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新疆搭建“一轴两翼”区域经济合作战略布局

新疆将以乌鲁木齐、喀什和伊犁为核心搭建“一轴两翼”区域经济合作的战略布局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第八次党代会的《报告》,对新疆的未来发展指明了方向。仔细研读,有关人士认为其中又呈现出一个新的重要命题——搭建以乌鲁木齐、喀什和伊犁为构架的中国新疆“一轴两翼”区域经济合作的战略布局。

一轴,指以乌鲁木齐为中心的天山北坡经济带;两翼,由乌鲁木齐向南、向西,喀什和伊犁两个享受国家最优惠政策的新兴经济区。三地连接后辐射南北疆,西达中亚欧洲,东联广阔内地。

在这一构想中,三地定位在《报告》中屡屡被提及。“三地规划定义不同,又互有补充。党代会为三地确定的发展方向,将吸引人才、产业的集聚,以点带面,发展通道经济,必将逐步形成辐射周边国家的新经济走廊。”自治区党委政研室经济处处长吴筠说。他是这次《报告》经济社会组的牵头起草人。

中国向西开放的战略选择

自己所在的地州在《报告》中是否被“点名”,甚至“点了几次名”,各地州党代表们通常都会在私下比较。但在吴筠看来,乌鲁木齐、喀什和伊犁三地让众人羡慕的“高度重视”,更多是自治区在全国经济社会发展中的战略地位决定的。

凭借丰富的资源和西部边陲地理位置,新疆未来将成为中国能源进口的重要安全战略通道,中国西部经济增长的重要支点,中国向西开放的前沿阵地以及中国西北边疆的战略屏障。

基于这样的判断,作为全疆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的乌鲁木齐,其重要地位不言而喻。相关人士分析,今年上半年公布的乌鲁木齐10年城市规划,是按照中央的精神设定的发展目标,未来10年,乌鲁木齐将以更加开放的姿态登上国内、国际舞台。规划提出,至2020年,乌鲁木齐将被打造成为中国西部地区的中心城市和中国面向中西亚地区的国际商贸中心。具体而言,乌鲁木齐将成为中国面向中西亚的国际商贸中心、国际文化交流中心、跨国区域联络中心。此外,乌鲁木齐还将成为中国面向中西亚的国际能源资源合作基地和出口加工基地,中国西部重要的商贸中心和新型工业基地、文化创意和科技研发中心。

喀什和伊犁两地,则在新疆的对外开放格局中处于特别重要的位置。

喀什具有特殊的地理区位条件,与塔吉克斯坦、巴基斯坦等国接壤,是中国向西开放的重要门户和国内企业进军中亚、南亚、西亚市场的“桥头堡”。

伊犁则是中国第二条亚欧大陆桥通向中西亚等国和地区的最西关口,从地域的延伸角度,又处在中西亚的中心点位,具有“东联西出,西来东去”的最佳地理条件。

三地发展利好不断信心倍增

“19省市对口援疆以及国家政策的支持,包括金融、土地、财政等产业政策,以及专门针对霍尔果斯、喀什两个经济开发区的特殊政策,都将形成一股强大的合力,使得受惠地区的区域优势更加凸显。”自治区人民政府党组成员、副秘书长,上海市援疆干部领队、对口支援喀什地区前方指挥部总指挥陈靖说。

在此轮援疆中,国家不仅确定了山东、上海、广东、深圳4个省市对口支援喀什,设立喀什经济特区的战略部署,更使得喀什的发展跃升为国家战略。经济特区的强大吸引力、国家的巨大支持、周边国家的广阔市场,“喀什现在是一天一个样。”陈靖开玩笑地说,去年6月他刚到喀什时曾说,“这是一座不堵车的城市,4年援疆或许能带动人流、车流”,“不过我没预想到,现在已经有点堵了,但这对我来说更是一件好事”。

拥有霍尔果斯、都拉塔、木扎尔特3个国家一类口岸和伊宁国家二类口岸的伊犁,承载着“东联西出,西来东去”的战略作用,随着公路、铁路国际通道即将打通和中哈霍尔果斯边境合作区封关运行,新疆向西开放“桥头堡”将从口号变成现实。

“中哈霍尔果斯边境合作区将于12月封关运行,这也意味着中哈双方的自由贸易开始运行。除了将带来可观的经济往来,开放意义尤为重大。”伊犁州党委常委、霍尔果斯特殊经济开发区党工委书记陆民介绍说,该中心实行全封闭管理,中哈两国及第三国公民及货物、车辆可在中心内跨境自由流动,并可免签停留30天。按规划,该中心今年建成后,将成为世界上首个跨境经贸合作区。霍尔果斯将成为集区域性加工制造中心、中转中心、配送中心、采购中心、转口贸易中心、金融中心和旅游中心为一体的国际城市。

