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祝振强:孔庆东被“清场”司马南被“砸场”谁最抓狂

孔庆东、司马南之所以横冲直撞、浪迹中国社会,且泯灭基本良知、道义以及基本常识,“胡说八道”、“装逼”,就在于,他们拿捏准了社会及民众的心理——把坏事做绝、把坏话说尽、把坏水沁透,把爸妈都操遍,板不吝,混蛋到家,就能唬住几乎所有具有理性与恻隐之心的善良、正义人士,让他们丝毫不敢吱声。

北大的孔庆东教授一向口无遮拦、满嘴跑火车,且爹妈爷奶祖宗八倍乱操,此次他开创性的一句“三妈的”,生生把自己送上了煎锅,全国民众倒油的倒油、淬火的淬火、翻炒的翻炒、回炉的回炉,一出好戏方兴未艾、高潮频起。最具看点的是,北大同学发起了“倒孔”、“清场”、呼吁辞退孔庆东的运动。这个恐怕是最令当事人胆寒的,故一些杂碎走卒连夜加班,拼命刷屏,制造支持假象。其实,明眼人谁都不会对这个基本的判断犹疑:北大人才济济、天才汇集,拥趸毛左的臭硬死党、以毛左借尸还魂的,能有几个?而支持孔庆东这个动辄鼓噪发动“文革”的人,又能有几多?

而同样自我感觉良好、自以为是、每顿饭都要吞吃一次自己良心的司马南,遭遇到的是类似的结局。一个山东姑娘,突然出现在了司马南所谓“讲座”后的提问现场。春风得意的司马南鼓动如簧翘舌,风度翩翩地准备和年轻、美丽的姑娘过招。岂料,姑娘的一句“我就是来砸场子的”、“你胡说八道,你这就是装逼,你爹妈养了你,你不能没有良心”,令这个世间罕见的无耻之徒张口结舌、方寸大乱。被誉为“一个正派的‘女流氓’砸场一个卑鄙的政治流氓”。

我不知道这出同时上演的“清场”、“砸场”大戏何时落幕,不知道民众、网民此起彼伏的对这两个人“扒灰”的热情何时冷却,有一点是肯定的,只要这两个人继续“胡说八道、装逼”,相信民众、网名还会以他们自己的方式,表达对这两个活宝的看法。

孔庆东、司马南之所以横冲直撞、浪迹中国社会,且泯灭基本良知、道义以及基本常识,“胡说八道”、“装逼”,就在于,他们拿捏准了社会及民众的心理——把坏事做绝、把坏话说尽、把坏水沁透,把爸妈都操遍,板不吝,混蛋到家,就能唬住几乎所有具有理性与恻隐之心的善良、正义人士,让他们丝毫不敢吱声。

他们惯常的做法是,你和我讲道理,我给你扣顶能让你即刻完蛋的政治帽子;你和我讲民主,我和说意识形态、说你颠覆国家;你和说讲良心,我和你说美帝国主义忘我之心不死、说你“带路党”……他们拉大旗披虎皮,张嘴闭嘴“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并不惜为“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编造桃色绯闻,来制造看点、博取欢心,骗取在位高层的保护;他们整天捏造美国等国家随时可能进攻中国、攻陷北京的蛊惑性谣言,实乃对国家及政府的口头性、威胁性颠覆。诸如此类,总之是以极端卑劣、自私的方式,达到他们个人的政治目的、经济目的、利益目的。

敢于公开地靠近乎血腥、野蛮、泯灭良知、以人垫背讨巧上位的方式混日子,在当下,人数并不多;在日益开放的网络时代,更显得极其扎眼。

正如“正派的女流氓”所言:“我忍受你很长时间了”!可以说,这句话,代表了社会民众以及广大网民的心声——看看当下的网络论坛,对于这两人了无尽头的声讨,即可见端倪。可悲的是,孔庆东、司马南之流一贯老子天下心态自居,闭目塞听、无视民众、网民的愤怒。天天搬起石头威胁众人,最后只能是砸断自己的腿脚。

若说二人被“清场”、被“砸场”,最抓狂的是谁,无疑就是二位自己了,这一点,从司马南被“砸场”过后接受德国一家媒体的采访中,那拿腔拿调的、缓慢的、朗诵般的、故作正义、正派的语气、腔调中,即不难发见。暂且不论司马南就“国内事务”立刻接受境外一家媒体的采访是否属于里通外国,单就他专捡外媒放风而论,他就足以被试问、被追究。

其次抓狂的,无疑就是给二位搭场子、建场子的人了。据说,北大主要领导在教授被“清场”的紧急关口接受媒体采访称,孔教授很有才华,他的书我经常读。这位刚刚创造完《化学歌》的领导,还真把自己当成大领导了!撑腰属下,也都是大领导们经常采用的就虚避实的方式。

而人们想知道的是,“三妈的”造成的恶劣的社会影响,该如何交代?是否应顺应民意,辞退骂人教授?难道,很有才华、经常温习教授的书,就可以把上述问题一笔抹煞吗?

孔庆东教授之遭遇“清场”,这恐怕已经是第二次了。与20年前第一次“清场”之政府行为不同的是,这一次是纯粹的民众、网民行为,是民众、网民的自发行为;躲过了上一劫,并不意味着没有下一难,正所谓在劫难逃。司马南之遭遇“砸场”,恐也是个肇端——忍耐了其很久的,肯定不止一个山东姑娘。有多少个男子汉,已经在勇敢的山东姑娘面前羞愧了,他们的出手,难道还要等很久吗?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