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俄媒:中俄军事合作基本停止 伙伴幻想破灭

据俄罗斯《军工信使》周刊11月9日报道,俄罗斯政治和军事分析所副所长亚历山大-赫拉姆奇欣撰文指出,中俄军事技术合作基本上已经停止,传统的猜疑和累积的轻视致使中俄关系中的紧张因素越来越多,两国战略伙伴关系面临许多严峻考验。

俄媒称,赫拉姆奇欣指出,瑞典着名智库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10月份公布的《中国和俄罗斯在能源和安全领域的关系:希望、失望和不确定性》报告,全面探讨了中俄关系的现状和前景。报告作者在起草文件时首先充分考虑了他们咨询过的不少中国专家的意见,因此基本上能够代表中方对中俄战略伙伴关系的一些真实看法。当然,西方在分析中俄关系时的立场同样非常明显。

代表性的结论

俄媒称,赫拉姆奇欣在简要概括和评论瑞典智库报告时指出,中国分析师承认,中俄关系的表现形式似乎有点矛盾,主要是“最高层的亲切”与“草根层的冷淡”对比明显。中国人不信任俄罗斯,认为他们没有什么可以向俄方学习的,俄罗斯的实力正在衰弱,中国实力却日益增长。双方至今仍不清楚,中俄战略伙伴关系到底是什么,其基础和前景又是什么,虽然两国领导人和官方反复强调这是一种互利共赢的合作关系。实际上,自从2001年中俄签署《睦邻友好合作条约》之后,两国关系并未达到什么新水平。

无论是俄罗斯,还是中国,都在对抗美国,但是中俄都不是美国的敌人。当然,中俄都会在联合国安理会为伊朗、朝鲜和其他反对颜色革命的国家辩护,中方也坚决支持俄联邦当局不惜通过战争制止车臣分裂的行动,因为这种立场适用于中国西藏的政策。另外,中俄都不希望北约进一步扩大,中国甚至担心北约有朝一日会吸纳日本和韩国。

俄媒称,俄专家表示,中国人认为俄罗斯经济疲软是两国合作的障碍。俄罗斯只是中国的第十大贸易伙伴,中国却是俄罗斯的第一大贸易伙伴。从中国的角度来看,俄罗斯一直认为自己是欧洲的一部分,因此莫斯科与西方之间实际上没有任何不可调和的矛盾。

中国不承认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脱离格鲁吉亚,实现独立,因为中方认为这是一个危险的先例,可能会被其他分离主义地区利用,借题发挥。中国国家主席亲自出面,促使上海合作组织在此问题上不公开支持俄罗斯。

另一方面,俄罗斯也在通过没有中国加入的地区机构,如独联体、欧洲经济共同体、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巩固自己在中亚的地位和影响。总之,中俄只有在双方利益一致时才会手挽手肩并肩地战斗。

另外,中国仍在继续怀疑俄罗斯的大国沙文主义,怀疑俄罗斯害怕中国增长,不希望中国继续强大。有中国学者开诚布公地说:“我们不是敌人,但是也不会成为朋友。”最后,中俄两国都希望遏制美国,但都认为自己与美国的关系比中俄关系更为重要。更令西方专家惊讶的是,中俄虽然宣布发展战略伙伴关系,但是从未缔结军事同盟。

俄媒称,赫拉姆奇欣指出,在上世纪90年代和本世纪初,中国进口武器装备的90%来自俄罗斯。但是从2007年起,这一指标开始大幅下降,2010年中国市场仅占俄武器出口的10%。上世纪90年代中国的武器进口具有明显的反美制台性质,重点采购空军、防空军和海军装备。确实,当时中国无法从其他国家采购先进的武器和军事装备,而俄罗斯国防工业当时也急需中国资金救自己于水火。现在俄国防工业系统技术水平下滑严重,俄军自己都已开始从西欧和以色列进口武器。

