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浙江跑路潮蔓延 多名老板再度携款出逃

官方监测显示,浙江多地面临空前的民间债务危机。今年7月、8月、9月,浙江民间间借贷利率分别为30.3516%、30.0851%和28.4819% 。而同期,湖州分别为30.4685%、29.9466%和31.1446%,大有超过温州之势。

企业家现在是高风险人群,一不小心就变成‘两院’院士,要么进法院,要么进医院。

11月11日,温州瓯海区老年公寓“芙蓉山庄”大股东刘加顺跑路,据当地民政部门初步统计其拖欠债务1.07亿元。

紧接着,12日,浙江麦浪实业有限公司老板周子龙携款3亿出逃,被骗的五十多名受害者已联名报案。湖州某投资公司老板跑路,涉及资金十数亿元。

“温州有两个肿瘤,一个是高利贷,一个是高房价。”全国人大常委、经济学家辜胜阻向本报记者表示。

跑路风波仍在延续

“我们的血汗钱呐,都没了?”74岁的潘奶奶至今不敢相信这是一个集资骗局。

2007年,潘奶奶老伴去世、子女出国,她住进了离温州市区较近的芙蓉山庄。每逢年节,山庄负责人都会邀请老人们聚餐,在席中劝老人集资,并承诺年息近20%。在高回报的鼓动下,潘奶奶先后投入了60多万元养老钱“借给他们做生意”。

然而,高额的回报却迟迟没来,老人们就催山庄还钱,对方答复2011年9月17日集中还款。如今整整两个月过去了,钱没拿到,山庄老板刘加顺和他的儿子刘明与却跑路了。

据本报调查,芙蓉山庄始建于1998年,一期建设土地以协议出让方式购得,政府还在税收等方面比照社会福利机构标准给予许多优惠。但到 2008年第二期土地公开挂牌,该山庄以2188万元竞标成功,但导致经营成本和风险增加。截至目前,二期工程仍未完工。

11月13日,记者在芙蓉山庄看到,该公寓已停水多日,食堂停用,物业管理基本瘫痪。

潘奶奶对记者说,山庄内的老人大概有30来户,由于目前无人管理,住宿环境非常恶劣,很多老人已经暂时回到子女家中居住。

“他们以福利事业和生态农业的旗号集资,还拖欠山庄二期工程款。”一位知情者称。

据初步统计,芙蓉山庄总共拖欠老人及其他债务人的款项有1.07亿元。

当地金融机构也因民间借贷受到影响,如温州龙湾农村合作银行涉农贷款占比60%左右,超过半数贷款参与了民间借贷。各类有问题企业信贷资金贷款余额15.86亿元,票据(敞口)9.06亿元。

浙商投资促进会秘书长蔡骅说,温州最近出现的最疯狂最高的利息是一毛五,这意味着借100万资金,一年要还180万利息。这种畸形融资方式,是企业加速走向灭亡的祸根。

企业生存危机加重

与芙蓉山庄相比,湖州某投资公司老板的民间借贷堪称“大手笔”,其涉嫌套走近20亿民间资金。

浙江省工商联一负责人表示,浙江部分地区民企融资难直接导致高利贷肆虐,“三分、五分、一毛的都在借,制造业不可能有这样的利润”。

官方监测显示,浙江多地面临空前的民间债务危机。今年7月、8月、9月,浙江民间间借贷利率分别为30.3516%、30.0851%和28.4819% 。而同期,湖州分别为30.4685%、29.9466%和31.1446%,大有超过温州之势。

“企业家现在是高风险人群,一不小心就变成‘两院’院士,要么进法院,要么进医院”。浙江丝绸之路集团董事长凌兰芳向本报表示,“国家到10月份已完成全年10万亿的税收,涨幅30%多,我们企业利润有没有涨?”凌兰芳呼吁有关部门减低税负,“否则中小企业又要死去一批”。

辜胜阻则认为,温州问题的解药为“放”与“扶”:放是放开市场,特别要加快垄断行业的改革;扶就是通过减税、减费、贴息等方式,提高产业回报率,引导民间资本重回实业。

(21世纪经济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