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顾晓军:现在时的公正与良知是检验真理的标准

p110822101
顾晓军博客:顾晓军,中国知名作家、思想理论家、时政评论家。顾晓军主义,老百姓的主义,替老百姓说话、监督政府、批评执政党、促进社会进步!改变中国。改变中国,是可行的。其实,我们每天都在做,只是不觉得罢了。知识分子没有权力改造老百姓。老百姓,也不可能被谁改造。只有改变环境,让老百姓在无意识中、自愿地改变自己。

“实践检验”的错在哪呢?在实践。文章首先提出“检验真理的标准只能是社会实践”。错!人类社会文明已数千年了、已有很多认识的积累,检验真理不需要从实践开始。

“检验真理”、检验“公正”的标准,只有一个--人类社会大部分人认同的。尤其要注意用比我们过得好的社会人所认同的“公正”进行衡量。

现在时的公正与良知是检验真理的标准
--顾晓军主义:改变中国.之一千二百九十五

看到我这文章的标题,大家大概就想到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以为我又是冲着它去的……

2009-6-16,我发表《实践是检验别人的唯一标准》。2009-10-26,我又发表了《大民主 PK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等等,于是,模仿我、批判《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文章就多了起来;尤其是,2010年、我在博客中国发表这一系列文章后,这类零头碎脑的文章或文章中批判“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就更多了。

其实,批判一种旧的东西,相对而言,较容易;而建立一种新的东西,则较难。

说实在,今日的我、已没有心思纠缠什么《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了,而旨在、建立新的秩序--现在时的、公正与良知,是检验真理的标准。

当然,这“新的秩序”,也建立在批判《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之上,所以,还必须简单批判下“实践检验”的理论。

“实践检验”的错在哪呢?在实践。文章首先提出“检验真理的标准只能是社会实践”。错!人类社会文明已数千年了、已有很多认识的积累,检验真理不需要从实践开始。

如,毛泽东思想,不需要实践后再检验。实践后再检验,只能是“镇反”已发生,多少生命已经没有了;“反右”已发生,多少知识分子被改造去了;“大跃进”已发生,多少老百姓在其后饿死了;“文革”已发生,多少无辜已经被斗死了。

再如,邓小平理论,也不需要实践后再检验。实践后再检验,只能是“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贫富两极分化了;“发展是硬道理”,我们的生存环境被污染了;“坚持四项基本原则”,改革开放原地打圈、不前进了。

仅以上寥寥数语,即可告诉你“实践检验”是政治扯谈。

那么,怎样才能突破政治上的扯谈、找到真正的“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呢?这就是、我今天要提出的:现在时的、公正与良知,是检验真理的标准。

首先,真理是相对的,无须多说。

那么,为什么一定要“现在时的”呢?因为“过去时的”,已被淘汰了;而“将来时的”,又往往会被神话、而愚弄老百姓。

先说“过去时的”。过去,有“忠君”一说,是检验臣子臣民的标准。是不是?而用现在的眼光看,大家就很清楚:我们都是自由民,不需要忠君、忠官。相反,官员们必须忠于选择他们的选民。

顺说:在社会主义条件下,王权演变成了党权。也就是说:忠于党,也是错误的。这个时代的任何社会,都应该是:党魁,忠于全体党员;全党,忠于这个党的社会基本盘。如果自我标榜能代表全体人民,那么,这个党更应该忠于全体人民,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

再说“将来时的”。以“共产主义”为例--“共产主义社会是指在生产资料公有制的条件下,在高度发达的社会生产力的基础上,实行各尽所能、按需分配原则的劳动者自由联合的社会经济形态”(百科)。这不是扯淡吗?随你怎样“高度发达的社会生产力的基础上”,“生产资料公有”总得有人管理,这是肯定的吧?那么,怎么保证管理者不贪污呢?

如果现在没有办法治理,将来也未必有办法治理。那么,“共产主义”就是编故事。一个故事要大家为之奋斗,这不是愚弄老百姓、又能是什么?而这故事,不是装神弄鬼的神话、又能是什么呢?

所以,“将来时的”理想,其实是宗教式的欺骗。顺便告诉大家:谁要是对你进行理想教育,那就一定是--以一个美丽的谎言,骗取你的现在、骗取盲从……甚至是一生。

如果,你现在相信那个“将来”的理想了,当你醒悟时,会痛苦万分。当然,如果你加入“传销”的目的,是一起行骗、分赃获利,那就另当别论了。

因此,“真理”必须是“现在时的”。“过去时的”,被淘汰了;“将来时的”,你也没有办法证明它不是谎言、不是欺骗。

最后,我来说说“公正与良知”。

“公正”,就是公平、正义。随着社会的发展,“公平、正义”也在变。奴隶社会,奴隶主对奴隶好一点,就很“公平”了;而神权社会里,在族中选最美的少女司神,也很“公平”。到了封建社会,就不是“好一点”了,而是讲好了报酬、再给你打工。是不是这样?而对于“司神”,人们也弄明白了--那不过是神职人员装神弄鬼、想着法子骗奸少女。

这就是“公正”的变迁。同样,良知也是随着社会的发展、在不断地变化着的一个内心的公正的标准。

“公正与良知”的不同,是--“公正”,是社会的公共标准;而“良知”,是每一个人、从自身出发的对“公正”的认同。

还要告诉大家:道德,是统治者变着法子、对老百姓的软索般的精神枷锁。怎么说呢?道德的标准与样板,从哪里来?从过去的社会生活中来是不?那么,凭什么要用“过去”来约束现在的人呢?

