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高人:哀生民之多艰

不能说这是北京市政府在有意“欺骗”,我只是有受骗的感觉——原来,北京全年空气质量达标天数若干,竟然全是TMD(不是“国骂”,是“他们的”拼音字头)扯蛋!

也不说他们是在故意“隐瞒”,我只是认为此举绝对是自欺欺人的“猫盖屎”。

但我敢说他们是在玩弄“治术”——“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稳定”压倒一切,“维稳”才是第一要务。

14日,我就地沟油、北京空气污染和三峡工程是否引发干旱,写了篇《民生三事四议》——再加上对“文化”的议论,故题。

第二天,前两件事又有了可议的话题。

15日,深圳警方称“地沟油”已流入某些政府机关饭堂。

消息一经披露,便引发了网民的热议。

有网民怀疑不可能,因为“特权”都有“特供”。

但我,则是“反正我是相信了”——厨子都能建造大桥,用地沟油炒菜还在话下?!

“吃在广州”一说早就被“吃在深圳”代替,其酒店餐馆的厨房垃圾富含油水,而正规的回收企业,全市仅存一家,且处于整改状态;何况,仅福田的“915”特大制贩“地沟油”案,就缴获半成品“地沟油”20吨呢!

更多的网民,则是为此而兴高采烈,并有赋诗“昔日庶民盘中食,流入豪门官宦家”者——大概是翻新了唐诗名句“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也算是“反其意而用之”吧。

高兴的原因,除了“仇官”的报复心理,就是认为只有政府人员吃了地沟油,他们才会加大整治力度,百姓跟着沾光了。

想得有理。

记得文革告结之初,有位政治局委员(恕我隐其姓名)在《人民日报》上发表文章,愤愤于文革的没有“王法”,连他们这些打江山的老革命,都被整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因此大声疾呼起“法治建设”来——在这方面,他们的确功不可没,因为,只有“自上而下”,才是改革得以施行并见效的不二法门。

问题是,之前咋没想到?

那是因为之前的政治运动,整肃的都是“地富反坏右”这群“牛鬼蛇神”,或曰“领导整群众”——此“领导”一身二任,既是名词,也是动词。唯独文革,史无前例,发动群众,“四大”自由,自下而上,整“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各级领导首当其冲,几乎无一幸免,才使得他们也尝到了被整的滋味。

还有网民幸灾乐祸说,“在地沟油面前人人平等”。

这话就得说道说道了,且看——

世上不可能有绝对的平等。

就拿北京的空气质量来说,气象局公布的只是27个监测站所得数据的“平均值”,看似“人人平等”地在喘气,但具体到某一地点,则是“或高或低”的“不平等”了——中关村与玉泉山的空气能一样么?

所以,说是“同在一个蓝天下”,“同呼吸,共命运”,人人平等,其实呢,每人吸入的颗粒物,因地而异,大不一样——从这个角度说,美国驻京使馆测出了“危险”,只是他们那旮旯的实情,尽管不能“以点带面”北京的空气质量,但并非“不科学”,而是“高标准”——别看骆大使出行坐经济舱,美国人对喘气却是“严要求”。

所以,关键还是改善大环境,从总体上降低有害气体和粉尘的排放。

15日,著名大气环境专家张远航称,若将PM2.5纳入评价,全国空气质量达标的城市会从现在的80%下降到20%——因为,北京目前的PM2.5小时监测值,多在100到200之间,超标美国标准好几倍。

PM2.5的直径还不到头发丝粗细的1/20,可进入肺部甚至肺泡,还能携带重金属等有害物质,对呼吸系统、心血管、免疫系统、神经系统、生育能力和遗传等,都有很大影响。

上述情况实则“真像”,我和许多人一样,都是第一次听说。

同样的问题就又来了——咋不早说,何以等到美国使馆公布测量结果,“纸里包不住火”时?

不能说这是北京市政府在有意“欺骗”,我只是有受骗的感觉——原来,北京全年空气质量达标天数若干,竟然全是TMD(不是“国骂”,是“他们的”拼音字头)扯蛋!

也不说他们是在故意“隐瞒”,我只是认为此举绝对是自欺欺人的“猫盖屎”。

但我敢说他们是在玩弄“治术”——“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稳定”压倒一切,“维稳”才是第一要务。

其实,让国民“知情”,并相应提高监测标准,人们只会更加重视低碳生活,注意环保——起码能在出行时戴上防毒面具或是口罩防污。这么多年了,藏着,掖着,捂着,盖着,糊弄着,百姓不知多吸入了多少2.5的屁嘛(PM)东西,真是害人不浅。

首善之区如此行政,其他地方情况可想而知。

屈子有言:长叹息之掩涕兮,哀生民之多艰!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