢对你不好吗?你都越过了法律和道德的底线啦!新华社你都敢骂,你还有啥子窟窿不敢捅啊?”孔和尚说:“新华社算老几?国务院老子也骂过呀。”领导说:“国务院是国务院撒,可是我二舅在新华社撒,他又不是汉奸,你连他也骂在里边,以后咋个见面撒?”孔和尚说:“你忘了咱俩结婚时,他就拿了50块钱来吃喜酒,一个人喝了一瓶五粮液,吃了一只烧鸡,临走还打包,剩下的半拉猪头都叫他拿走了。就这德行的还在新华社工作,他不是汉奸,也得让人家汉奸收买喽。”海外朋友也不分左派右派,大面积支持孔和尚。看来汉奸是倒行逆施得太过分了。

晚上王婉如讲台湾通俗文学,讲了50分钟。其余时间我做了总结。回家看到“梁山雪夜”写的一首《水调歌头·赠孔庆东》:“沥胆沉吟久,泣血著文章。错向河山回首,肠断野茫茫。冷雨寒烟如许,全被西风撕碎,无酒话凄凉。故人难自弃,残漏对夜长。铁马喑,金戈咽,箭空藏。谁道英雄气短,拔剑起洪荒。不畏浮云遮眼,岂让阴霾蔽日,悲啸擎苍黄。落木萧萧下,垂旌漫漫扬。”端的好词。

11月16号,周三。下午去逛市场,买了4个圆凳,要价35元,砍到25元。又到大中电器,买了一部飞利浦数字电话机,499元。下楼时一位男士来到我身边说:“孔老师,我坚决支持你!”我正忙于发短信,一时没有回答,他又说:“我不是记者。”我赶紧跟他握手,他递给我一张名片,原来是中央戏剧学院的陈雷导演,他说中戏的师生坚决支持我。我当然知道艺术界的朋友是最恨无良媒体的,令我痛心的是中国媒体堕落的速度如此之快也。

罗文华短信称赞温儒敏老师的序言写得好,写出了“老孔与北大的鱼水关系”。戴旭发来《力挺孔兄》:“昔日泽东今庆东,乱世横扫害人虫。铁肩担道笔如戟,凛凛北大有侠风。”

洪舟发来马克吐温骂国会议员的段子,寓意孔和尚作为参考回击汉奸。十多年前,江湖上称我为“北大的马克吐温”,我一直不敢当,今日看来是恭敬不如从命了。

墨龙生发来一首《笺孔和尚》:“敢冒天之大不韪,匹马西风又几回。快意脱口三妈的,斩草独臂一声雷。莫道书生不革命,请看东哥占花魁。醉煞逃禅孔和尚,且张胸膛倒酒杯。”

大连文惠诗曰:“三娘假作真还假,教子方为大课题。一战屏前观胜负,新添几万孔师迷。”

老同学白泉曰:“骂人岂须脏字,粗话无关人品。”又曰:“美国的精英们也fuck来shit去的,普世价值的提倡者何必大惊小怪呢?”孔和尚曰,汉奸们的意思是他们只能被美国爷爷fuck也。

李小鹏曰:“孔兄一声震天吼,鱼鳖虾蟹现原形。歪将大蠹搬朽石,砸中自己烂指头!”袁平代表新疆的朋友们“严重支持”孔和尚痛骂汉奸。

晚上又收到电子邮件:“孔庆东老师:连日来您越战越勇,气定神闲,谈笑间痛斥神州大地妖魔鬼怪,真是大快人心。《中国艺术报》理论部、中国文艺网全体工作人员十分惭愧地向孔老师致敬。您与第一视频的工作人员是我们传媒界的英雄。《中国艺术报》理论部、中国文艺网23名编辑、记者。”后来得知,这不是他们领导让发的,是编辑记者的个人行为。

学生尤康张彦夫妇喜得贵子,7斤8两。张彦说:“哀哀父母,生我劬劳。”孔老师赶紧到微博上表示了祝贺。

11月17号,周四。《都市主妇》邀请欢宴,上海电视台邀请酒会,但因本系研究生论文开题,均予谢绝。大强以荀子的两句话相赠:“不诱于誉,不恐于诽”。中午坐视天下时,小学同学孙宏心电话,因正在直播,没有接。节目后径赴北大,路上拒绝了两个采访电话。到北大后,遇到几位教授副教授,都为孔和尚调戏汉奸媒体高声喝彩,都说太他妈的爽了。下午共有5名研究生开题:于俊杰,李妍、初颖宇、郑雪瑞、黄娇娇。其中于俊杰的最成熟,其他的还要耐心调整。晚上去金码大厦丰泽园七星聚会,吃的是正宗鲁菜,席间得知一些德高望重的老同志,因为不了解网络,以前不知道汉奸报系,这回才明白媒体沦陷的程度之深也。

