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邱立本:漂泊的灵魂在中国徘徊

两亿单身的中国人就像漂泊的灵魂,徘徊在中国上空,寻找自己的命运,也改变中国的命运。

这是中国的独家。光棍节成为中国的「签名」,让全世界惊艳,发现中国居然有两亿的单身男女,在适婚或不适婚的年龄中,没有婚姻,也看不到婚姻的未来。

这是孤独与无力的残酷,但也可能是个人独立的丶自由的丶无所拘束的旅程。当婚恋成为飘远了的生活方式,现实中的生活方式就有各种可能。

也许唯一的救赎,就是自力救济。这也是中国最新的电影《失恋三十三天》的主题。爱,就要疯狂;不爱,就要坚强。只有疯狂的坚强,才能抵挡感情世界的无常。

无常就是那种不确定性。婚恋本来就是追求一种确定性,但天下间最不确定的就是婚姻的起伏与幻灭。而中国那麽多的人口在婚姻的门槛前徘徊,见证了多少漂泊灵魂的无边孤独感。

这也因为社会的急速转型。婚姻的供求关系,背後包含了种种条件的算计。这本来是历史的规律,但於今尤烈,在当下的中国来得特别赤裸裸。电视剧《蜗居》中的天真年轻女孩与贪官的相恋,竟赢得了很多观众的共鸣。

也正是在今天中国极度贫富悬殊的社会,感情与婚恋的指标也是由经济的指标主导。网上流行的格言:宁愿坐在宝马里哭,也不要骑着单车笑。这是一个极度物化的社会;拜物教是最多人信仰的宗教。人格的商品化,与商品的人格化,交织着中国经济力腾飞的底蕴,也显示婚姻配对的经济决定论。

婚恋也是一种权力的支配关系。而背後支配的权力,在经济的基础上,还铺垫了外貌和家族的千丝万缕的关系。

美貌是一种权力,它也和财富形成对价的关系,发现了它自身的交换价值。这也可以解释为何拥有权力的男人或女人,往往与拥有美貌的对象配对。但美貌也有它的「保鲜期」,要不断面对效用递减定律的制约。挥霍美貌的权力,沉溺其间,最终只会面对权力流失的危险。

但最有中国特色的婚恋元素,还是家族的力量。钱锺书说过,中国人谈恋爱,其实是两个家族谈恋爱。尤其是不少的婚姻,小俩口要和父母住在一起,婆媳关系不和就是夫妻关系裂痕的开始。家里的厨房无论多宽,也容不下婆媳二人。这几乎成为某些中国婚姻关系的宿命——同一屋檐下,婆媳两个女人在争夺一个男人,最终以悲剧收场。

但机关算尽太聪明,莫害了卿卿的性命。婚恋的生命在於忍耐与智慧,而非不断在算计「性价比」(大陆用语,指性能与价格的比率)。中国两亿人单身的玄机,在於两亿人的感情危机找不到生命的出口,也找不到感情的避风港。

而关键是价值观的虚无主义,为求目的,不择手段。婚恋就在目的与手段之间纠缠,不知伊於胡底。当婚姻走进了睡房,爱情却在窗口飞走了。

而家庭也不断被重新定义,网络世界的虚拟与现实的互动,改变了单身的状态。单身不再是寂寞的代名词。在网络的世界里,他们可以骄傲地说:我们孤独而不寂寞。

因而这两亿漂泊的灵魂都有各自的翅膀,徘徊在中国的上空中,寻找自己的命运,也改变了中国的命运。

(亚洲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