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顾晓军:“打倒张春桥”的往事

p110822101
顾晓军博客:顾晓军,中国知名作家、思想理论家、时政评论家。顾晓军主义,老百姓的主义,替老百姓说话、监督政府、批评执政党、促进社会进步!改变中国。改变中国,是可行的。其实,我们每天都在做,只是不觉得罢了。知识分子没有权力改造老百姓。老百姓,也不可能被谁改造。只有改变环境,让老百姓在无意识中、自愿地改变自己。

回想当年,只觉得:那时候,懂的不多,却什么都敢干;如今,似乎什么都懂了,却不知道干什么。那时候,社会主义阵营还没垮,却知道四人帮必定垮;如今,整个社会主义阵营都垮了,却不知道这帮人什么时候垮。那时候,不懂得民主、自由、人权、法治,却浑身都是正义与良知;如今,都能把普世价值经典化了,却只有这满纸的正义与良知。

“打倒张春桥”的往事
--顾晓军主义:改变中国.之一千二百九十一

晨起,照例浏览一下海外媒体。

见到《中国人的觉醒从南京环卫工人开始》的标题,使我想起该新闻始于微博流传时,小妖道:“1976年的清明节北京天安门事件就是先从南京起来的!当时是顾晓军在大街上喊:打倒张春桥。接下来文革就淅沥哗啦的塌了。。。”

1976年的春天,至今已35年有余;很多的事,拼命想也不定能想得齐全。

如是,我就想说道一下,给后人留下点真实的历史。

我经历的“打倒张春桥”,其实是刷大标语,性质比喊口号严重;当时,被定性为“反标”--“南京反标事件”,即《鲜为人知的南京事件-天安门四五运动的先声》。

事前,有没有商量过,真的回忆不起来了。但,我小说中的某些情节,如:准备起事、上茅山打游击……这类,还真与朋友们商量过。

如今只记得:我上厕所出来,大家已等我了(当年我字好,大标语、黑板报都归我;一期黑板报,要从科室出到团委,轮战好几处,白天黑夜地干)。

于是,大伙一起去(连我,应该是四个人)。记得:“犯罪现场”,就在标营口(那时的标营口,还有个粮站)。

到那,哥几个就往墙上刷浆糊的刷浆糊、贴大红纸的贴大红纸(应该是单开、也许一裁二,如果是一裁二、是事先裁好的;反正,是横铺。一般,打算写多少个字,算好了,就贴多少张纸)。

前面贴纸,我就后面跟着写(那时,都用宽黑猪鬃刷、就是刷油漆的那种;有时,也用排笔,毛是羊毛的)。当时用的什么笔,我也想不起来了,反正墨水用的是黑墨汁。

也就是说,是红纸、黑字,内容是“打倒大阴谋家、大野心家张春桥!”

大标语共刷了三条。其他两条写了些什么?也回忆不起来了。反正,讲究变化:主题,一个;内容,不同。字,也是这样,虽都是黑体字:一条的“张春桥”正写,一条的“张春桥”倒着写,还有一条的“张春桥”上打了个“叉”。

写完,啥也不觉得,心情还挺轻松、特痛快;你想,连起事、打游击……都商量过,还怕啥呢?可,当天就不得了了,被找去谈话、办学习班……等等。

为什么严重呢?我们单位是军队系统、隶属于总参。人们会这样传:军队都支持“打倒张春桥”,都刷出标语了。

当年,也是人心浮动,各种传言满天飞。至于是不是我们的大标语、影响了大学生与工人及市民,不得而知;谁先谁后,也不得而知。

从现在网上的史料看,漏了我们这一笔。但,我们四个人现在都活着;办案的,也还都活着。

史料,也提到军队,但,写的是一个战士,他贴的是小字报(贴在广告栏上的传单那种),影响肯定没有我们大。就向上汇报而言,他经连、营、团……到南京军区。而我们,一捅就是总参。

据后来分析,与我们所刷的三条大标语、具有差不多份量的,也只有那条刷在火车车身上、打算送进上海的标语。

至于--毛泽东一看南京的军队与许世友都反对张春桥,就没让他当总理;邓小平,这才有机会复出……等。这就是网友们的演义了。其一,那时的毛泽东,已经不咋行了。其二,八大军区司令员对调,许世友早去了广州;南京是丁盛,他与四人帮走得很近。至于其他,我就真不能说了。啥都得有道,是不?

回想当年,只觉得:那时候,懂的不多,却什么都敢干;如今,似乎什么都懂了,却不知道干什么。那时候,社会主义阵营还没垮,却知道四人帮必定垮;如今,整个社会主义阵营都垮了,却不知道这帮人什么时候垮。那时候,不懂得民主、自由、人权、法治,却浑身都是正义与良知;如今,都能把普世价值经典化了,却只有这满纸的正义与良知。

35年了,往事如烟……35年后,我亦如烟、如往事。

(欢迎发表、转载、引用本文与观点)

顾晓军 2011-11-18 于南京

(作者赐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