相反,中国国防工业系统却迅速发展。而且中国现在已经可以从欧洲采购两用产品,引进一系列军事技术。加上俄国防工业产品质量明显下降,俄企业装备需要彻底更新。总之,中国大幅减少俄武器进口规模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俄媒称,实际上,就是在联合军事演习方面,俄罗斯也不是中国特有的排他性合作伙伴。2002-2010年间,中国人民解放军和其他国家的军队一起举行了44次联合演习,其中仅有5次是中俄演习。今年8月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陈炳德访问莫斯科时,俄军总长马卡罗夫曾经建议组织俄中海军联合演习,但是这也仅仅停留在口头上,在两人最后发表的联合声明中并没有提到这一点。

在中俄“和平使命”系列联合演习中,2005年和2009年是双边形式,2007年和2010年是多边形式,吸纳了上合组织其他成员国的参与。这对中国军队的益处远远大于俄罗斯和独联体国家的军队,因为它能帮助中国更好地了解对方的战术。而且2010年的演习鲜明地体现了中国军队实力的持续增强,特别是中国空军展现了走出国门的远程兵力投送能力。

中俄互相猜疑

俄媒称,俄专家表示,中俄在能源领域似乎有着明显的互补性。2010年中国成为世界最大能源进口国,俄罗斯则是最大出口国。但是尽管如此,去年俄罗斯在中国石油进口总额中的比例仅为6%,在液化气进口中的比例为4%。一些中国专家认为,中俄十年能源对话实际上没有产生明显的效果,就连两国反复强调的战略伙伴关系也无济于事。

俄罗斯在铺设通往中国的石油管道时,宁愿花费更多的资金、时间和精力,选择从东西伯利亚到太平洋沿岸科济米诺(纳霍德卡地区)的管线,而不是从外贝加尔直接到中国,以避免过度依赖一个消费国。在此方面,北京同样怀疑莫斯科会像对待乌克兰一样对待中国,把能源供应当作政治武器。

中方认为,俄罗斯一直宁愿多向欧洲,而不是中国出口石油,而且俄方极端轻视法律和条约。双方之所以无论如何都无法就天然气供应价格问题协商达成一致,是因为中国从本国内部市场价格出发,俄罗斯则坚持比照欧洲价格出发,双方差距太大。

俄媒称,中国一直努力最大程度地实现能源进口渠道的多元化。在中国石油进口对象国排行榜上,俄罗斯仅仅排名第5,而在液化气进口方面,只位居第6,这并非偶然。中国一直在积极促成从中亚到中国的天然气管道建设,另外还非常重视澳大利亚、中东的天然气供应,同时大力勘探本国天然气田,从而降低了对俄罗斯能源的需求。

而且,中国还在怀疑,俄罗斯未必能够同时满足欧洲和中国的油气需求,因为俄油气产量早已不再增长。另外,俄罗斯核反应堆技术对中国的吸引力也越来越小,因为中国已经在西方类似产品的基础上成功发展了自己的技术。

俄媒称,赫拉姆奇欣指出,尽管中俄两国都反复强调,美国部署反导系统的做法不可接受。但是与中国不同,俄罗斯准备和美国、北约一起打造欧洲反导系统,参与西方的反导防御系统建设。莫斯科还建议北京加入进一步削减核武器方面的谈判,这是中国完全不能接受的。另外,中国表示,中美关系,而不是中俄关系,才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中国大幅减少对俄罗斯武器的采购规模,同时积极敦促欧盟解除对华武器禁售令。

俄媒称,总之,中俄仍将是重要伙伴,两国都不希望本国边境局势紧张。但是这种伙伴关系将是现实的,只有在中俄利益一致时才会联合行动。当然,俄罗斯对中国的重要性将不可避免地降低,两国关系也会因为各种挑战而日益复杂,并且还会产生越来越多的小磨擦。

幻想破灭

俄媒称, 赫拉姆奇欣认为,从整体上看,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关于中俄关系的结论可以说是完全符合事实的。报告作者通过中国人的眼睛看问题,发现中俄战略伙伴关系实际上是“假装出来的”,他们比俄罗斯众多政治家、专家和普通民众更为客观,后者真诚地以为中俄建成了真正的反美联盟。

