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昝爱宗:中宣部疯了,新浪微博封了用户

p111114104
中国自由作家和独立记者昝爱宗。

或许,会有不少网友也会站出来,对着中宣部大喊,中宣部,李长春,刘云山,王晨,你妈妈喊你到新浪上班,上班删帖,今天删一个,明天又新生十万个,全民数亿微博用户,即使你们和你们的妈一起来删帖,来封杀用户,也删不完,也封不完。把你们累死,你们也无法过滤所有的信息,也不能封杀所有的用户。

新浪微博从2009年起始,活到2011年“11.9”这天,不知封杀了多少自己的用户,这天新浪又一次封杀了自己的用户——一个ID为@昝爱宗 的用户。

本用户不甘沉默,强烈地抗议新浪无端封杀。新浪之疯,只是其表,真正疯的不是新浪,而是李长春控制、刘云山具体掌握的中宣部。

中宣部原本就是非法单位,其言其行也是非法行径,它生来就是僵尸,当然玩不过新浪微博用户,就只能诈尸,吓人,于是新浪被吓唬住了,新浪伸手于2011年11月9日凌晨,将 @昝爱宗 这个微博客ID封杀了,关闭了,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这个时候,@昝爱宗 的微博仅有4600多粉丝,1万多条转发信息,原创仅为少数。这次被封,可能是我批评了胡折腾和河蟹社会,也可能是因为转了@艾未未“借钱”的所谓敏感信息,关闭后新浪没有任何说法,甚至没有提示。

第一次是在2010年10月8日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这天后,我注册的新浪微博客 @爱宗昝 使用了刘晓波的头像,也转了此敏感词获奖的信息,没想到就被“上级”点射,直接封杀,至今不能恢复。

第二次,新浪微博被中宣部僵尸一咋呼,就邪行了,封杀开始疯狂了,这次不知新浪到底封杀了多少自己的用户,这就是当代文字狱的罪证,中宣部为祸首,新浪为祸次。

本来,国家监控网民,是通过微博这个平台,网民写什么,有关部门就记录什么,记录在案,证据确凿——同时也是暂时保持言论自由的一种假象。可是,愚蠢的中宣部不愿意国家的部门这样干,就大兴黨的淫威,直接关了一些直言不讳的用户的微博客,那么国家部门想看也看不到了,不但断了新浪微博用户的路,也断了国家部门的路,打了新浪多个耳光,也打了国家部门的多个耳光,如此中宣部的邪行,恐怕让国家部门也不能容忍,或许某一天,就有人直接封了中宣部的门,谁让中宣部作恶太多呢?

或许,会有不少网友也会站出来,对着中宣部大喊,中宣部,李长春,刘云山,王晨,你妈妈喊你到新浪上班,上班删帖,今天删一个,明天又新生十万个,全民数亿微博用户,即使你们和你们的妈一起来删帖,来封杀用户,也删不完,也封不完。把你们累死,你们也无法过滤所有的信息,也不能封杀所有的用户。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自由言说,不懈的追求。

如今,我又在新浪注册了一个新ID @昝zan爱宗 ,请中宣部再来封杀吧,你们封杀了我的博客不停止,封杀我的微博不停止,请你们继续封杀吧,封了一个,就新注册一个。本人的微博,不但有你们可以封的,但也有你们不能封的,我的推特(Twitter)ID是@aizong ,你们或许知道,但却老虎吃天无从下口,因为那是自由的微博,自由的微博自有自由的环境保障,你们可以打新浪的耳光,却不能动Twitter的一个指头。

可恶的中宣部,虽然你们可以把Twitter封在防火墙(GFW)之外,但你们不知道隧道可以通往光明,不知道破墙又是那么容易——你们在自欺欺人,你们在掩耳盗铃,你们也习惯指鹿为马。22年前,柏林墙倒了,如今,防火墙也要倒了,不过要倒的不仅仅是防火墙,还有中宣部。

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参与)

评论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