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季吴:闹剧式政治秀

这些国企,实际上是将政治与经济捆绑在一起,有封建家族化倾向。企业领导由国家任命,不是太子,就是关系户;不是级别很高,就是国家机构直接经营;不是有强硬后台的老板,就是行政官员背后操作。正是靠这种垄断才形成了“国家资本主义”,谁也耐何不得,甚至国家某些领导机关拿他们也是“和尚脑袋--没法(发)”!

10月9日国家发改委突然宣布,正在调查中国电信(微博)与中国联通(微博)涉嫌宽带接入领域垄断问题,若认定垄断,两家企业将被处以上一年度营业额的1%~10%的罚款。对此,媒体和公众都很关注。当有记者问,为何现在对这两家国企进行调查时,发言人答曰:“因得到举报,我们(发改委)才进行调查”。

消息传出,并未一石激起千层浪,仅有微波(博)小浪而已。现在连微波也几乎平静了。在“老百姓变老不信”的今天,许多人嘲笑它是一场闹剧式的政治秀。

“哼!连政治秀都不会做。多年来,那么多国有企业明目张胆搞垄断,世界闻名,还需调查?”

“查又怎样,难道老子对儿子、而且是长子,还会动真格的?别指望查出什么实质结果咯!能管好,不再搞剥削和欺诈就行了。”

不过,网上也曾有过一番热议。网友们纷纷留言“表达自己的切肤之痛”。据一媒体说:在一场近万人参与的网络投票中,有96%的网友认为电信、联通存在宽带接入领域垄断问题。网上还真有热心人为这几家企业算帐,说明其垄断确实无误。因此有人满怀信心地说:“也许是福音,最终老百姓将受益吧?”

尽管中国电信领导已表示:自己一贯按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经营宽带业务,并积极配合相关监管部门的调查。但作为通信行业的主管婆婆至今尚无回应。

耐人寻味是,一反过去官方说了算的传统,被查企业或相关人士在微博或报纸上,对发改委进行了“反击”。

一个贴子深感“委屈”地说:“我好想哭啊,我只能装一家的有线电视、用一家的电、使一家的煤气、以别人商量好的价格加两家的油,价格一天天飞涨的时候,没有人说垄断;当有一种业务几家运营商比着提速、比着降价的时候,却有人说,你垄断了!”

当11月9日12时央视《新闻30分》节目曝出国家发改委正对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进行反垄断调查的报道后,一些人发出微博说:“对这突如其来的当头棒,令两家公司的股票狂跌,也让几十万电信与联通员工难以接受,震惊!冤枉!委屈!无奈!”

更让人不解的是,工信部下属两家媒体公然反驳电信联通涉嫌垄断。《人民邮电报》发布头版头条称,“央视对电信、联通涉嫌价格垄断的报道‘混淆视听、误导公众’”。《通信产业报》称,联通、电信“具有市场支配地位”不违法,“垄断说”无立脚点《人民邮电报》在其头版发布头条文章称,“央视对电信、联通涉嫌价格垄断的报道‘混淆视听、误导公众、错误百出’。”显然,这是“棍打央视,剑指发改”的闹剧。

无论发改委和央视,还是《人民邮电报》和《通信产业报》,都代表某个官方,都属“内部”,双方对抗,是民主,还是内斗?人们不能不怀疑,发改委之所以把反垄断之“矛”,指向“势大气粗”之“盾”,必有其深层原因。

试问,反垄断法虽通过多年,面对反垄断法,众多国有企业却肆无忌惮,牛气十足,原因何在?

原因之一是体制决定:凡粘“国”字号的企业,就有垄断该行业之权。正如与电信和联通存在一定竞争关系的中国移动员工宁某所说:“电信行业不是最应关注的垄断问题”。此话的确不假,银行、保险、石油、石化、冶金、煤炭、铁路、航空、电力(包括电网)、公路运输、以及糖盐烟酒,乃至教育等,都是高度垄断行业。

这些国企,实际上是将政治与经济捆绑在一起,有封建家族化倾向。企业领导由国家任命,不是太子,就是关系户;不是级别很高,就是国家机构直接经营;不是有强硬后台的老板,就是行政官员背后操作。正是靠这种垄断才形成了“国家资本主义”,谁也耐何不得,甚至国家某些领导机关拿他们也是“和尚脑袋--没法(发)”!

比如石油,只涨不降现象,用户早已怨声载道。在国际油价大幅下降、百姓呼声很高的情况下,中央要其降价,他们敢于抵制,并制造油荒,迫使中央屈服;再如电力某集团老总,是前总理的女儿,不看僧面看佛面,谁敢查她的企业?三峡工程发电后,近在咫尺的宜昌市却不能用三峡电,不得不另建火电站,因为三峡电被电网公司垄断,输往华东或北方卖高价了。

由于某些国企领导“不听话”,中央只得将其调离,到相应岗位任职,或让他们到党政机关任要职,继续当该企业的后台,既有经济势力,又有官员身份,谁敢动其毫毛?

其二,反垄断法本身已给国企留下不守法空间。有评论说:“因为反垄断法第七条已把最重要的一个问题,用太极推手给轻轻化解掉了。”该法规定“国有经济占控制地位的关系国民经济命脉和国家安全的行业,以及依法实行专营专卖的行业,国家对其经营者的合法经营活动予以保护,并对经营者的经营行为及其商品和服务的价格依法实施监管和调控,维护消费者利益,促进技术进步”。显然,据上述,国有企业就可认为自己有反垄断法的豁免权,维持其垄断。所以有专家称:反垄断法仅适用于国企外的其它企业。

其三,高利润和失控的分配。高度垄断的国企,由于没竞争者,便形成高利润和失控的收入分配,而又缺乏监督,因而加剧了国内的贫富差距。咎其因,则是政策或行政任命领导人的机制,造就了一批资本家。据称,国有企业老总们年薪4000-6000万元之多,还不包括其它额外的福利与分红。即使国企普通职工的福利也高得惊人。财新网报道,在2010年11月25日举行的第八届中国并购年会上,中国股权投资基金协会会长邵秉仁称:“目前七个垄断行业职工占全国职工人数的8%,而工资和福利收入却占全国总额的50%以上。”分配不公已成中国社会的突出矛盾之一,所以前些时才出现了要求国企领导降薪的“指令”和呼声。但最后也是雷声大雨点小,不了了之。试想,这种形势下,发改委要查处国有企业的垄断,能不遭遇抵制?

所以人们自然要问,为何发改委首先发起对电信和移动的攻势,其它垄断度更高的国企是否也会被查?这问题在凤凰台的“新闻今日谈”节目中,问及邮电大学的一位教授时,他说含蓄地说:“其中是否有其它政治原因,我也不清楚。”人们猜测,或许与最上层即将换届有关,先选两个“软柿子”捏。更有可能的结果是,板子高举,轻轻放下,做点表面文章,然后“查无实据”了之。

(华夏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