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乔木就选举致北外同学

p111122106

我们为之倾心的奥运会,除了热闹,没有改变什么。同样热闹的世博会,除了一堆房子,也没有留下什么。现在5年一次的选举,你可以选出愿意为你发声服务的代表。只要授权来自选民,代表就会有责任、有压力、更有勇气和动力为你奔走呼号。如果他不作为,5年后你可以唾弃他;如果他渎职枉法,你可以罢免他。权为民所授,理当为民用。

北外的同学们:

你们是我教过或没有教过的学生,我也是从学生中来,现在仍是民主试验的学生。作为老师,来北外10年,我每天不是在学校,就是在去学校的路上,了解你们的甘苦诉求。作为养孩子的家长,我知道你们父母培育的艰辛。作为研究政治和传播的学者,我不能总在课堂上讲授敏感词的理念和案例,现实中却不敢不愿不屑不会身体力行,推脱承前启后的公民责任,任前辈孤独,让后学茫然?

我没有父母的庇荫,没有前辈的传奇,没有显赫的官位、没有傲人的名声。但我明白你们的重口味冷笑话,知道谁尼玛在坑爹,食堂上自习情何以堪,网速慢如牛只能淡定。我认得出校园的十大歌星、御姐萝莉型男腐女,我理解你们兼职的廉价,感情的纠结,就业的拼爹。

因为我们在一起,一起跑过300米的操场,一起吃过价格如电梯只上不下的食堂,一起躲过江苏省建的灰土,一起闯过北理工的码头,一起见证过寒冬中光脚板湿头发为洗澡奔走的凄美风景,一起经历魏公村D出口、小东门垃圾旁、地下通道麻辣烫,红楼变青楼。

童鞋们,盆友们,孩纸们,你们是7000个一个个鲜活的个体,是学校人数最多最大的群体。但铁打的校园流水的学生,一批来一批走,短则两年,长则四年、六年,不是所有的人在乎你们的感受,很多学生也习惯了随遇而安出国逃离。开学时校园里的彩旗提醒你语言学大会很近,但你不知到底和你有什么关系?五年一遇的校庆精彩纷呈,但狂欢的夜后你仍然要面对寂寞的明天。

而今,又一个五年一遇的时刻来到,很多人可能平生第一次经历,很多人热情期盼,很多人爱谁是谁。当中国的媒体热衷报道美国大选、日本换相、泰国红衫军、卡扎菲女保镖的时候,全球媒体聚焦中国、聚焦魏公村西口,看13亿中的8500人,看决定选举结果的7000名学生,看硕果仅存的大学校园,能否在此次基层直选中,验证一种理念,进行一场试验,创造一种不同。

我们并不孤独。

我走在前面只是大家的代言,推动前行的是众多渴望北外更好的老师同学。我们有十几个核心的志愿助选员,我们有几十个紧密层志愿者协调院系,我们有上百个松散层志愿者遍布全校,我们有活跃的社交媒体联系几千个个体终端。我们还可以动员新闻系几十个、英语学院上百个志愿者参与其中。只是我们希望选举是关乎每一个院系单位、每一个班级宿舍、每一个师生选民的公共事务,而不是一个人、几个志愿者、某个院系关起门来的自娱自乐。值得欣慰的是,目前我们的志愿者具有广泛的专业、届别代表性。

我们还有众多的老师出谋划策,分析选情。不管是在职的,还是退休的,不管是教学的,还是管理的。作为学校的主人,我们愿意上传下达、外引内联,服务社区,建言学校,为了让她更好。我们都是体制内的生存者,也是推动体制变得更好的建言者。

我们的辅导员、办公楼里的老师,也在关注着选举,也在转发评论关于选举的帖子,探讨在体制内建设和谐校园的一种选择。基层人大代表不是学校的对立者,也不是地方政府的反对者,而是体制内的参与者、建言者、监督者,是协调老师和学生、学校和政府的信使、桥梁,是来电提醒,是欠费通知,是病毒警示,是程序监控,是升级换代,是售后服务,是无效退款,是新款上市,是合理配置,是品质保证。

