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苹果日报 :吉林兵变与广东暴乱 中国掀起土地革命?

吉林军人携枪譁变,回乡兵谏,缘由是家里遭强拆;广东中山万人民变,缘起亦是土地被村官私卖;此前浙江湖州大暴动,缘起民企小业主抗税,究其因亦与土地有关。这就揭开了政府财政的一个秘密,企业税收由中央与地方分成,而卖地收入尽归地方政府。故而强拆迫迁的流血悲剧从未间断,那些赃官恶吏才会创造出「没有强拆就没有新中国」,「和共产党作对就是作恶」等脍炙人口的名句。

别看官家不懈煽起愚民民族情绪,彷彿西方关注人权就是谋财害命,其实天朝只是不许别人「害命」,不容普世价值吹熄了专制长明灯,却不反对西方来此谋财,试看哪家大国企和国际财团不是觥筹交错,酒酣耳热?

共产党起家于土地革命,孰料会否亡于土地革命?

吉林军人携枪譁变,回乡兵谏,缘由是家里遭强拆;广东中山万人民变,缘起亦是土地被村官私卖;此前浙江湖州大暴动,缘起民企小业主抗税,究其因亦与土地有关。这就揭开了政府财政的一个秘密,企业税收由中央与地方分成,而卖地收入尽归地方政府。故而强拆迫迁的流血悲剧从未间断,那些赃官恶吏才会创造出「没有强拆就没有新中国」,「和共产党作对就是作恶」等脍炙人口的名句。

浙江原是民企洞天福地,小业主对经济贡献良多,但连年「国进民退」,民企已满目委靡凋敝,最典型就是温州老板纷纷跑路和自杀。国家经济命脉越来越聚拢到一百多个巨无霸国企手里,如李鹏女公子李小琳所言,这是出于「国家安全」考虑,这百多号国企全部掌控在官二代手里。别看国库官仓堆金积玉、粟陈贯朽,民企却借贷无门,只好去借利息百分之三十、四十的高利贷,更离谱的是,「大耳窿」居然多是国企,它们垄断了太多资源,便连民企的精血骨髓都要吸乾。

曾为小民企乐土的浙江,乃得益于该省的善待政策,如今天下大势斗转星移,「浙江模式」过气了,省政府自然媚富嫌贫,一堆欲振乏力的小业主佔着茅坑,地价也翻不了番,还是洒扫迎客,腾笼换鸟,恭请大财神为上策。于是浙江大幅提高对民企的税收,清扫门户,逼走「林家铺子」(茅盾小说《名篇》)遂引发湖州抗税暴乱。

却说那些巨无霸国企几乎都与国际资本血脉相连。别看官家不懈煽起愚民民族情绪,彷彿西方关注人权就是谋财害命,其实天朝只是不许别人「害命」,不容普世价值吹熄了专制长明灯,却不反对西方来此谋财,试看哪家大国企和国际财团不是觥筹交错,酒酣耳热?这次中山民变,村民同意租给小榄工业园的土地,原来竟被骗买,民众便围堵工业园要重签土地买卖合同,该处多是外资企业,据悉是洋大人要求政府处理,遂有八千武警镇压之血腥场面。

便想起骆家辉近日还乡,汪洋指示「别忘记他是美国人」,要广东媒体低调报道。骆大使所代表的普世价值与天朝官场文化相剋,但国际资本却与权贵垄断的国家资本水乳交融,荣辱与共。

然而当下中国又将引爆一轮新危机,就是房地产泡沫破灭。这与整个国家的民生、民心和社会稳定利害攸关,却又与政府财政收入利害攸关,届时土地属性、价格、买卖都发生诸多变数。欲问吉林譁变士兵和中山暴乱村民知道几多民主道理,他们不甚了了,却知道自己的权利。天下要讨还基本权利的百姓太多了,镇而不平,抓之不尽。

共产党起家于土地革命,孰料会否亡于土地革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