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环球时报:“艾未未们”被淘汰是社会潮流

p110406102
《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先生。

必须说,如果没有外国势力鼎力支持,艾未未“什么也不是”。中国现实环境对艾未未行为的抑制,实际上是对外部力量借艾未未推搡中国的反作用力。艾未未只是自愿做了西方撬动中国的一个支点。

“借钱还税”的艾未未近日对外媒称,有3万人共“借给他”140万美元(约合880万元人民币)。外媒还援引艾未未支持者的话称,这是在“官方压制”下实现的,响应者比向红十字会捐款“热烈”得多。看来艾未未很愿意让外界相信,他得到的支持是“中国全社会的”。

3万人,这个数字大吗?中国有13亿人,新浪微博用户据称超过1亿!艾未未希望“借到”1500万元,如今收到的款项刚刚“过半”。如果来款大大超过1500万,“借款人”达到几十万甚至上百万,艾未未一边喊“谢”一边把多余的钱再退回去,那么这一次的“政治行为艺术”该是多么完美。可惜,艾未未不得不向世界证明,虽然只借到一半钱,但这些钱是如何的“多”。

艾未未是西方世界全力支持的“持不同政见”的符号。中国对政治有兴趣的人都知道他。不知道他或者记不住他的中国老百姓们,第一个原因是对他这套政治对抗游戏不感兴趣。

西方支持过中国的许多“持不同政见者”。西方舆论曾广泛称魏京生是“中国民主之父”。那位“父亲”目前就在美国的某个角落里,搞一些西方记者都懒得报道的“小动作”。

那是一个长长的,大多是被遗忘者的名单,艾未未是有新鲜感的加入者。西方支持艾未未和那个名单上的其他人,从而在中国社会形成一些围绕他们的小圈子。艾未未等切不可以为,小圈子没有扩大到全社会,完全是由于“政府的压制”。真正的民意是压不住的。30年来,“艾未未们”一拨拨冒头,然后陨落,中国崛起却逆着他们的预言不断成形。他们被从这个大进程中淘汰,才是真正的社会潮流。

中国是个神奇的国度,芸芸众生的故事把这个国家撑得满满的,对国家的感受很难统一。中国的大方向有无数扰乱因素,每一个单独的扰乱既容易被互联网时代放大成“时代征兆”,又更容易被更多更大的征兆淹没。艾未未的真正市场在国外,为避免在中国被淹没,他需要不停做出些被议论纷纷的事。

必须说,如果没有外国势力鼎力支持,艾未未“什么也不是”。中国现实环境对艾未未行为的抑制,实际上是对外部力量借艾未未推搡中国的反作用力。艾未未只是自愿做了西方撬动中国的一个支点。

当然,艾未未及“艾未未们”未必真的没有机会,中国政府如果犯巨大的错误,如果中国社会在境外舆论的鼓动下失去判断力,未来就很难说。其实,“艾未未们”的前途,是和中国的噩运挂钩的。

还是“艾未未们”的运气别太好吧。让他们的出现,成为“盛世”中国的警醒。就像上文所说,快速发展的中国永远有一股反向力量,而且他们总是把人民对立面的位置说成是“代表人民”的。从魏京生到艾未未,这样的力量虽从未坐大,却也从未断流。中国的隐忧是永恒的。

不知道那3万个借钱给艾未未的人有多少来自中国境内和境外。希望其中的中国人都确实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而不是追随一个煽情的口号。

(单仁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