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孔庆东:要求新华社端正民族立场,清除内部汉奸

p110402107
孔庆东,48岁,北大教授。

新华社它不是批评我一个人,它跟我也没仇,它主要是迫于“南方汉奸报系”的压力。“南方汉奸报系”肯定威胁它,“你新华社不支持我,将来美国爷爷来了,先把你们都杀了”,新华社害怕呀。新华社早都丧失民族立场了,但是我不相信广大新华社的记者都是这样的,有正义的、有良心的记者你们要站出来,和你们同行队伍中的汉奸作斗争。中国人民是不可侮的!

主持人:大家中午好,这里是第一视频新闻网为大家带来的《孔和尚有话说》,我是石菲,孔老师周五好。

孔庆东:周五好。我首先要向广大网友表示祝贺,但是重点呢,今天要得罪女朋友,今天要祝贺男朋友。(主持人:为什么呀?)因为今天是最纯粹最纯粹的光棍节嘛。

主持人:2011年的11月11号。

孔庆东:没错,111111,一共六个1,而且这个20111111加起来还是个8,特别吉利,你想遇见这个数字那是非常不容易的。所以我们搞一点“封建迷信”,今天向广大光棍先生致以节日的问候。

主持人:对,虽然今天是光棍节,但是我以为所有的光棍可能会抓住这样的节日,出去好好HAPPY一下。

孔庆东:反正我们祝天下有情人、无情人都成了眷属!

主持人:希望以后的光棍越来越少。那今天也给大家带来一个惊喜,因为今天是光棍节,我还送给大家一个礼物。

孔庆东:啊,你还有礼物?

主持人:当然了,我今天在配音的时候突发奇想,然后就用我们简单的设备,给大家唱了首歌,在片尾的时候会送给大家。

孔庆东:哦,那好,那我们准备洗耳恭听。

主持人:不过那个是清唱的。

孔庆东:我就喜欢听清唱,把那些配器都去掉。(主持人:真的?)另外,你为什么清唱我知道了,我们国家最著名的一个作曲的先生他被逮起来了,所以没人作曲了,只好清唱了,是不是?我们祝贺完了光棍节,今天孔和尚还想告诉大家,11月11号还有一件重要的大事:1971年的11月11号,也就是40年前的今天,联合国正式开大会,恢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不容易呀,我们革命老前辈,奋斗了那么多年,让我们中国在世界上正式地有了一个发言的场合。我们今天应该珍惜这个几代外交战士得来不易的光荣的成果,继续发扬光大中国的古代传统、现代传统、革命传统,真正地让我们走向中华民族的复兴。

主持人:嗯,那我们也是言归正传,来看一下今天的新闻:新闻出版总署日前印发了《关于严防虚假新闻报道的若干规定》,要求新闻机构建立健全内部防范虚假新闻的管理制度、纠错和更正制度、完善虚假事实报道责任追究制度。一起通过微视频来看一下。……孔老师,你看我们每天都在说,什么样的新闻是真的,什么样的新闻是假的。

