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顾晓军:中山陵“游记”

p110822101
顾晓军博客:顾晓军,中国知名作家、思想理论家、时政评论家。顾晓军主义,老百姓的主义,替老百姓说话、监督政府、批评执政党、促进社会进步!改变中国。改变中国,是可行的。其实,我们每天都在做,只是不觉得罢了。知识分子没有权力改造老百姓。老百姓,也不可能被谁改造。只有改变环境,让老百姓在无意识中、自愿地改变自己。

一个民族,如果会四分五裂,那么,早晚都会分开;如果不会四分五裂,就是分开了,也早晚会重新合到一起去。

凭什么披着社会主义、用封建专制粘合十三亿人?没有自由,人们不痛苦吗?多少心灵在受煎熬?

党也未必信那社会主义劳什子。要不,怎么高官们都把儿孙送到美国、英国……去接受资本主义教育呢?

党,在自觉培养一批、又一批的共产主义、社会主义的掘墓人。

中山陵“游记”
--顾晓军主义:改变中国.之一千二百八十六

转发了网友一剑三飞的《顾晓军是不是成功者?》,我突然想:躲避网络,让网友找不到我……
上哪呢?中山陵?中山陵。
与网友们躲猫猫、躲到中山陵去……就这么想着,就下了楼。

出了大院的门,一直向北,就是逸仙桥;到了逸仙桥,一直向东,就是中山门……路上,我还在想着写给一剑三飞的《当代大学生该怎么办?》。
其中的那个“三大风险”,有机会应该拓展以一下、可以写成“再论人生的三大风险”……“潮流风险”,应该是说清楚了。“社会风险”,虽写得简单,但说得比较透。唯“思潮风险”,写的不够。

二十世纪发生在人类社会的共产主义思潮,害死人呵!全世界死了多少人,怕是没法统计了。
有规避“思潮风险”,就会有人沾了“思潮风险”的光。
鲁迅,如果不参加左联,怎么可能红几十年呢?他,一定会被胡适等等……罩死。中国文学史上,怎么会有“鲁迅”这么个人呢?

李敖敢骂国民党,其实赌得就是中共早晚会解放台湾。后来,他与陈映真组建红营,就是证明。
可鲁迅、李敖……等等,都聪明过头了。
他们没有想到:人类社会,就要象摘除毒瘤样摘除共产主义思潮了。

想着、想着……就到了中山门。
抬头,见城门头上有个“德国啤酒屋”。夜晚霓虹灯闪烁,一定很好看……想着,就爬上了城门头。
没有灯光,却有阳光。静静的庭院,在城门头上,倒也有点意思。

到处走走、看看,又坐下来吸了支烟。临走时,我想:扛把椅子走,也不会有人发现。
当然,我没有扛。不扛,不是高尚,也不是懂得别人的东西不能占为己有(如今的社会,天天都在“强拆”,把别人的东西占为己有,已经是司空见惯了);没扛,是因为我不愿扛着把椅子逛中山陵。

下了中山门城头,横穿马路、就到了国家5A级风景区的牌楼下。穿过牌楼,立马觉得林荫茂密。
沿着城墙走。墙上有牌:“我有600年的历史了,别靠近我”。
斑驳、沧桑,谁要靠近你?你就是范冰冰,我也嫌你脏!你以为是人就稀罕你?

走走,右边就出现了个“会馆”。这东西我知道,几年的夜晚我来过,我坐在外面看天上有灯光的风筝……
里面有没有欺男霸女、狗碧捣糟,我不知道。有也与我无关,我不进这类场所。
走走,就到了前湖。前湖,很有名,在我的小说里。

过了前湖,右边该是梅花山的后门,没见到。向前,该是条大道:左边去植物园,右边去中山陵。
正想着,却见路被截断了,成了停车场。再一看,是明孝陵的停车场。
绕到明孝陵大门前,问去中山陵怎么走?穿过明孝陵就是。欲穿过……要看我月票。没有。买门票,70。问怎么绕过去?退回去,左边有一条路。退!到那路口一看,这不是到那“会馆”的停车场的路吗?马的,割据!且还是拦路、截道、占山为王式的封建割据!

草泥马!我早就说过:中山陵,是坟地!明孝陵,也是坟地!老子不上坟,老子回家去。
突然,想到网上五毛说的:如果搞民主,中华民族就会四分五裂、封建割据。幸亏是社会主义、中央集权……
社会主义不也割据?一个市的风景区尚且如此,那各省、各市……?

狗日的五毛!一个民族,如果会四分五裂,那么,早晚都会分开;如果不会四分五裂,就是分开了,也早晚会重新合到一起去。
这就象婚姻,该离的,早晚都会离掉;不该离的,离掉了也会复婚。
凭什么披着社会主义、用封建专制粘合十三亿人?没有自由,人们不痛苦吗?多少心灵在受煎熬?

就这么骂骂咧咧、离开了南京东郊坟地区。一不留神,就进了中山门。
街的右边,应该有第二历史档案馆。来时路上想问题,没注意;回去时,在外面感受下历史。
突然觉得饿了,只有对面李府街有小吃。过街。

过了街,才注意到几个年轻女孩;她们一直跟着我、走在我的前面……
一个女孩迎面叫她们,我才发现她们都那么小。在包子铺的门前,她们都挤在我前面,我才觉出她们是轻工技校的学生。
去看看有没别的店,没有。回来又等在她们后面,突然想到官员嫖幼。这么小,也能下得了手?

边走边吃,在思考过“思潮风险”的大街上;不过,是重新思考。
党,怎么就想不明白呢?共产主义的产生,是为了对冲资本社会初期的残酷;社会主义存在的意义,是与大资本的王朝对垒。而如今,最大的资产家莫过于比尔•盖茨,可人家一捐就捐出一半家产。起源于英国贵族的民主,已进入顾晓军时代、走向大众权益化……
红色思潮还有什么用呢?拿到养猪场,教育猪们:这是社会主义集体管理,大家要有牺牲精神!

其实,党也未必信那社会主义劳什子。要不,怎么高官们都把儿孙送到美国、英国……去接受资本主义教育呢?
连朝鲜的金三,都受过西方民主的教育……
哦,明白了:党,在自觉培养一批、又一批的共产主义、社会主义的掘墓人。

咱中国的老百姓,最老实。统治者们,叫咱给他们上坟、咱就给他们上坟,还以为是踏青、秋游。
不是吗?北京的十三陵、沈阳的东陵、保定的西陵……不都是坟地吗?
还有那纪念堂,不就是间停尸房?是不是?

就这么想着、走着,到家了,打开电脑了、打字了……快结尾了。
看看窗外,天也黑了。反正,我以后不去上坟了。
此,为最后的:中山陵“游记”。

(欢迎发表、转载、引用本文与观点)

顾晓军 2011-11-14 于南京

(作者赐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