实际上,中俄双方对两国相互关系的看法也有较大差距,而且最初还曾存在于官方层面上。俄方判定与中国关系的性质是战略伙伴关系,中国则更愿意说是“旨在进行战略协作的伙伴关系”,而且经常强调中俄不是盟国,不会联合对付第三国。中俄关系根本没有任何排他性,因为中国与所有大国都建立了某种形式的伙伴关系,甚至还包括被北京视为潜在敌人的美国和印度。

俄媒称,近期中俄战略伙伴关系的“假装性”越来越明显。在政治领域,双方声称两国关系处于非常高的水平上;在经济领域,强调两国贸易发展迅速。俄罗斯主要进口中国日用消费品和工业产品,中国则进口俄罗斯能源和木材。两国相互投资水平极低,规模小得甚至可以忽略不计。俄罗斯远东、东西伯利亚与中国东北的2009-2018年地区合作计划,在很大程度上根本没有落实。显然,克里姆林宫明白,如果这一计划完全实现的话,无疑将意味着俄罗斯丧失贝加尔湖以东的全部领土。而中国人则对俄罗斯的投资环境不满。

俄媒称,俄专家进一步指出,中俄军事技术合作实际上已经停止。现在中国只从俄罗斯采购少量的航空发动机,以及实质上可以认作民用产品的运输直升机。另外,中俄关系中开始逐渐出现越来越多的紧张因素。比如,去年俄军“东方-2010”战略演习就具有公开反华指向,显然是对中国军队2006年和2009年演习的回应。

俄军个别高官甚至声称,应当开始考虑把中国视作潜在敌人。莫斯科扩大对印度和越南最先进武器供应的做法越来越令北京愤怒,比如中国对俄罗斯向越南追加供应一批“堡垒”岸防反舰导弹系统及其导弹极为不满,因为这种武器的作战半径能覆盖南海大部分区域,中国海军目前没有任何兵器能够对抗这种导弹,这令中方特别担忧。而且不久前中越关系正是因为南海争端而激化。现在越南拥有这种岸防导弹系统后,能在较大程度上削弱中国海军对越南海军的绝对优势。

俄媒称,另外,俄罗斯还拒绝与中国在第5代歼击机研制领域进行任何形式的合作,却与印度联合研制这种飞机,甚至在不久前还向韩国推销T-50。当然,中国继续擅自仿制俄军事装备的做法也使莫斯科公开表示不满。中国在前苏联地区的活动日益频繁,同样令莫斯科担忧,这些地区一直被俄罗斯视为自己的特殊势力范围,始终坚决反对任何第三国力量的出现。

从原则上讲,中国介入独联体空间的新因素实际上是对莫斯科的直接挑战,特别是不久前中国和白俄罗斯签署了一系列经济合作协议,向明斯克提供巨额贷款,参与白企业私有化。总之,中国对独联体国家的政策,对俄罗斯来说,比美国的所作所为更具挑衅性。

俄媒称,赫拉姆奇欣指出,不久前,就在普京总理访华前夕,俄联邦安全局社会联系中心宣布逮捕了一名为国家安全局工作的中国间谍,这种史无前例的事件能够充分反映两国关系逐渐复杂和紧张的趋向。毕竟此前中国公民不止一次因企图刺探机密而在俄罗斯被捕,但是俄官方从未公开宣布过相关事实,被捕者也只是被悄悄遣送回国了事。

当然,中俄关系的这种发展趋势没有任何奇怪之处,毕竟中国经济和军事实力在迅速增长,原则上不会真正与俄罗斯发展平等关系。况且,中国并不追求单纯与美国对抗的目标。中国对俄罗斯既有传统的不信任,也有越来越多的猜疑。总之,现在的俄罗斯对中国来说只是小兄弟,而且还只是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