孔庆东:嗯,很多媒体也在做这个事情,但是做的程度有不同,只不过我们第一视频做得稍微好一点而已;我们也不敢保证自己做的就百分之百都对,那么大家一起努力嘛,我们年轻、我们历史短。正因为我们目前新闻比较混乱,所以新闻出版总署及时地出台了这样一条措施,出台了这样一条政策。刚才这新闻里告诉我们,关键是要严防虚假新闻报道。怎么严防新闻虚假报道呢?首先我们要严格要求记者。记者你怎么采访,是打电话都算采访吗?打电话采访不算,网络参访不算,要坚持实地采访。怎么叫实地采访?是不是拿一个话筒“啪”就闯进人家了,“我今天来参访你”——那你这不是土匪吗?你经过我允许了吗?比如说我去采访新华社社长,我能闯进他办公室就说“我现在采访你”吗?是不是要事先申请,对方批准,然后约定时间、地点,才能进行采访?你的工作性质就是这样的,你以为人人赚钱都是白赚的呀?要坚持实地采访,电话采访的都是王八蛋,对吧?第二个呢,这个新闻不能直接来自网络,要跟本人、要跟当事人核对。所有这些规定,都是针对当前我们出版界、新闻界的这些乱象。那么我就看到,今天,新华社公然顶风作案,在我们心中很神圣、很庄严的新华社,不但多次撒谎造谣,今天新华社就公开地发了一篇侮辱孔庆东教授的文章,它叫做《孔庆东辱骂记者,岂能把粗鲁当个性》。可能各位朋友看到这篇文章了。这篇文章就是公然对抗新闻出版总署的,也公然对抗《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请问新华社,你采访过我吗?你采访过谁呀?你怎么证明我骂过记者?所以我要求新华社必须给我作出道歉。新华社不仅要给我个人道歉——你给我个人道不道歉无所谓——你要给中国人民道歉,你要给我们所有的善良的正义的人民道歉!你新华社带头制造虚假新闻,带头向“汉奸媒体”屈服。孔和尚好像在这里还没有公开地批判过新华社,我批判的都是以“南方汉奸报系”为代表的那些不良媒体。但是现在看来,新华社已经不归党中央管了,新华社现在归《南方周末》管,新华社现在归广东省委管,新华社归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同志管。我觉得我们国家,这不是乱了吗?新华社,我请问你,你要干什么?你是要造反吗?你是要发动人民起义吗?新华社为什么不听党中央的?新华社刊发过多少与党中央指示不相符合、不相一致的这样的报道?新华社支持了那么多骂人的人,可是你根本就没有核实的情况下,第一你围剿我,第二个你没有采访我,你凭什么说我骂人?你说我骂人的这个消息,来自哪里?我们核对一下刚才新闻出版总署所颁布的这几条,你新华社符合哪一条呢?哪一条都不符合。所以我强烈要求中国新华社纠正虚假新闻,端正民族立场,清除内部汉奸,回到为人民服务、为人民说实话的正确道路上来!

主持人:而且我们看到文章当中有这样一段话,说:“一些所谓的‘文化名人’借‘语不惊人死不休’自我炒作,一些公共舆论平台却甘愿为其‘搭梯子’”。

孔庆东:这个话呢,它企图两面都打到,装好人,但是它的阴险的本质,是对我进行污蔑,它以为我是借着炒作来个人出名。我孔庆东出名还用炒作吗?我什么时候炒作过我自己?我从来都没有炒作过我自己。我出名是因为我坚持人民立场,我是不经意出名的。我们党和国家领导人,有一位,我听说他去视察新华社,对新华社的工作给予了严肃地批评,说:“你们新华社的工作还不如人家孔庆东的博客,孔庆东的博客每天有几万人认认真真地在读,不管是赞成的也好批评的也好,人家从中获得的是有价值的信息。”你们新华社造谣、传谣的事情还少吗?你们新华社现在在人民中,到底有什么威信?本来我觉得你们基本上还是正面的,很少批评你们,没想到你们现在竟然脱离党中央的领导,公然给“南方汉奸报系”做走狗,真是令人实在太失望了!如果你们不愿意让党中央领导,你们说愿意让广东省委领导,那你们直接投奔到广州去好了。我希望新华社领导,正面回答我的问题:为什么颠倒黑白、歪曲事实,不调查、不采访,随便侮辱一个普通的知识分子?新华社做得实在是太过分了。我不想用更尖锐的言辞批评你们,大家都是文化人,自己摸摸良心想一想吧。

主持人:孔老师这么精彩地点评的时候我还有点咳嗽。

孔庆东:你别跟他们生气,新华社它不是批评我一个人,它跟我也没仇(主持人:气死我啦),它主要是迫于“南方汉奸报系”的压力。“南方汉奸报系”肯定威胁它,“你新华社不支持我,将来美国爷爷来了,先把你们都杀了”,新华社害怕呀。新华社早都丧失民族立场了,但是我不相信广大新华社的记者都是这样的,有正义的、有良心的记者你们要站出来,和你们同行队伍中的汉奸作斗争。中国人民是不可侮的!不信,我们就看看我们的网友是如何评论的。

