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胡赛萌:反垄断的利剑最应该砍向谁

p110113101
胡赛萌,1988年10月出生于湖北的一个小山村,祖辈以执教谋生,长江大学电子信息工程专业毕业。

由独裁政府不受制约的权力主导下的反垄断最终只能走向反垄断的对反方向,既愈是反垄断,权力对市场的扭曲就愈大,垄断现象就愈是严重。如同当局高调的反腐秀一样,越是反腐就越是腐败。因为滋生腐败的土壤没有铲除,纵容腐败的制度没有废除,反腐自然只能沦为一场秀,最终成为权力斗争的遮羞布。

同样的道理,如果真要反垄断,那么其首要任务便是铲除这个鼓励、纵容垄断的制度,只有如此,方能彻底地让消除垄断滋生的土壤,成长的空间。所以说,要想真正破除企业的垄断地位,反垄断的利剑除了应该砍向那些垄断市场、坑害百姓的害群之马外,更应该砍向垄断权力的独裁党及其背后那个虚伪嗜血逐利的独裁制度。

国家发改委日前证实,其正在对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涉嫌宽带接入领域垄断问题进行调查。《反垄断法》出台后就一直处于尴尬地位,有人说这把耗时13年铸造的利剑已经锈迹斑斑。如今首度剑指央企,引发网络坊间热议,许多网友纷纷要求把反垄断的战火烧向民愤极大的“两桶油”。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就在网民热议、官媒互掐之时,发改委似乎调转了矛头,这次对准的是山东两家地方性制药企业。据悉,发改委反垄断局于14日开出《反垄断法》实施以来的首张重罚单:山东潍坊顺通医药有限公司和潍坊市华新医药贸易有限公司由于控制原料,强迫下游生产企业抬高投标价格,没收其违法所得并处罚款总计687.7万元和15.26万元。

针对此事,有人说《反垄断法》只拍苍蝇,不打老虎,放掉了央企两条大鱼,却死死盯着原本就饱受歧视的民企;也有人说此事是杀鸡给猴看,此举或许是为了给处罚联通和电信做铺垫。

此次发改委之所以敲打联通、电信两大巨头,并非有消费者以垄断受害者的身份启动了司法程序,而是因为同是央企的竞争对手不满去年铁通断网,以此事为借口把御状告到了发改委,最后发改委为了以示公平,不得已出来表示表示。

无论发改委最终的调查结果如何,反正这次《反垄断法》总算是亮剑了,摆脱了三年来一直处于摆设的尴尬地位。对于《反垄断法》的此次首秀,我们是否应该过分解读?能否对它在今后的执行过程中给予厚望?

我个人认为,对《反垄断法》过分解读和期待的人注定要落空。就中国目前的制度现状来看,经济领域的市场垄断必将是一个常态,因为在垄断权力的格局没有被打破的前提下,这是被权力扭曲的市场的必然结果。

除了电信行业,中国还有更多由行政垄断引起的行业垄断,如石油、供电、铁路、公交、供水、银行等行业,依然壁垒森严,针插不进,水泼不进,任凭民怨沸腾,媒体炮轰,依旧纹丝不动。这些所谓国家战略性产业几乎都有中共一手把持,民营资本和外资根本没有任何染指的机会。通过行政手段造成行业壁垒之后,这些垄断企业唯一的任务便是搜刮民财,其结果是,不但造成大量的资源浪费和效率低下,也造成了急剧拉大的贫富两极分化。

据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统计,目前,电力、电信、金融、保险、烟草等行业职工的平均工资是其他行业职工平均工资的2—3倍,如果再加上工资外收入和职工福利待遇上的差异,实际收入差距可能在5—10倍之间。吴敬琏老先生也在其《行政垄断是败坏中国经济的毒瘤》的一文中指出,2008年,垄断行业员工只占全国就业人群的8%,而工资却占全国工资总额的50%。最高行业平均收入与最低行业平均收入的差距的高达15倍,创造了令人震惊的世界记录。

或许,在经济学家的眼中,垄断是市场竞争的必然结果,只不过由于垄断会破坏竞争机制,进而影响社会资源优化配置、技术革新和经营者组织效率,损害消费者利益,所以各国均设立了反垄断执法机构,通过制定反垄断法规制垄断行为。但是在中国,垄断绝非市场充分竞争后的结果,反而是市场没有经过充分的竞争,在民营经济还比较羸弱的状况下,行政权力依靠国家财政和行政手段强行造成的垄断地位,并以此来保证巨额利润。

