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信力建:神八祭祀不会让国家崛起

p110703106
信力建,信孚教育集团董事长,21世纪教育研究院理事。

当自欺欺人的意识形态已经崩溃,一个政权的合法性逐渐丧失、备受质疑的时候,用盛世的璀璨糜烂,以及科技乌托邦的鸡血来填充则是必然的招数,只是这样的做法离真正的崛起越来越远。

《左传·成公十三年》:“国之大事,在祀与戎。”祀,就是指祭祀。据此可知,祭祀在中国的传统中被看成是执政者的盛事。事实上,在一个非民权的国家里,所谓的祭祀往往是少数人借机笼络人心的自我合法性叙事,通过象征、暗示等超现实的包装,将恐惧、兴奋、狂喜等非理性的情感因素无限放大以注入民众心中,以此获得民众的认同。根据《乌合之众》一书的研究,在故作的神秘以及威权面前,群众大抵等同于无意识集体,因为无意识,缺乏理性推理,所以盲目认定集体力量强大;而且由于每个个体地位卑微、心理狭窄脆弱,无意识集体特别迷信神话、偶像、伟人所做出的解释。因此,无论古今中外,即使在一个逐渐“祛魅”的社会中,极权国家的执政者仍然能借科技、盛会、时间性事件来举行各种“祭祀”活动,不断证明自我的合法性,以取得乌合之众的信任。《礼记.祭统》:“夫祭者,非物自外至者也,自中出生于心者也。”既然是针对内心活动,祭祀往往偏爱感性与象征,惧怕理性与事实。

从2001年开始,大陆执政者每一年都会举办一次现代“祭祀”而不遗余力的劳民伤财。从建国六十周年庆,到各种名目的运动会,再到神七神八上天,回顾历次祭祀活动,运动会不是为了运动、航天不是为了科技,而是充满了各种政治意味与心理暗示。神七发射之前,奥运会刚刚落幕;神八上天之前,十七届六中全会也巧合般结束。一排大佬需要为自己的光辉业绩向上天祈祷一番,好事强扭成双也需要一个应景的神起,然后是一大堆与事实本身无关的说辞,一为证明国家崛起;二为加强集体一致性。一旦在特定事件中形成集体裹挟,个人思想情感必遭弱化乃至泯灭。通过反复宣传浅薄单一的口号标语,以实现对于个体独立思考的征服。

根据科学技术的发展方式,我们可以确定神八上天其实跟科学无关,跟技术也无关。因为放眼世界,所有的科学发展与技术创新从来都不是依靠行政指令而产生,也不是为了某种难以捉摸的政治前景,而是由各个独立的思考着、实验室中的研究者,在不受任何政治压力的干扰下,自由思考并研发形成。谁能想象牛顿被苹果激发的思想与乔布斯的苹果是在上级的“英明”指示下出现?只有自由的状态和在相互竞争的砥砺中,各种思想与创新才会不断涌现,而这些思想和创新也要不断接受质疑、证伪、市场选择与淘汰,而不是以强权的方式证明永远正确。一旦先学马列,再灌输三个代表、科学发展等乌七八糟的说法,人的思想就已经套了一副枷锁,加上外行人的行政指令,所谓的科技充其量也只能搞成小学生的应试作文。可笑的是,神八式的政治包装强迫全民膜拜不能被质疑,还美其名曰为了空间技术与人类的福祉。须知凡是能被质疑的才是科学,不能被质疑的往往是神话巫术。即使神八有科技的成分,也需要有自知之明量力而行,在欧洲和日本都不勉为其难的情况下,中国却不顾一切盲目上马航天项目,其行为模式就跟北朝鲜要发展核武是一个思路:相信鬼神,又惧怕鬼神,认为身边处处有鬼,无时无刻不在侵犯自己,但又不知鬼在何方,他们极想知道鬼在何处。于是只有不断的武装自己或者反复证明自己足够强大以掩盖内心的虚弱。