主持人:孔老师把主持人的活都接过去了。好,来看一下。

网友:老孔,培养几个骂汉奸的徒弟吧,全靠您骂骂不过来,汉奸太多了,多带几个徒弟,骂死那些狗汉奸。

孔庆东:您这提议很好,但是孔老师“浑身是铁,能打几根钉”啊,我哪有那么多时间呢?我培养的学生重要的是、重点是要研究专业、研究文学。汉奸就像“老鼠过街”一样,应该是“人人喊打”,不要靠少数几个像孔老师这样的人。孔老师这都是业余工作;我正经的工作我要上课,我要写文章,我要去图书馆,我要看书,我要买书,我要逛书摊:我有那么多的事呢。当然,有人愿意向我善意地请教问题,本人不吝赐教。但是,你如果是恶意地、随便地、粗暴地采访我,对不起,我不伺候。

主持人:确实,我跟孔老师接触这么长时间,也有感受。包括我前两天看纪连海在微博上也说:孔老师私底下是非常和蔼可亲的人。只不过在台上可能有的时候语言过于犀利,给大家感觉是那样的一个人。

孔庆东:我对谁犀利?我对人民群众、对好人犀利过吗?俺这叫“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你看我对石菲——(主持人:对我很包容。)不是包容,不是“甘为孺子牛”吗?我只对少数危害我们国家民族利益的汉奸才“横眉冷对”。

网友:人民的觉醒让汉奸们已经感觉到末路的临近,背后大头目新华社跳出来就说明他们已经黔驴技穷、无计可施、快疯狂了,在做最后的最后挣扎了。孔老师你背后是成千上亿的有良心、有正义感的中国百姓的支持。为了国家民族的安危,为了子孙后代的未来,我们永远和你站在一起。加油,孔老师!

孔庆东:我怀疑这个朋友是北大的。我这两天收到北大很多同事、领导的坚决支持,说:“孔老师,你是我们北大的良心,我们北大上下坚决支持你,你一片为民请命的良苦用心,我们大家都知道,这帮汉奸孙子敢动你一根毫毛,我们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网友:新华社——最大的记者平台,瞄向了一个“酸”文人,这个“酸”文人大有《英雄儿女》“向我开炮”的王成风格。文人虚拟十二个字的排比句,一下子就被几十个**包围了,我们声援孔和尚!

孔庆东:其实声援我的人多数都不认识我,也没得到过我任何好处,他们是出于本能的、正义的立场。咱们实事求是说,多少年来,我从小到大,新华社在我心中是多么神圣啊——新华社什么时候造过谣啊,我就不相信新华社能够颠倒黑白啊——但是今天,怎么啦?在历次重大国家发生事故的时候,新华社的表现,实在令人失望。新华社竟然成了美国在中国的分社吗?为什么总是引用美联社报道、韩通社报道,中国人民的报道在哪里,中国人民的立场在哪里?我觉得这个事情也好,我们趁机整顿一下新华社。我强烈要求新华社的党的领导、业务领导,你们出来澄清事实。

主持人:孔老师,它上面有这样一段话,说:“作为教授,理应‘为人师表’,传播先进文化;作为公众人物,也有责任遵守公德,维护公序良俗;作为媒体,是非、善恶、美丑的界限绝对不能混淆”。

孔庆东:这个话,说得都非常对啊——我孔和尚什么时候不为人师表了?北大全体学生选我为“北大十佳教师”,得票第一!你来试试?不为人师表的,是你们新华社这帮王八蛋,是这些在我背后放冷箭、放冷枪的王八蛋!谁没有道德,那让广大群众评一评。人,没有百分之百都是正确的,百分之百都是优秀的。优秀不优秀、道德不道德,得比吧,新华社哪个孙子站出来,跟我孔和尚比一比!没有!有,你就放出来,咱们看看。在这种无耻的叫嚣中,恰恰显出新华社写这篇文章的人,是何其地卑劣。

网友:不知道主流媒体是个什么东西,骂领袖、骂烈士,它不吭声,骂个记者,它如丧考妣。他代表谁?

孔庆东:关键是他们歪曲事实。孔和尚第一没骂记者;第二,骂的也不是记者。如果我骂了,骂的是汉奸。这个汉奸,假如他在家里是个父亲,难道你说孔庆东骂了父亲吗?假如这个汉奸在家里是个儿子,难道你说孔庆东骂了一个儿子吗?你为什么要篡改事实,不说我骂的是汉奸呢?那说明一个什么问题呢,你是汉奸!我希望新华社领导要澄清“你是不是汉奸?”你不要给我混淆是非,我从来没有骂过你的记者,我骂的,只是汉奸。

(中华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