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纠错:温总理朗诵的普希金的诗应是《纪念碑》

p111112101
俄罗斯诗人普希金。

人民将千秋万代地喜欢我,

因为我用竖琴唤醒过善良的情感,

因为我在严酷的时代歌颂过自由,

还为失败者呼吁过恩典。

编辑先生:您好!在贵网看到网络和电视广为传播的温家宝总理在彼得堡朗诵普希金《自由颂》的报道。根据报道里引述的诗句来看,温总理朗诵的不是普希金的《自由颂》,在《自由颂》里并没有这样的诗句,而是普希金的《纪念碑》。为了不以讹传讹,或贻笑大方,请予改正。附上拙译普希金《纪念碑》(发表在美国洛杉矶《新大陆诗刊》2008年2月104期)供判断时参考。我的译文跟温总理朗诵的译文,表述不同,但意思是相近的。说实在的话,温总理朗诵的译文是跟原文有很大出入的。

附:《纪念碑》

Exegi monumentum.

我给自己建立了一座非人工的纪念碑。

通往它的路上人迹将永远不绝。

它自豪地昂着不肯屈服的头颅,

把亚历山大的纪念石柱狠狠地压过。

不,我不会死亡——我的灵魂

在心爱的竖琴里要活过我的皮囊:

只要这大千世界上还有一个诗人,

我都会受到人们颂扬。

我的名声将传遍伟大俄罗斯的各个地方,

聚居在这里的所有民族都将读我的作品,

无论骄傲的斯拉夫子孙、芬兰族、没有开化的通古斯

还是草原之友的卡尔梅克人。

人民将千秋万代地喜欢我,

因为我用竖琴唤醒过善良的情感,

因为我在严酷的时代歌颂过自由,

还为失败者呼吁过恩典。

哦,缪斯,你要懂得顺从天命,

别怕侮辱,也别要求桂冠,

对夸奖和诽谤,都要无动于衷,

不要去跟蠢人做无谓争辩。

1836年

附注:1)诗前的题词——“我建立了一座纪念碑”,是拉丁文,系古罗马诗人贺拉西(公元前65—8)的诗句。2)亚历山大指俄国沙皇亚历山大一世(1777—1825)。他在位时曾迫害过普希金。

(陈殿兴/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

缪一轮回复:

温总理在皇村的确提到普希金追求自由最有名的诗是《自由颂》,接着他一边回忆一边复述:“他(普希金)说,……”这里复述的似乎是《纪念碑》里的诗句,但与原句又的确有出入。他的原话是:“我担任总理九年了,但是真正看一点文化的东西还只有两次,一次在莎士比亚故居,一次是今天在皇村,其实我对普希金的认识,不仅是他对自然,对生活的热爱,是他在沙皇专制时代对自由的追求,最有名的是他的《自由颂》,他说我相信我长久会为人们所尊敬,因为我用我心灵的竖琴拨动了善良的人们的心弦,我歌颂过自由,在我那个严酷的时代,我为倒下的人们呼吁要有所慰藉。”我的理解是温总理并没有朗诵普希金的《自由颂》,而是借普希金《纪念碑》的诗意赞美《自由颂》以及其他表达诗人对自由的强烈追求的诗歌,例如《致大海》、《致卡达耶夫》等。普希金说“我歌颂过自由”,指的就是这一系列优秀的作品。

我们的新闻报道如果稍微细致一点,当不至于引起不必要的混乱。但是,我们更应该感谢的是“凤凰”的报道,虽然不够准确,但至少告诉了我们真相。
我为我们温总理的的执着追求感到欣慰和鼓舞。我以为这才是最最要紧的,其他的小小的讹误,都无关紧要。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