11月18号,周五。李承鹏告知,他晚上到京。但我中午坐视天下后,就飞往重庆,到郊区进行普法活动,未能相见。这天北大周其凤校长支持的“燕园计划”专家讨论会也未能参加。到首都机场后,想起郁保四说过,紧急出口的指示牌有英文错误,过去一看:“No Entry on Peacetime”,翻译过来就是“和平时期不得入内”。其实本意为“平时不得入内”。这么一写,老外是不是以为“打仗时才能从这儿进去”啊。飞机正常延误1个小时,晚上到达重庆,小曾带我吃的水煮鱼。北大舒忠飞老师喜得千金,孔和尚贺曰:“祝贺舒家添淑女!”。

读到郎咸平的一段话:“你们不要跟我谈毛泽东,我比你理解得要多得多!如果我们中国人都像毛主席他老人家一样的话,我们的国家早就发达了!……目前中国的社会,是处在一个以片面理解的经济发展观为唯一导向的、最原始的人吃人的初期资本主义阶段,而这个腐败阶段正是欧洲两百年前革命的温床。”郎咸平话说得尖锐,意在引起各界人士的高度重视也。

11月19号,周六。上下午都讲课,蓉儿说梦见涉江采野草,然后到课堂上向我献草。我说草有啥好吃的?你不知道和尚哥哥是食肉动物啊?中午喝了点老酒,晚上在梁山酒家的林冲厅吃鸡,喝的是钓鱼城酒。我说纪连海喜欢喝酒,他来讲课的时候,一定要给他喝。

晚上跟郁保四网聊,我说现在的政府官员,文化水平太低了,所以容易祸国殃民。保四反驳我,说文化水平不是关键,精英照样误国。1948年国民政府高官学历:中央银行总裁刘攻芸——伦敦经济学院博士,行政院长翁文灏——比利时鲁文大学博士,外交部长王世杰——伦敦大学经济博士、巴黎大学法学博士,驻美大使胡适——哥伦比亚大学博士,教育部长朱家骅——柏林大学博士,司法部长谢冠生——巴黎大学法学博士,交通部长俞大维——哈佛大学博士,社会部长谷正纲——柏林大学博士,卫生部长周诒春——耶鲁大学硕士,粮食部长关吉玉——柏林大学博士,考试院长张伯苓——哥伦比亚大学毕业、芝加哥大学名誉博士,司法院长王宠惠——耶鲁大学博士,立法院长孙科——哥伦比亚大学硕士,最高法院院长谢瀛洲——巴黎大学博士,上海市长吴国桢——普林斯顿大学博士……这些人组成的政府不还是祸国殃民,最后被人民赶跑了么?我说保四讲得好,看来还有比文化更重要的东西啊。

11月20号,周日。午后回到北京。休息了一会,处理了小赵跟小白、小黑的矛盾。山东粉丝发来短信,大规模支持孔和尚。“博客中国”等媒体要求采访,都很诚心诚意,但我实在没有时间,一律谢绝。晚上坐地铁去大望路的蓝堡国际中心,在毛家湾饭店的遵义厅,跟20多位自由主义朋友聚会,喝了一小瓶啤酒,席间群情振奋,讨论了中国菜肴的诸种风格和烹饪技法。可惜我只带了十本《无限江山》,一多半朋友都没有得到。

11月21号,又是周一。上午备课,继续收到各种方式发来的支持鼓励。中午坐视天下后,去北大参加全国工会模范之家验收会,与鞠传进副校长、周其凤校长、杨河副书记等领导亲切握手致意。会开得简洁扎实,会后在英杰中心门前合影。一些老师纷纷与我握手,表示支持和称赞。然后到系里,收到几封海内外来信,都是支持鼓励的,交给军机处贴到我的网站上。王婉如来找我,给奖学金申请表签字,嘱咐她要科学分配时间,加强学业。晚上回来,吃了4枚黄桥烧饼,就的是大葱叶和白萝卜,屋里散发着纯朴的香味,但是小赵很不喜欢,出去就没再回来。

粤北农民反映土地占用问题,我建议他们去请南方报系实地采访,我就不信偌大的南方报系,连一个有良心为民请命的记者编辑都没有。南方报系能够组织80家媒体围攻孔和尚,难道还对付不了一个乡政府吗?实在奇怪。

23点,河北卫视又播出“文化密码”。本期节目就到此吧,今夜星光灿烂。

(作者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