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赵进斌:这个冬季依旧让人感到寒心无望

p110831106
本文作者、中选网专栏作家赵进斌先生。

无题

全国人大常委会不久前通过的关于修改身份证法的决定,在原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居民身份证法第十五条第一款增加一项,作为第四项依法查验:“(四)在火车站、长途汽车站、港口、码头、机场或者在重大活动期间设区的市级人民政府规定的场所,需要查明有关人员身份的”。马上就要实施了。依照这个条例,人民不出门便罢,只要出门在外,你随时都可能被警察以“重大活动”期间为由,被迫出示、被录像身份证,在警察冷漠敌意地盘问、拷问中,稍有言语不慎,极有可能被依法拘留、拘役。

几乎与此同时,资深媒体人、原人民网江苏视窗执行总编辑陈杰人因“一个网民给全国人大关于居民身份证法修正案(草案)严重侵犯人权的公开信”公开在网上发出后,引起亿万网民的关注、理解、支持,他因“对政府批评过多”,是“政治不合作者”,近日被人民日报社下令解职。

陈杰人在微博上说,“本人荣幸宣告:根据人民日报前天下达的通知,我的人民网江苏视窗执行总编辑职务已终止,理由是我对政府批评过多,是美国‘线人’,党的喉舌不能聘用‘不合作者’,包括人民网在内的人民日报系今后不得再聘用本人。”

无独有偶,在媒体界有较好声誉的《长城月报》总编辑朱顺忠与他的团队近日也被整体解聘,朱顺忠在他写的“有一种力量叫疯狂 有一种力量叫坚韧“的文章中详细披露了他和整个团队被整肃、解聘的过程。

而颇耐人寻味地是,国务院新闻办主任王晨日前在广州出席座谈会时指政府要擅用网络工具,积极“佔领”微博阵地。

这一连串的事件表明,随着近日刚闭幕的六中全会“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喧嚣,主导文化宣传部门又一次举起了整肃舆论监督环境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凭良知说出真相的新闻记者遭整治的事件接二连三、层出不穷,无情揭穿了法治中国的特色谎言。

11月8日,是中国的记者节,据“记者无国界”组织发布的2010年度“全球新闻自由度”报告,在178个国家和地区当中,中国位列倒数第八,有媒体学者称中国的记者是戴着镣铐跳舞的人。

2011年1月30日,国际记者联会在香港就发布2010年”中国新闻自由情况”年报该年报罗列了去年中宣部或地方宣传部门下达的88项禁令。 国际记联表示,中国内地的新闻空间愈来愈窄。

近年来,全国人大每一次审法修法,从刑事诉讼法修改、到居民身份证法修改,都引起社会大众的广泛置疑、恐惧。因为这些法律修改的宗旨不是扩大社会公民伸张正义行使民主监督的权利,而是出于国家党卫军、公检法部门自私自利,进一步蚕食、逼仄公民仅存的可怜人身自由权利的空间。正如陈杰人在公开信中强调指出:事实上,纵观全球,不管是欧美等多数重要法治国家,还是我国台湾地区,都没有将指纹录入身份证中的制度。仅以我国台湾地区为例,其“户籍法”曾规定请领及补发身份证需要按捺指纹,被批评为侵犯人权,“司法院”**官因此紧急裁定暂缓于2005年7月起全面换发身份证,并于同年9月的**官会议做成解释,裁定《户籍法》中按捺指纹的规定“违宪”失效。

按理说,在社会贪污腐化严重、法治不彰,导致民怨沸腾,富人、精英朝不虑夕,纷纷移民的举国颓败、惶恐的形势下,人大审法修法,为安抚民心,理应公开广泛征求民意,作出顺乎民心、符合时代潮流的修法的法律效力。但居民身份证法的快速修改通过立刻实施的动作表明,由权贵集团、既得利益集团为主要成分组成的专制人治思维浓烈,多次对中外公开声明“五不搞”的全国人大,每每对扩大侵犯公民民主权利、人身自由的恶法条例修改,表现出速战速决的态势。它一手喋喋不休地宣扬建立特色法律体系,另一手同时在摧残法律的尊严与独立性,虽然他们动辄以中国“法治功勋”自居,但这个民族却日益堕落为世界上最贪污腐化国家之一,这代中国人将以贫乏枯竭的精神面貌和腐朽败坏的制度而留下恶名。

这个冬季,一边是温家宝总理近日在俄罗斯圣彼得堡出席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总理第十次会议期间,参观普希金母校朗诵《自由颂》借诗明志,一边是接二连三新闻记者、媒体被整治流放,时下的中国,民主正义屡遭腰斩,良知呐喊却唤来罪恶昭彰。诸如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的诗意,实在让人感到可笑,多少个四季轮回,中国依旧让人感到寒心、无望。

美国政治哲学家约翰.罗尔斯在《正义论》中指出,看一个社会体制是否正义,只要看其基本的权利和义务、经济机会和社会条件如何分配就可以了,为此,他反复论述了如下两个基本的正义原则——

第一,平等原则。社会制度规定和保障公民的各种基本的平等自由(选举权和出任公职的权利),言论、集会、信仰和思想的自由;人身自由和财产权;法治观念中不受任意逮捕和搜查的自由,等等。

第二,正义原则。任何形式的社会制度都无法完全避免社会、经济和文化方面不平等现象的存在,社会正义的原则要求,制度必须对所有人都有利,它必须保证人们指望自己成为什么样的人以及顺利地做到这一点,这就要求地位和权力必须对一切人开放,让具有同等才能的人获得同样的发展机会。

而我们这个动辄被宣称为和谐的社会,每天打开网络,“公仆”们被“三公”消费养育得性欲如火,不是不择手段的猥亵、奸淫女下属、小姐们,就是留下裸露丑态百出的网络照;官二代、富二代骄奢淫逸,横冲直撞、为所欲为,而遍布山岭、平原的农村荒芜被污染殆尽的残山剩水、留守老弱病残的艰难度日,让人唏嘘不已。举国城乡居民之间惊人的贫富差距、人民被人为分成三、六、九等的身份职业歧视,已经到了触目惊心、无以复加的程度。这仍然是个专制高压、泯灭人性的社会,仍然是道德良心沦丧、看不到宪政民主希望的国度。

多年来,有良知的新闻记者、媒体人无休止的被整治,被迫流落港、澳、国外,互联网上时时刻刻被指令删除的敏感话题、敏感词,年年扩大通过的公安警察秘密检查、侦察、缉捕人民的肆意权谋的法律,让人民时时感到恐惧的日常生活,在这样的噤若寒蝉的国度和氛围内,所谓鼓吹、制造出文化的“发展、繁荣”,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

还是借用温家宝总理在参观普希金故居时所发出的心声吧:“我对普希金的认识,不仅是他对自然,对生活的热爱,他是在沙皇专制时代对自由的追求,最有名的是他的《自由颂》,他说我相信我长久会为人们所尊敬,因为我用我心灵的竖琴拨动了善良的人们的心弦,我歌颂过自由,在我那个严酷的时代,我为倒下的人们呼吁要有所慰藉。”

(作者赐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