我们有许多敏感词的理念,我本人也是言论表达的煎熬者。但基层人大不能也不可能触动体制,直选的代表也不应脱离自己的选民、单位,空谈政治。学生在校几年,如何为Ta们提供学习生活的便利、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就是最大的政治。老师们教学科研兼顾,上有老下又少,如何减负降压增福利就是最大的政治。学校在教育部主管、地方政府配套、商业社会竞争中生存,人大代表如何利用资源和发声平台,拓展学校的发展空间,就是最大的政治。

不能改善民生的民主不是好民主,不能实现和而不同、多元稳定的民主不是真民主。我们将不断探索。

我们参选不仅有专业尽责的志愿助选团队,还有合理的选举策略。作为关心政治和民生的一群人,作为了解传播规律的老师学生,我们熟悉选举和传播之道。我们不断在设计新闻议题,成功地吸引大家,特别是学生主力军关心选举、讨论选举。

我们形象明确:亲民、草根、真诚、专业,你身边的代表,倾听你的代表。我是你的老师也是朋友;我是你的同事,和你一起经历教学、科研、职称、买房、育孩;我是你串门的邻居,和你谈论物价和剩女;我是接送孩子每天擦地的父亲;我是退休老师的孝敬女婿;我是思想不同但做人厚道的学者,我是有能力有时间有兴趣从事公共服务的公民。

我们根据两级传播模式,争取到很多老师的支持,通过他们作为意见领袖,影响沉默的多数。我们利用技术的优势,通过社交媒体构筑起几千人的网络。我们认为技术不能取代面对面的人际沟通,真诚的谈话比网络的迅捷更为重要。

为了避免家庭压力成为压垮公民行动的最后一根稻草,我们成功地争取到我妻子、女儿的支持,一起和我深入宿舍,和男生辩论,和女生谈心嬉戏。

是的,尽管阻力重重,我们将会继续走访学生。每和一个学生讨论一次,就会从TA的意识里消除一个敏感词。辛亥百年,走向共和,实施宪政,不管Ta投不投我们的票,中国公民社会的建设需要每一个青年学生的参与。民主不是西方的专利,也不是韩国人、台湾人才能搞。我们相信人性有共同,普世价值需要我们去探求。

我们坚持党的领导,认真领会人大委员长”五不搞”的深刻内涵,在法律保障的范围内完成此次人大选举,为明年的18大献礼。

我们遵守学校的各项管理规定,不乱张贴,不扰乱教学秩序,我们相信学校也一定会保证我们依法选举、参政议政的权利。作为公民可以投候选人的票,也可以另选他人。我们都知道投票是不记名的、安全的、秘密的,受法律保护的。

同学们,过去你们听我讲课,现在我愿倾听你们。10月中旬以后,我将继续课间休息走进课堂、业余时间走访宿舍,了解你们的呼声,寻求你们的支持。愿意接受走访的同学,请向稍后公布的志愿者联系人报上宿舍信息。

我们计划20天内每天走访10-12个宿舍,和50个学生倾心交流,总共交谈1000个学生。我愿和每个学生握手拥抱,坦诚交流。根据”六度空间理论”,我希望每一个学生能口碑相传,向周围的6个人介绍选举,介绍我们,最终辐射7000学生选民。

童鞋们,你们早已上网,决策者还在摸着石头过河。都是试验,让我们一起来做一次伟大的敏感词试验。不要说你们的权利被忽视,现在是行使法律赋予你权利的时候了。11月8日,请投好你庄严的一票。

选举,让北外更好。

我们为之倾心的奥运会,除了热闹,没有改变什么。同样热闹的世博会,除了一堆房子,也没有留下什么。现在5年一次的选举,你可以选出愿意为你发声服务的代表。只要授权来自选民,代表就会有责任、有压力、更有勇气和动力为你奔走呼号。如果他不作为,5年后你可以唾弃他;如果他渎职枉法,你可以罢免他。权为民所授,理当为民用。

同学们,过去学外语是为了了解世界,现在学外语是为了了解中国,当你们每天看外台外报学外语的时候,当你们每天翻墙锻炼身体的时候,可曾留意到全球都在瞩目着世界上最大规模的选举,而北外有可能创造奇迹。这当中,你们一人一票,书写奇迹的正文,而我和其他尚不知道的候选人,只是注解。

我们不仅见证历史,我们在创造历史。

乔木

北京外国语大学

英语学院新闻系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