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里建:何谓成功

p111124101
本文作者里建先生现居住在维也纳。

成功没有特别的定义,更不是财产和地位的代名词。

什么算成功,何谓成功人士,很久以来一直困扰着我。我喜爱读书看报,也很喜欢在晚饭后的闲暇时欣赏电视。但是,在我们能看到的书籍与电视报道中,对成功的诠释很不能给我一个非常合理的解释,而往往却适得其反——更糊涂。

上个月,我接待了几位国内来的比较有身份的领导。与他们闲聊,谈及海外华人的成功标准,我谈了自己对成功的看法,引起了这几位领导们的关注和兴趣。

这个主题的出现,来自于这些有头面的领导们对导游的工作也有高低贵贱的原始型看法,更受国内媒体频繁报道的影响,他们按照中央4台《华人世界》的模式,将海外华人在打拼世界时赚得身价不菲,地位显赫的“侨界精英”划归在唯一成功人士的范围内,不容有二。领导们在言语中流露出你生活海外几十年,居然没有按“套路”和“规定”进入有身份地位的富翁圈子,还在路上奔跑导游,靠卖力气、服务他人为生,虽然正面“肯定”了海外生存不易的成绩,却也在唏嘘中明显地流露出对这类工作的不屑,属于非成功人士的样本。

对于我来说,此乃表述看法的良机,因为,很多国内出来的客人对海外华人的成功多带有一层玄虚又滑稽的看法;把职业当地位(比如“老板”这个职衔),将财产来评估成功的级别(比如“饭店”这个职场),标准都放在了能否使人羡慕的虚名上。

我对领导们解说道,所谓成功要看人们为成功设定的标准。然,目前海外华人世界,国内宣传媒体大都将成功的标准设计为千篇一律的财富和地位上,形成了一种很难真正说明成功实际意义的虚夸浮饰的市侩景观,平庸得跌入了世俗的深渊,没有什么可取的修身意义与借鉴。

几位领导感兴趣地问我,我的成功标准是什么。我说,我曾不止一次和我太太讨论过这个问题,我也不止一次地告诫我的家人与朋友,我认为我目前的生活和处境属于非常成功的范例,因为,我完成了我为自己的今生所设计的蓝图。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我想出国闯荡世界,结果我用正当的手段达到了这一目的(很多成功人士用不正当的手段也达到了这个目的,心态上的区别非常大)。后来,我找到了适合我生存的国家,并希望能够在这里生根、繁衍和永居,我又做到了。再之后,我希望得到所在国的认可,加入她的国籍,我的努力换来了欣慰的现状。我又希望生活得更好些,能够学会开车、买车,有自己的房子,有能力赡养自家的老人,这些目标我都逐一地实现了。现在,我们生活的非常安逸、正常,我和我的家人已经将这片给与我们一切的土地视为自己的第二故乡,并愿意永远地生活在这里,为其效力。我们的现状甚至比当年的设想还要完善与超越,这难道不是成功又是什么呢。

我接着说,成功没有特别的定义,更不是财产和地位的代名词。我非常反对那种只将财产和地位作为成功的标准,将那些能与当地的上层人物“共进早餐”的人士推举为成功人士之唯一,从而大加渲染和称颂。这种划一的模式造就了很多追捧铜臭的媚态,把诚实、踏实与平常心态归类在蜚短流长的歧视中,任人白眼。这实在是一种市侩哲理和庸俗的人生观。

人的生活不能没有动力和目标,然而每个人的能力与社会地位往往阻碍了他们的发展。想成就一番事业的人不是坏人和俗人,只是无止境的追求和攀比造成了对成功的曲解,使很多人为了那个虚无的“不可能”去拼个死活,劳累成疾。另外,大多数人对待成功人士的认可均停留在极少数人才能做到的积聚财富与显赫地位上,把自己和他人都推向了负重艰辛的漫漫征程,成功遥远无期。

人的欲望是无止境的,正所谓“人心不足蛇吞象”;贪婪为成功镶了昂贵的金边儿,攀比乏术。在这个方面汉民族的欲望胜于世界其他民族。我们电视台里《海外华人》的栏目多以此类人物的成功为主体,耍几招只有金庸小说中“雪山飞狐”才具备的能耐,在珠穆朗玛峰山顶的冰洞里拿到成功宝典,用这类高难度动作来激励世人,给成功定了一个连仰视都难见到的方位,将普通人都推向毁灭自己安逸幸福生活的歧途险境。

领导们对我的看法非常感兴趣,说这还是他们第一次听到的。他们也认为目前海内外华人对成功的模式的确有不妥之处,是投向正常人生的阴影。而我们的媒体更缺乏对“成功”的既人性化,又科学的引导。

我说,我们媒体的主干是要人们贪得无厌、出人头地,以平淡务实和简朴为耻,以不择手段、发财致富,地位显赫为荣。很多海外华人网站也追风扑影,侨界动态栏目里不乏扭态造作的成功者。我一般都持嘲笑的态度来欣赏这类文章,因为这些采访或报道中的主角有很多人士成功的手段很难正面去欣赏和恭维,而撰写的字里行间除了干巴巴的钱本位之外,乏思想可品味,属于“幸福总是一样的”版本,连起码的可读性都不具备。这类成功不是社会需要的多数,更难对成功负起起码的教化之责。我认为是不可取的。

成功的标准是什么,在一个漫山遍野都是普通人的社会里,宣扬成功是要靠些普儿,要有一个基本的合乎情理与能力的标准,是要以宣传平常心态来激励多数人做一名社会需要的,思维健康的,能过普通人生活的人士,不要将人写成“不食人间烟火”的怪物。每一件小事的完善也是一种成功的体现,不一定非要站在镜头前,拿着巨额账本、拥着几栋别墅,手举刊登着与自己羡慕的人碰杯照片的报纸就算是成功。那些随之跟进凑趣的刀笔手们更是不堪,他们撰写的文章里没有感人的灵气,露着庸俗的马脚,径直地也把自己的真实面目暴露无遗。

(欧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