天上接吻,地下遭殃,神八的口水都够老百姓喝一壶的。如果当你一直忍受着:通货膨胀、收入减少,医疗、住房、养老皆无保障的生活,你就会发现即使把所有中国人都发射到外太空去喝茶,也无法骄傲自豪的改变一个事实:我们的收入与世界上很多国家相比实在是微不足道,2010年中国人均收入在世界排名127位,预计随着有效资金的蒸发,2011年还将创造历史新低。联合国开发计划署11月2日公布了2011年人类发展报告及人类发展指数排名,挪威排名第1,日本第12,香港第13,属于较高的人类发展地区,而中国居第101位。之前的经合组织41个国家“生活满意度”排名显示,中国居倒数第1。

两相对比,神八上天实际上是勒着国民的裤腰带在玩炫酷的高科技。有人拿新华网的数据出来反驳神八烧钱与民生不彰的关联,并引用载人航天工程总设计师的话说中国的航天计划烧钱不多,20年只用了350亿元人民币,还总结出:相对于美国的大肆烧钱,中国航天项目的花费实在是不值一提。且不说新华网这样一个善于编造消息的来源是否靠谱,我们不禁会想一想:以美国的科技水平尚且需要花费糜巨,而中国这样一个连大飞机,航母舰载飞机起降技术都无法掌握的国家,甚至造不出一台像样的汽车发动机,一个耐用的轴承和液压件的时候,却能够花费如此小额,飞跃银河,获得数十倍于别人的成果?这实在是旷世奇迹。而且我们必须承认一个前提是:美国人会闲到有钱没地方使让政府收税乱花钱的地步?显然不是,美国的老百姓可不会像中国人这样软弱,可以被自己的政府随意玩弄。在事实和规则前提下,我们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要么是科技水平高、花费小;要么是科技水平低,花费大。而中国的官媒总能把两样都占全了,我们很难相信,这样一个旷世奇迹就这么凭空发生了,而且类似的奇迹总是成批量被反复发生。49年之后的历史经验告诉我们,凡属于那种被大肆吹嘘的奇迹,往往都是祸害人间的大跃进、乌托邦的狂热幻觉。劈叉走路不仅走不好路,还会扯着蛋。就如同被吹得天花乱坠的高铁,牛皮吹破后展现了如此悲摧的事实:花费人类第一,而效益是人类倒数第一,技术是东拼西凑的山寨版,出了事故,掩埋车体,销声匿迹是最首要的事情,最后连基本的调查也成了不认账不公开的“阳谋”。但愿神八在技术上是实打实的过关,而花费到底几何,用了多少纳税人的钱,这个被自己算计出来的账面上的数字应该交予真正的民意机构来审查,为了证明而刻意证明,只能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更加证明了这种行为的巫术表演成分。

拙文曾经拿大陆和台湾进行了一番,得出结论:在大陆,执政党、政府、贪官都借“国家”、“公有”的名义崛起在了春风里、好日子;而在台湾,民间的归民间,政府开始扮演服务者的角色,老百姓从中受益,崛起了。如果国民生活幸福,个人权利得到充分保障,国家自然会崛起,民族自然会团结,无须通过“祭祀”来刻意渲染;如果一个国家绝大多数的国民活得窝囊,发一个无关民主民生的铁块上天,只会招来要口水与非议。重“天价政绩工程”,忽视民生,恐怕将步苏联的后尘。种种迹象表明中国的“崛起”看起来跟苏联勃列日涅夫晚期的苏联极为类似:看起来炫耀国家强大的行为举措都是建立在让国民痛苦基础上的。当自欺欺人的意识形态已经崩溃,一个政权的合法性逐渐丧失、备受质疑的时候,用盛世的璀璨糜烂,以及科技乌托邦的鸡血来填充则是必然的招数,只是这样的做法离真正的崛起越来越远。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