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赵进斌:是新闻联播还是酒闻连播

p110831106
本文作者、中选网专栏作家赵进斌先生。

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中国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逐渐演变成酒闻连播,最明白无误地诠释了这个特色国度贪污腐化的进程,一个个国酒、中南海国宴专用酒诞生后迅速膨胀,无休止上涨到令人瞠目结舌的天价,最清晰地标明了腐败现象的诞生、蔓延的源头。

不断增添新面孔的国嘴们脑子也酒精中毒神智不清醒,因为这个连播不用看就知道它的顺序内容,总是从九常委排名次序挨个播报,每天不厌其烦地那一连串国衔播报。我想,经年累月的无数次重复这些国衔,就是傻子、疯子也背诵得出口成章。

一年365天,每天晚19点前打开电视看新闻联播,(我其实很长时间都不看这个“胡说八道”的伟光正了)顿时一股浓烈酒味扑面而来。茅台、五粮液、汾酒、剑南春、郎酒等一干国酒密集亮相,还有它们分娩的子子孙孙——汉酱、福酱,福星……连报时的北京时间也变成茅台时间、五粮液时间。年年、月月、日日被国酒、中南海国宴专用酒闻连播弄得晕头转向。我有几多时候,被国酒薰陶得老是怀疑北京是否迁都:酒风薰是得国人醉,直把神州做贵州。

《京华时报》近日报道:央视广告招标:142亿轻松入账 一年更比一年高。贵州茅台“财大气粗”,代表频频举牌。茅台在此环节耗资4.43亿元斩获四个单元,再加上其他项目的中标额,茅台昨天一天的总中标额实际已超过5亿元,不出意外,茅台就是2012现场招标的标王。该报感叹道:“人类已经无法阻止央视广告招标总额创新高了。”

央视和茅台等均是国企,是由全国纳税人供养起来的,央视靠伟光正指令性的垄断来抬高价码,茅台、五粮液等靠中南海国宴国酒抬高身价,它们都靠“特色”权贵垄断形成水涨船高,永无止境,恶性循环,使“三公”消费如虎添翼,魔高一丈。羊毛出在羊身上,倒霉遭殃的是全国纳税人。

接下来看酒闻连播,我发现,不断增添新面孔的国嘴们脑子也酒精中毒神智不清醒,因为这个连播不用看就知道它的顺序内容,总是从九常委排名次序挨个播报,每天不厌其烦地那一连串国衔播报。我想,经年累月的无数次重复这些国衔,就是傻子、疯子也背诵得出口成章。看着听着这些单调重复的词汇,我怀疑,如果不是国嘴们脑残弱智,为何天天重复这些妇幼皆知的常识和陈词滥调?抑或怕十三亿同胞都弱智、脑残记不住这些词汇?二者必居其一。不断用新瓶装旧酒的国嘴们啊!你能给我一个清醒的解释吗?

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中国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逐渐演变成酒闻连播,最明白无误地诠释了这个特色国度贪污腐化的进程,一个个国酒、中南海国宴专用酒诞生后迅速膨胀,无休止上涨到令人瞠目结舌的天价,最清晰地标明了腐败现象的诞生、蔓延的源头。中国可以骄傲地对世界宣布:中华民族不但是蒸馏酒发明地,而且由这神奇的液体延伸出的豪饮豪气拳大胳膊粗文化,食不厌精、脍不厌细的饮食文化,吃饱喝足之后的洗淫文化也是举世无双,当之无愧。要不你根本无法解释每年那么多“公仆”们在酒桌前“因公殉职”,在小姐双腿中出现“公伤”殒命。中国人自古信奉推崇的就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要不,最好的经济学家也无法解释每年近万亿的吃喝玩乐费用产生的来龙去脉。而酒这种液体,可以列入中国四大发明后第五大发明。中国应当对人类做出较大贡献。

对外开放与国际惯例接轨,唯有吃喝例外。多少来中国的老外对国人如此推杯换盏慷慨解囊大吃特嚼后居然用公款签字报销困惑不解,如临天方夜谈。君不见,到了国外的“公仆”们回国后在谈起老外在吃喝上的小气时,多有一副不屑口气。

民以食为天。吃饭是第一件大事。这本是老祖宗告诫当权者重视亿万苍生体恤百姓的治世警言,如今却被一些掌权者偷换概念,成了吃喝的借口语。

观今日之腐败,皆从吃喝上起,煞不住吃喝风管不住嘴,反腐败谈何容易。

翻开中华五千年的封建史,因吃喝而亡国事例比比皆是,夏桀以酒池糟堤,殷纣作酒池肉林,先后因淫奢而亡。我们崇尚秦皇汉武安邦定国雄才大略的同时,也为他们在自己烹调的酒林肉宴纵情声色而被到进了历史的泔水桶而惋惜,从唐玄宗华清池边“一骑红尘妃子笑”到慈禧太后颐和园石舫上大摆“满汉全席”,又何尝不是将贞观之治和康乾盛世啖入寿终正寝。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一句俗言道出了几千年封建王朝的更迭灭亡的真谛。

什么时候取消了公款招待,实行国际惯例,吃喝风自然消停,而吃喝风消停,一个个国酒便风光不在,便减少了产生腐败的土壤。这是民心所向,大势所趋。

什么时候?应该从中国中央电视台酒闻连播正本清源到真正的新闻联播,让国酒一个个销声匿迹,让“北京时间”从干干净净、地地道道开始。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