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赵进斌:孔庆东是否成为“落水狗”

在北大发生这起国人高度关注的公共事件中,期待北大尽快对孔庆东近年来接二连三满嘴脏话、污蔑同胞恶劣行径做出解释、说明、表态,是当务之急,也是依法治校的根本所在,更是承担起名校为人师表、教书育人、百年树人义不容辞的责任。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孔庆东用三句粗话拒绝记者采访、并通过微博炫耀粗话的事件(简称“三妈的”事件),引起舆论哗然并持续发酵。近日,以“三妈的”闻名神州的孔庆东的连续粗口脏骂与无赖撒泼,已经激起有良知同胞的愤愤不平,从网上连日曝出新闻看,批孔的人大大多于挺孔的人。当然乌有之乡上是一派挺孔声音。乌有之乡是个啥东东,多是毛左纠集文革余孽在哪里发疯,那上面整天一派喊杀声,几乎多数文章都带有文革梁效风格,读来令人胆战心惊。人以群分物以类聚。对一个满嘴喷粪的泼皮牛二一古怪脑地摇旗呐喊丝毫也不令公民感到奇怪。令人费解的是,意识形态主管部门和相关负责人动辄对推动民主进程的良知之士和谔灼之言进行封杀、屏蔽,对成年累月弥漫着杀气腾腾的主张回归文革反攻倒算的乌有之乡却网开一面,宽宏大量,实在有失“和谐”社会最基本的公道公平。

孔庆东在曝出“三妈”污言秽语,新华社11日发表评论后,随之又大言不惭地在第一视频新闻网的《孔和尚有话说》继续喷粪——孔庆东:这个话,说得都非常对啊——我孔和尚什么时候不为人师表了?北大全体学生选我为“北大十佳教师”,得票第一!你来试试?不为人师表的,是你们新华社这帮王八蛋,是这些在我背后放冷箭、放冷枪的王八蛋!谁没有道德,那让广大群众评一评。人,没有百分之百都是正确的,百分之百都是优秀的。优秀不优秀、道德不道德,得比吧,新华社哪个孙子站出来,跟我孔和尚比一比!没有!有,你就放出来,咱们看看。在这种无耻的叫嚣中,恰恰显出新华社写这篇文章的人,是何其地卑劣。

接着孔庆东又洋洋得意地宣称:我这两天收到北大很多同事、领导的坚决支持,说:“孔老师,你是我们北大的良心,我们北大上下坚决支持你,你一片为民请命的良苦用心,我们大家都知道,这帮汉奸孙子敢动你一根毫毛,我们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就在孔庆东洋洋得意宣称语音刚落,敦促北大解聘孔庆东,围绕该不该解聘孔庆东?北大学生俨然分成两派,观点对垒,但以在“北大未名BBS”网站上发帖数量计,“倒孔派”人数远大于“挺孔派”。

13日凌晨零时多,北大博士生江姓同学给羊城晚报报料称:“北大的学生这几天在发起辞退孔庆东的活动!我和几个同学把他在第一视频说的那些毫无人性的话发到校长信箱,希望校长能够辞退这个‘五毛教授’。”他称,这封信的题目是“应惩戒公开宣扬暴力的北大名教授孔庆东”,作者demokratia (骑驴觅驴)是住在他隔壁的同学。

记者按江姓博士生的指引,登录北大未名BBS,找到这封信。信中称:“北大中文系孔庆东教授爆粗口应受到谴责,但更严重的问题是他多次在公共领域宣扬暴力。在第一视频(2011年5月31日)他公开说:‘把这个人(指网友———记者注)的真名实姓查出来,直接干掉不就完了嘛。’他在评论不同观点持有者时也声称,如果美国鬼子到北京,他孔庆东今天晚上就持刀把带路人贺某等统统干掉,让他们活不到天亮。孔庆东先生享有的宪法所保障的基本权利应受到尊重,但这种对其他公民赤裸裸的暴力威胁,已远远超出言论自由的范围,也违背教师基本伦理。2009年孔庆东的助理杨春刀捅《新京报》编辑钱烈宪,仅因钱曾写文章批评过孔庆东。北大校委会应依据相关规定约束和惩戒孔庆东,以防止更严重事故的发生。”

