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王占阳:谁爱国?谁卖国?

p091112105
中央社会主义学院政治学教研室主任王占阳。

谁爱国?谁卖国?和平时期,掌握公权力的人最有条件卖国,不掌握公权力的人通常没有条件卖国。权力越受制约,就越难以卖国。权力越不受制约,就越有机会卖国。所以,主张以宪政民主制约权力的民主派是爱国者,主张权力不受制约是反民主派是卖国者,至少也是客观上的卖国者。

由于不受制约的政治、经济权力相结合才是导致大量卖国现象的制度根源,也是这些卖国行径赖以长期延续的制度保障,所以那些以极“左”的面貌出现的竭力维护这种权力格局的反民主派,才是货真价实的汉奸卖国贼,或者至少也是那些在一线忙于卖国发财的卖国贼们的政治打手和舆论庇护者。

由于主张制约权力的民主派是爱国者,主张权力不受制约的反民主派是卖国者,或者至少也是客观上的卖国帮凶,所以,这帮真正的汉奸疯狂地指责民主派是“汉奸”,实际只是在那里贼喊捉贼罢了!

以下是我昨天和前天发的一组微博,主题就是:“谁爱国?谁卖国?”——

■据北大孔庆东教授自我爆料,他的修养已经达到如此之高的境界了:孔先生2011年11月7日下午3点21分的微博:“一分钟前,《南方人物周刊》电话骚扰要采访我,态度很和气,语言很阴险。孔和尚斩钉截铁答复了一个排比句:去你妈的!滚你妈的!X你妈的!”叹为观止啊,服了,彻底服了!!!

■孔庆东破口大骂南方人物周刊的记者:“去你妈的!滚你妈的!X你妈的!”这是不是就是他心目中的“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教授如此斯文扫地,而且不知羞耻地把它公布出来,真是令人叹为观止啊!

■昨天南方人物周刊的记者来采访我,最后说到孔庆东骂他们杂志的记者的事。他说,实际是想采访孔庆东的记者觉得这种人物有新闻价值,并无任何恶意。这使我想起了一句名言:“狗咬人不是新闻,人咬狗才是新闻。”也就是说,猎奇是新闻的天性。我看孔先生的反应实在是太过分了!

■有人把南方报系骂为“汉奸媒体”,现在还在网上狂骂,迷惑了不少不了解真相的网友。我跟南方报系交往多年,我看他(她)们个个都是忧国忧民的爱国者,所谓“汉奸媒体”纯属污蔑不实之词,根本就没有任何根据!

■把主张改革开放、特别是主张政治体制改革、主张宪政民主的人士骂为“汉奸”,实际是极“左”派的一种计谋。有一次张宏良在我面前大骂“汉奸”,我就问他:“谁是汉奸?”他一下子就愣住了,半天也没回答上,最后就回避了。说到这里,大家也就知道“汉奸论”是怎么回事了吧?

■谁爱国?谁卖国?和平时期,掌握公权力的人最有条件卖国,不掌握公权力的人通常没有条件卖国。权力越受制约,就越难以卖国。权力越不受制约,就越有机会卖国。所以,主张以宪政民主制约权力的民主派是爱国者,主张权力不受制约是反民主派是卖国者,至少也是客观上的卖国者。

■现在谁在卖国?特殊利益集团在卖国!特别是在外经外贸领域,这个问题相当严重。特殊利益集团卖国,一靠手中的不受制约的政治权力,二靠手中的不受制约的经济权力,即对包括银行在内国企、政府采购、政府发包等等的控制权。两权结合,即出现了大量卖国现象,而且经久不衰。

■过去卖国,被迫割让国土,一分钱不挣,还被国人痛骂。现在卖国,主动出卖国家经济利益,换得大把白花花的银子,然后神不知鬼不觉地存到外国银行去,乐此不疲。此种报道和耳闻,已有30年之久,而且愈演愈烈。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关键就是权力越来越不受制约,贪心也越来越大!

■利用公权力卖国赚钱实际也是一种腐败,而且是当前最严重的腐败现象之一,而这种腐败的制度根源就是权力不受监督制约。

■南方报系的媒体人都是不掌握公权力的普通公民,他(她)有什么条件去卖国?!又怎么可能去卖国?!指责他(她)“卖国”,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

■由于不受制约的政治、经济权力相结合才是导致大量卖国现象的制度根源,也是这些卖国行径赖以长期延续的制度保障,所以那些以极“左”的面貌出现的竭力维护这种权力格局的反民主派,才是货真价实的汉奸卖国贼,或者至少也是那些在一线忙于卖国发财的卖国贼们的政治打手和舆论庇护者。

■由于主张制约权力的民主派是爱国者,主张权力不受制约的反民主派是卖国者,或者至少也是客观上的卖国帮凶,所以,这帮真正的汉奸疯狂地指责民主派是“汉奸”,实际只是在那里贼喊捉贼罢了!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