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俞力工:有关中国统一问题的几点看法

p110503105-1
右一为俞力工先生。(图:瑞士资讯)

除了国家军事力量逐步强大之外,也要考虑到往后10年的“裸官”的妻子丶儿女移民美国的数量越来越多,公家丶私人存放彼处的黑钱与白钱(如美国债券)也越来越具规模。届时只要当局想动粗,美方或许只消扣押这批自投罗网的人质和物质抵押便可化解一场战争,并让中国政府唯唯诺诺。由此可见,从我们保钓人士的观点出发,为了维护国家丶民族的利益,有些人还真是该杀,而且越早越好。

问题不在台湾,严格说来也不全在美国,而在北京政府的短视与小气。若是改革开放开始,便对台湾同胞一视同仁,市场主动向台湾全面开放,不要证件而来去自如。等不到今天,早就统一了。因此,真正的障碍在北京一方。

大家只要看看不设防的大陆文艺界有多少台湾艺人能够占有一席之地,大概也可想象出,如果不设障碍,当前有志前往大陆从政的优秀台湾年轻人也应当会在公平竞争的情况下有所表现。至少,目前“只让台湾人在戏台上跳跳,而政坛上毫无出息”的畸形状态(严格说来是种侮辱),不可能产生。

以下意见都是保钓论坛的内部发言,汇集一道,谨供参考。

战略机遇期是干什么用的?

X博士似乎能知未来,甚至预测“战略机遇期”于何时结束,战略进攻期何时开始。

估计X先生仰仗的是种“静态分析法“,也就是说,把国防力量的加强逐年加码,到了2020年应当达到了“无坚不摧丶无攻不克”的地步。届时只要如何如何,结果必定如何如何。

静态分析的弱点就是排斥了其他的变数。就国际政治而言,变数真是太多,因此聪明的社会科学界一般都不敢把话说得太满,尤其是不敢太过依赖静态分析。

我不敢揣测究竟有多少变数存在,但是却可信手拈来一点参考,作为“比较静态分析法”的补充:除了国家军事力量逐步强大之外,也要考虑到往后10年的“裸官”的妻子丶儿女移民美国的数量越来越多,公家丶私人存放彼处的黑钱与白钱(如美国债券)也越来越具规模。届时只要当局想动粗,美方或许只消扣押这批自投罗网的人质和物质抵押便可化解一场战争,并让中国政府唯唯诺诺。由此可见,从我们保钓人士的观点出发,为了维护国家丶民族的利益,有些人还真是该杀,而且越早越好。

谈及“战略机遇期”,此概念出自2001年911事件。之所以是个机遇,原因在于美国当局为争取中国支持其反恐战争,而不再贬低中国为“流氓国家”,不再支持中国的边疆恐怖分子,同时把中国的“战略对手”地位提升为“战略伙伴”关系。我很赞赏中国当局认识到这是个从天而降的机遇,也期盼当局充分善用这个机遇。但是不论怎么着,绝对反对贪腐趁此机遇层层加码,民脂民膏顺势外流。

“一笑泯恩仇”对谁说?

女孩子选择婆家不是观察送来的是什么礼物丶传来的是什么话,而是审视未来的婆家是否能够活得安心。

台湾80岁以下的老百姓与老共毫无恩仇可言,因此“一笑泯恩仇”也是多余的话。

即便台湾当家的想笑,在老美控制下又不敢笑,“一笑泯恩仇”的号召对台湾当局也是毫无意义。

显然,这是一句于事无补的废话,但为何乐此不疲,一提再提?原因在于,对台湾虽然无用,在大陆却有助于维稳宣传。对这种事,我们海外知识分子冷眼旁观也就罢了,实在犯不着学舌。

怎么办?最好就是做到让台湾老百姓向往大陆而用脚投票,像当年东德老百姓一样冲破国际障碍。如果做不到这点而诉诸城下盟,当然也是一招,但却是个最不入流的招。

现实政治非常残酷,不会考虑到合乎丶不合乎“时宜”。尤其是资本丶利益丶权势的扩张,根本不可能带有任何人文精神。但是作为知识分子,我们还是应当有自己的理想和主张。希望两岸的优秀政治家也有点德国人的胸襟。

还有,人类社会问题不能以“一笑泯恩仇”或“向前看”来简化。这是“事后诸葛亮”的另一种极端,即“宗教诸葛亮”(从纠缠历史问题转化为迷信“一笑兴国”)。人与人之间,为了解决任何具体问题,还是免不了各抒己见与回顾历史。当前打开任何地缘政治专着,历史论述远远超过现况介绍,而有关前景的政策安排,不过是几笔带过。照“一笑”观点,议论既往的事都是无聊的口水战;所有受过委屈的人们也都该放弃一切诉求;而且,我们也就只能不顾是非,成天傻笑丶苦笑了。不是吗?