至此,我们就很清楚了--请不要拿过去说事,也不要编故事欺骗我们;无论谈什么,我们就谈现在。

那么,现在的“公正”标准从哪里来呢?这就要讲“普世价值”了。也就是:人类社会大部分人认同的“公正”即“公正”。且人是向上看的,也就是--比我们过得好的社会中的人认同的“公正”,就相对“公正”。

给大家讲“现在时的公正与良知是检验真理的标准”,不过是种理论的升华;实际上,每个人内心都有一个标准,这就是潜在每人内心的“良知”了。

而“良知”,与“公正”一样,也是随着社会的发展与时俱进的。改革开放到今天,过去的“良知”我们丢掉了,因为不符合社会的发展。在小悦悦事件中,有人批评现在中国人缺乏道德、没有良知,是不对的。原因是中国没有进行政治改革,没有引入与市场经济相匹配的价值观、与建立在这样的价值观上的“良知”及救助机制……等等。这不是我们的错,而是权贵们的错与贪婪所造成的罪恶之果。

有了“公正”的标准,我们即可以一一“检验真理”了。

我们可以从毛泽东时代开始检验--49年前,就有“缴枪不杀”、“优待俘虏”,是不?而这也是“普世价值”。那么,“镇反”是不是说话不算话?这时,知识分子是不是该站出来说话?不说?好,下面就“反右”了。而“建言献策”,连封建君主都是允许的,“反右”是不是胡来?老百姓是不是也该站出来说话?也不说?好,下面就“大跃进”、就轮到饿死老百姓了。这时候,老干部们是不是都该站出来说话?还不说?好,下面就“文革”、就批斗老干部了……因此,毛时代是毛泽东与上一代人共同造成的。

当然,最重要的是没有一个合理的“检验真理的标准”。

我们可以再来检验邓时代--“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显然不“公正”;“发展是硬道理”,也显然是不顾一切“大跃进”;而“坚持四项基本原则”,更是没有原则的。

因为“检验真理”、检验“公正”的标准,只有一个--人类社会大部分人认同的。尤其要注意用比我们过得好的社会人所认同的“公正”进行衡量。

当然,邓说了“不争论”。那么,他说“不争论”就“不争论”了?“不争论”本身不就是经不起争论或争不赢吗?因此,我一看到尊茅于轼这类人是公共知识分子、著名专家,我心里就只想笑。

今日,中国社会贫富两极分化到如此这般的程度,你做了什么?你还好意思当“公共知识分子”、好意思称“著名专家”吗?

也许有人说:你顾晓军呢?我可以说:我过去没做,今天做了,明天问心无愧!

用“现在时的公正与良知”作“检验真理的标准”、用“人类社会大部分人认同的。尤其要注意用比我们过得好的社会人所认同的‘公正’”衡量,复杂的事也会一目了然。

网络上的事也一样。比如,孔庆东说朝鲜好。朝鲜,那是今日人类社会的主流吗?你一定要说好,就移民到朝鲜去。毛左们说文革好。文革不是被社会进程淘汰的吗?你一定要说好,那你可以先在自己的家里发动儿女们帖大字报、批斗你嘛!

辨别伪民主亦大同小异。明明遍地自焚,偏偏讨论“宽容”。谁“宽容”谁?老百姓“宽容”权贵?老百姓有病吗?权贵“宽容”老百姓?那就别搞强拆嘛!有什么好讨论的、脱裤子放屁吗?有了“现在时的公正与良知是检验真理的标准”就好办了,看人类主流社会扯不扯“宽容”的谈?

有些人,虽原本是中国人,可都移民入了外国籍。你说话别这么轻松好不好?不服?你退了外国籍回来,我倒过来服你行不?

还有国家买美国两房债券、美国国债的事,说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下棋非得买套?就不能铲底?如果看走了眼、铲错了底,就认错,别说“下一盘很大的棋”。再说这棋与你外国人有啥关系呢?你们外国也专门买套?

“检验真理”,就这么检验。检验是不是伪民主,也是一个道理。对了,华夏黎民*有篇《知名海内外各民*派别代表人物第六次更新》可以参考。我说可以参考,即有价值,没说百分之百正确呵!人家是认真的,都“第六次更新”了,是不?

“真理”也是、也在、也要与时俱进的。过去,有句老话,“棍棒下面出孝子”。这,是过去的中国的“真理”。可,你拿到现在的美国去试试?小孩不叫警察抓你才怪呢!

顾晓军 2011-11-21 于南京

(作者赐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