中共为了垄断政治权力,声称中国永远不会走多党制、议会制的道路,并把中国与西方的制度竞争偷换成民族间的较量,以民族主义的兴起来支撑其独裁制度。这样一个专制到骨子的政权,出于失去权力的恐惧,它必然拼命地垄断一切,操控一切,垄断权力,垄断市场,垄断真理,垄断土地,垄断金融,垄断教育,垄断舆论……

这便是一党独裁下的“合法性垄断”。垄断权力为垄断经济张目,而垄断经济又反过来为垄断权力服务。因此,垄断企业之敢把垄断进行得明目张胆且理直气壮,其背后是独裁党垄断权力下的必然逻辑,即中共拥有支配社会所有资源的绝对权力的制度性合法垄断。所以,垄断者一边在大肆搜刮民财,一边却恬不知耻地说增加国有资产。尤为糟糕的是,所谓的国有资产其实质只能是党产,甚至是权贵家族的私产。这也正是垄断权力之所以要造成市场垄断的真正原因和目的。

在这样一个非正常的制度环境里,经济活动必然被打上鲜明的政治印记,有着官方背景的国企自然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一路绿灯,而非官方的民营资本只能在权力和市场的夹缝中艰难生存。

所以说,中国的行业垄断不是自由竞争的市场行为,而是政府授权的不公正的行政行为。这种垄断不仅侵吞了大量民间资产,而且造成了经济上的低效率和畸形市场。比如,中共聚敛民财以支持党产的最有效的手段就是金融业的垄断。银行贷款的绝大部分被国有企业拿走,而贡献大部分工业总产值和税收的民营企业仅拿到微乎其微的一点贷款,而且搞不好就被匡上金融诈骗的罪名。

在中国,市场垄断源于权力垄断。垄断权力正是为了更好的垄断市场,从而获得更大的利润。一党独裁的政治体制得不到根本性地改变,垄断权力的独裁党如不放弃垄断地位,中国市场就不会有真正的自由的公平的竞争。

有人说,尽管中国的政治仍然处于僵硬的一元化体制,但经济领域却日益多元化,离真正的市场经济也将指日可待。姑且不论此话的正确与否,就中国目前的半吊子市场经济而言,与其说是经济领域的自由,还不如说是后极权社会意识形态衰落后,独裁者的精明权衡。

在中共意识形态逐渐褪去光环后,不满的民众在天安门喊出了那句震耳发聩的“秦始皇时代一去不复返”。极权制度的破产在即,于是在极权制度进行不下去的时候,极权者出于维持权力的考虑,权衡利弊后,最后被逼无奈地部分退让,从部分经济领域中退了出来,以换取人们对于其权力的认同。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所谓的“市场经济”只能是在权力支配和扭曲下的经济,其最终的目的就是为权力效劳和服务。

所以,我们甚至可以说,在独裁政府主导下出台的《反垄断法》只能是反垄断秀的一个道具而已,这个道具只能拍苍蝇,却打不死老虎。更为堪忧的是,这种由政府强势主导的“反垄断秀”所造成的后果非但不是公平竞争,反而会加强独裁政府的权威,成为政府对付不听话企业的又一个大棒,给了权力干预经济更贴切、更正当的口实,让权力更隐蔽地进入市场,从而攫取更多的民间财富。

由独裁政府不受制约的权力主导下的反垄断最终只能走向反垄断的对反方向,既愈是反垄断,权力对市场的扭曲就愈大,垄断现象就愈是严重。如同当局高调的反腐秀一样,越是反腐就越是腐败。因为滋生腐败的土壤没有铲除,纵容腐败的制度没有废除,反腐自然只能沦为一场秀,最终成为权力斗争的遮羞布。

同样的道理,如果真要反垄断,那么其首要任务便是铲除这个鼓励、纵容垄断的制度,只有如此,方能彻底地让消除垄断滋生的土壤,成长的空间。所以说,要想真正破除企业的垄断地位,反垄断的利剑除了应该砍向那些垄断市场、坑害百姓的害群之马外,更应该砍向垄断权力的独裁党及其背后那个虚伪嗜血逐利的独裁制度。

(作者赐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