不和平即武力解决!

“不和,即武”不是笑话,而是比笑话丶废话还起更多反作用的浑话。国际视野之下,根本不存在“台湾问题”。美国佬让你分,就得分;要统,也得迫使老美松手。不考虑这基本因素,不朝这方向努力排除障碍,成天喊口号丶表决心,最是闹笑话。

就“历史”方面,远的赵宋和平统一南越不说,港澳回归也不谈,西德政府统一东德之前进行过武力威胁吗?南丶北也门统一靠的是武力吗?多年来,我再三强调,德国最值得我们吸取的经验,就是不把东德人民视为异类。德国统一前凡跑到西德的东德人民均有平等参政权,而且还有人当过总统丶外长丶社民党党魁丶总理办公室机要秘书。这是何等的心胸与气派.!大陆呢,大概就只有一个拼着老命游泳过海的林毅夫还值得信赖。

问题不在台湾,严格说来也不全在美国,而在北京政府的短视与小气。若是改革开放开始,便对台湾同胞一视同仁,市场主动向台湾全面开放,不要证件而来去自如。等不到今天,早就统一了。因此,真正的障碍在北京一方。

德国统一之前,美丶苏所加诸的统一障碍不会小於美国对台海所设的障碍。经过西德政府的努力,争取到东德的民心,其结果就不赘言了。事情就是这麽简单,简单到“德信”可以轻易化解美丶苏的障碍。

大家都清楚台湾捏在美国手里,因此不论谁执政,其决策能力都受限制,而且即便有意统一也不敢有任何表露与动作。在此情况下,大陆一方强调“不和即武”有何意义?唯一解套办法就是争取台湾人民,效仿德国经验。不是吗?

谈及统战,我不知道老共对台湾是想和还是战?如果想和还搞什麽统战?如果主战,台湾上下有谁愿意心甘情愿作为统战对象?再说,如果中国之外周边环境也找不到任何统战对象,那麽就只剩下西藏丶新疆和内蒙了。试问,那麽战争对象又是谁?是否有些小题大作?既然x兄那麽欣赏统战,我不妨明白告诉你我的想法:统战早就过时,统战部这个怪物早就该改编成一支网络战队伍,或隶属军情单位或其他单位之下。2011丶11丶12
摆脱中国思维去理解德国经验

感觉上,我们还是用中国人的思维去体会“德国经验”。譬如,中国共产党应当如何“培养台湾人干部”,当年该给李宗仁“安排”个什么职务等等。 “德国经验”的真谛是,他们(指西德)在统一前根本没有东德人丶西德人意识,不设任何结构性障碍,也毫无“心防”,真正做到了“一视同仁”丶“都是德国人”丶“均为同类”和“公平竞争”,不曾有哪个来自东德的移民是经西德政府刻意摆设的“政治花瓶”,也因此赢得东德地区的民心。

“德东人”丶“德西人”的观念反倒是在统一后因为其他原因而产生。

大家只要看看不设防的大陆文艺界有多少台湾艺人能够占有一席之地,大概也可想象出,如果不设障碍,当前有志前往大陆从政的优秀台湾年轻人也应当会在公平竞争的情况下有所表现。至少,目前“只让台湾人在戏台上跳跳,而政坛上毫无出息”的畸形状态(严格说来是种侮辱),不可能产生。

另外,如果暂时撇开美国因素,单单从纯军事角度看,早在60年代,国丶共的力量对比已经形成一面倒的绝对优势。当时只要共方施点核讹诈,便能够轻而易举地拿下台湾。因此台湾一方,早已不构成统一的障碍。之所以迟至今日不得统一,当然是因为美国干预。于是乎,武力或“非和平手段”的威胁对象应当是美国,而非台湾。对一个毫无招架能力的台湾频频以“非和平手段”进行威胁或“号召”,其恶劣后果是不难想象。我认为,这也是台湾人民渐行渐远的主要原因之一。是否该采用“ 非和平手段”的宣传方式,我认为应当仔细考虑是否引起台湾人民的反感,是否不利于统一的推进,而不能因为美国一方呼吁“和平解决”,共方就高举“非和平”旗帜。这么做,只会会让台湾人民觉得“美国可靠”丶“共产党野蛮”。

(华夏文摘)

评论

  • 匿名 说:

    观点有些片面。两岸现在仍然分裂,GCD政府有责任,GMD政府也有责任!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