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普希金:自由颂 (陈殿兴先生译)

p111112101
俄罗斯诗人普希金。

唉,不管目光投向哪里,
到处是皮鞭,到处是镣铐,
法律被践踏,无比可耻;
自由受拘禁,唯有哭嚎。
到处都是不义政权
在蒙昧的密雾里独裁专制,
奴役民众无比凶残,
窒息光荣事业肆无忌惮。

君王们,你们的冕与衮,
是法律给的,不是上天所赐。
你们地位高于你们的臣民,
可是永恒的法律却高于你们。

专制独裁的恶棍,
我仇恨你,仇恨你的宝座;
你的毁灭,你的子女的末日,
我会看到的,我会幸灾乐祸。

现在你们要汲取教训,君王!
无论是惩罚还是奖赏,
无论是监狱还是神坛,
什么都不是你们可靠的保障。
你们先要低头祈求法律保护,
人民的自由和安宁
才会成为你们宝座
永远可靠的支柱。

编辑先生:您好!温总理在俄国想朗诵普希金的《自由颂》,结果朗诵了《纪念碑》。我给中国选举与治理网发的纠错信承蒙转载,十分感谢。《自由颂》已引起广大读者注意,但它是一首什么样的诗,我想大多数读者未必知道,因此我把今年2月在美国《新大陆诗刊》发表的译文发给您(我因为不满意已有的译文才重新翻译的),如您认为有必要,就请发布出来,供大家参考。祝好!

陈殿兴

译者小引

法治,在当今的世界上已是不可阻挡的潮流。在中国,人们也在呼唤着彻底法治。这里介绍的《自由颂》,是一首主张法治的政治诗。它主张,法律高于皇帝,皇帝也要守法,在皇帝或者民众可以操纵法律的地方,民族要遭殃,皇帝也难免死于非命。诗人指出,只有自由同法律结合在一起,才能保障国泰民安,皇帝才能保住宝座。诗人企图用这种理由说服独裁者遵守法制,给被统治者自由。这当然无异于与虎谋皮。自由是靠奴隶们奋起斗争取得的,诗人也是这么号召奴隶的。这首诗是普希金皇村中学刚毕业时写的,距今已将近200年。当时诗人才20岁。但它如今仍具有现实意义。

学者研究表明,普希金这首诗里的思想,一部分是受了皇村中学老师库尼岑讲授的《自然法》的影响,一部分是受了跟十二月党人尼∙伊∙屠格涅夫谈话的影响。诗里的思想虽带有当时进步政治思想的特点,但具有时代的局限性是不言自喻的。普希金生前,这首诗以手抄的形式传播,1820年被沙皇政府查获,成了流放他的原因之一。

译者根据一些学者的研究加了几条注释,希望能帮助读者理解这首诗。

快走开,不要让我再看见,
柔心弱骨的基西拉岛女皇1!
你在哪儿,使君王胆寒、
歌唱自由的高傲歌手?
来吧,撕下我的桂冠,
砸碎我的娇纵的竖琴……
我要对世界歌颂自由,
抨击帝王专制的缺陷;

向我揭示那个崇高的法国人2
光辉经历——你曾经启发他
在可怕的灾难中高唱激奋歌吟。
变化无常的命运之神的宠儿,
全世界的暴君,发抖吧!
你们呢,倒下的奴隶,
站起来! 奋勇抗争,
要仔细倾听我的声音啊!

唉,不管目光投向哪里,
到处是皮鞭,到处是镣铐,
法律被践踏,无比可耻;
自由受拘禁,唯有哭嚎。
到处都是不义政权
在蒙昧的密雾里3独裁专制,
奴役民众无比凶残,
窒息光荣事业肆无忌惮。

只有在这种地方君王的心头
才不会压着人民的苦难:
在那儿强大法律同神圣自由
结合一起,亲密无间,
在那儿坚固的法律之盾
保护着所有的公民,
法律之剑掌握在可靠的手里,
对所有人都一视同仁,

居高临下,刚正公道,
惩罚所有的罪恶,
不会被贪婪收买,
不会被威胁吓倒。
君王们,你们的冕与衮,
是法律给的,不是上天所赐。
你们地位高于你们的臣民,
可是永恒的法律却高于你们。

在法律松懈打盹的地方,
在人民或者君王
可以操纵法律的地方,
全民族就要遭殃!
我要呼唤你来作证,
哦,光荣错误的殉难者4,
你在不久前的风暴里
为祖先过错被斩首示众。

路易十六走向自己的死亡,
在沉默的后裔眼前
把摘去皇冠的头颅
贴到处决叛逆的断头台上。
法律失语,人民就失语,
罪恶的斧头落下……
于是恶棍的皇袍5
覆盖了被禁锢的法国身躯。

专制独裁的恶棍6,
我仇恨你,仇恨你的宝座;
你的毁灭,你的子女的末日,
我会看到的,我会幸灾乐祸。
人民在你的额头上面
会看到你被诅咒的印记。
你是世界的梦魇,天地的耻辱,
上帝因为你而受到责难。

午夜时辰的星光,
闪烁在昏暗的涅瓦河上,
无忧无虑的头脑
向往安静的梦乡,
这时沉思的诗人看着
在夜雾中威严沉睡的
荒凉冷落的历史遗址,
那被废弃的暴君宫阙7——

他听到克莱奥8可怕的声音
越过阴森恐怖的宫墙;
他历历在目清晰地看到
卡利古拉9的最后时刻……
他看到:凶手戴着绶带勋章,
被美酒和狠毒陶醉,
偷偷地向宫中潜行,
脸上凶狠,心里恐慌。

背叛的卫兵放弃警戒,
吊桥被悄悄地放下,
宫门在沉沉夜幕中
被受贿的叛卖者打开……
哦,可耻!那恐怖的场面!
禁卫军像野兽闯进去!…
不光彩的打击狠下毒手——
头戴皇冠的恶棍命丧黄泉。

现在你们要汲取教训,君王!
无论是惩罚还是奖赏,
无论是监狱还是神坛,
什么都不是你们可靠的保障。
你们先要低头祈求法律保护,
人民的自由和安宁
才会成为你们宝座
永远可靠的支柱。

1817年

附注:

1基西拉岛是伊奥尼亚群岛的一个岛屿,罗马神话说,爱神维纳斯住在此地。基西拉岛女皇指爱神。

2那个高尚的法国人——这里普希金并未明确指出是谁。研究者进行了种种猜测,被提到的名字有安德烈∙谢尼埃,鲁热•德•利尔, 埃库沙尔 ∙勒布伦等。根据诗里引用了《马赛曲》的诗句(全世界的暴君,发抖吧!)有理由认为这里指的是其词作者鲁热•德•利尔。

3在浓密的蒙昧烟雾里——指同反动教会结盟,蒙昧指宗教偏见。

4光荣错误的殉难者——指法国大革命时(1793年1月21日)被处决的法国国王路易十六。

5恶棍的皇袍——普希金在手稿注明是拿破仑的皇袍。

6专制独裁的恶棍——指拿破仑。

7废弃的暴君宫阙——指米海伊洛夫城堡(保罗一世1801年3月11日深夜在这里被勒死)。普希金的《自由颂》是在十二月党人尼∙屠格涅夫兄弟的寓所里写的。从这里可以看到这座被废弃的宫阙。接着是描写保罗一世被害场面。

8克莱奥——司历史的女神。

9卡利古拉是古罗马皇帝,非常凶残,被禁卫军杀死。普希金这里借指保罗一世。

(作者赐稿)

(发表在美国洛杉矶《新大陆诗刊》2011年2月12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