陆民说,今年年底前,精伊霍铁路将在霍尔果斯口岸站与哈国铁路接轨,高速公路也将与对方对接,“国际大通道将真正打通”。

据介绍,按照乌鲁木齐的整体规划,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经济技术开发区和甘泉堡工业区将作为主要载体,大力发展出口加工业,尽快形成出口产业的集聚。乌鲁木齐还将继续增强出口加工区功能,支持有条件的企业“走出去”,鼓励企业以境内外加工贸易、承包工程、劳务输出、资源开发、软件开发等多种形式参与国内外竞争。鼓励通过投资办厂、跨国并购、股权置换、境外上市、设立研发中心、创办工业园区等多种形式对外投资。鼓励引导外资投向现代服务业、高新技术产业、新能源和节能环保等领域,严格限制“两高一资”和低水平、过剩产能扩张及重复建设。

新疆迎来第四次经济飞跃

“经历了3次经济飞越增长的新疆,正在迎来第四次经济飞跃,在这一关口上,恰恰与东部发展有了更深程度的契合点。”吴筠分析,改革开放以来,国家在东部沿海地区率先开辟经济特区和经济开放区,实施了一系列对内搞活、对外开放的优惠政策,使得东部沿海地区以此为契机率先完成了市场化改革。东部地区经济发展快,经济技术水平比较高,加工业发达,资金充裕,管理水平较高,但能源、原材料缺乏。而新疆能源、原材料丰富,经济发展相对滞缓,经济技术水平低,加工能力弱,资金匮乏,管理水平低。

以资源互补、联合开发为重点,加强东西协作,充分利用东部地区的资金,在新疆建立沿边经济特区和经济开发区,多方联合开发新疆资源,“这样既解决东部能源、原材料的短缺,又弥补了新疆资金的不足,还可以提高新疆沿边口岸向西开放的承载力。”吴筠说。

对于加快中西部融合发展,此前早有专家提出,可借鉴沿海地区某些行之有效的开发开放政策,努力使新亚欧大陆桥成为“陆上公海”。重点开发沿边、沿桥开放的大中型城市,使它们尽快成为新的经济增长点,成为陆桥区域发展的支撑点。

但就目前的现状而言,想要承担起“支撑点”的作用,各沿边和沿桥开放城市的建设力度必须加强,其中最为迫切的是进一步搞好已开放城市的建设。特别要加强对已开放的伊宁、塔城、阿克苏、喀什等沿边城市的基础设施建设,使它们成为联结国内市场和国际市场的纽带,使沿桥大中城市实现由“点”向“面”的扩散,从而形成开放型经济增长圈。

相关信号已在这一次的党代会《报告》中透露。一批重点基础设施项目将以“多上快上”的原则上马,其中包括阿尔塔什山区水库建设,以及三北通道明水-哈密、库尔勒-格尔木铁路、乌鲁木齐机场四期改扩建等,报告提出“将力争用5-10年时间,把新疆由国家交通网络末端,建成中国西部高速大通道和交通枢纽中心。”

吴筠提出,下一步,自治区的重点措施将包括做大、做强工业园区,打造开放型经济增长极。其中包括大力推进工业园区建设,促进产业集聚,推动产业升级,形成产业规模优势和区域品牌优势,使之成为发展开放型经济的重要载体。科学规划,优化布局,按产业和区域经济发展的需要整合工业园区,着力提高园区建设质量和效益。

据悉,有关工业园区的发展,自治区已经提出以国家级和省级工业园区为依托,集中力量引进跨国公司和大项目,优先发展高新技术产业、高创汇企业和高附加值产品,提高工业园区的发展层次和水平。同时,以工业园区为重点,全面承接沿海产业梯度转移,增强新疆工业经济实力。

乌鲁木齐高新区、经济技术开发区代表也在本次党代会中介绍,将进一步创新园区管理体制,由政府主导向政府引导、市场主导转变,广泛吸纳国内外资本参与园区的开发经营,形成多元化投入机制。

吴筠还介绍,根据新疆产业政策和区域特点,我区正在着力打造各具特色的经济区域。此举意味着将新疆沿陆桥经济带地、州划分为若干个各具特色的经济区域,按照不同的功能目标进行开发建设,使一些有一定发展基础和条件的区域尽快发展起来,再向周围地区辐射,最终带动沿陆桥区域“面”的开发与开放。

“新疆将建成中亚的商贸中心,中亚地区制造业的后发区、亚欧辅助的交通枢纽中心、中亚地区的文化交流中心三大中心。”吴筠分析说,“新疆首先发展起来,将使毗邻国家大受裨益。”

(新疆兵团城镇规划博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