一石激起千层浪!在这封信后,有不少同学跟帖力挺“惩戒孔庆东”的观点。记者看到一名叫“jmx”的北大同学这样写道:“孔庆东曾骂学生说:‘别以为叫我一声老师,就可以掩盖你的龌龊心理。文革是人民的正义起义,要收拾但没收拾利索的,就是你这种王八蛋!’”接着,该同学继续揭批孔庆东曾诅咒中国公民“哭爹喊娘看美国大片”、“你还是人吗?”,“我不知道中国人为什么这么无耻”。“jmx”请教北大校长周其凤:“周校长,您觉得您能接受这样的话吗?您觉得这是属于言论自由的范围吗?

看完上述曝出新闻,我实在感到纳闷,北大固然有“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兼容并包之优良传统,固然孔庆东有宪法保障的个人言论自由,但身为北大教授,动辄口出狂言、无法无天,随口“汉奸”、“王八蛋”地指桑骂槐,动辄要发恨杀气腾腾地要“收拾”看不惯的学者、南方报系,如此一而再再而三,北大一如既往沉默不语、海涵,恐怕实在令公民不得不说三道四。如果北大眼睁睁地看着孔庆东象一粒老鼠一样坏北大这一锅汤,再不澄清事实,依法处置发表声明,我相信北大在国人心中的原有形象光环会黯然失色,令人遗憾。对一个无法无天泼皮牛二的“兼容并包”,是对北大既有优良传统精神的亵渎和沾污。全国纳税人不禁要问,我们节衣缩食供养的北大难道是啸众聚义的梁山?是纵容教授污蔑同胞兴至所来时的“该出口时就出口?”全国知名高校上千所,为何独北大这般“包容”随口乱骂、满嘴喊杀的教授?

就我本人意愿而言,我与孔庆东素不相识,也无冤无仇,只是凭着一个公民的良知和道义感,实在看不下去身为教授的孔庆东这般张狂、这般无赖,这般狂妄自大。如此一而再再而三地无视做人处事的社会公德,污蔑辱骂同胞肆无忌惮、有恃无恐。而所在单位、相关部门却没有丁点制约、制衡,一味放纵这样的“自由”,岂不是咄咄怪事,真是令人是可忍敦不可忍?

仔细品读孔庆东近年对南方报系和某法学家的仇视心理和恶言秽语中不难发现,假设文革再一次发起,孔庆东应该就是当年造反起家的聂元梓之流,他极有可能就是《炮打司令部》我的第一张大字报的始作俑者和身体力行者。既然他如此无耻之尤,动辄如此这般自我感觉良好的公然挑战、蔑视国人的恶劣行径,我呼吁,所有良知学者知识分子,要依理依法奋起还击,用鲁迅“痛打落水狗”精神予以迎头痛击。六十多年前,鲁迅先生在他的《论”费厄泼赖”应该缓行》一文中鲜明地提出:要”痛打落水狗”。他告诫我们,对于落水狗,决不能姑息怜悯,要痛打;不然,狗一上岸,就会继续咬人,而且会致你于死地。鲁迅在《论“费厄波赖”应该缓行》。这篇文章中,鲁迅大胆地反对林语堂在《语丝》杂志上介绍的fair play观念,反而强调不能手软,“倘是咬人的狗,我觉得都在可打之列,无论它在岸上或在水中。”之所以要“打落水狗”,不顾君子竞争风度,正就是因为革命的反对者不是君子,他们失势了会装出可怜兮兮的样子,可是一旦得了权反动起来,他们是不会对老实人手软,该“投井下石”就“投井下石”。

在北大发生这起国人高度关注的公共事件中,期待北大尽快对孔庆东近年来接二连三满嘴脏话、污蔑同胞恶劣行径做出解释、说明、表态,是当务之急,也是依法治校的根本所在,更是承担起名校为人师表、教书育人、百年树人义不容辞的责任。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