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胡赛萌:去他妈的“中国模式”

p110113101
胡赛萌,1988年10月出生于湖北的一个小山村,祖辈以执教谋生,长江大学电子信息工程专业毕业。

所谓的“中国模式”不过是中共原本意识形态衰落后,当局在慌乱之中捡起的一个护身符,是独裁制度的招魂幡。北京政府希望藉此来混淆视听,维护其政权的合法性。

这是一个包涵“天宫”和“地窖”的模式,更是一个容纳“蜗居”和“二奶房”的模式。

在这个模式下,欲望得到了最酣畅地释放,在这个模式下,暴力得到全所未有的鼓励。

在这个模式的主导下,整个社会弥漫着一股欲望与暴戾交织的气息,糜烂而又令人绝望。

在这个模式之下,有多少罪恶滋生,又有多少鲜血白流,有多少弱势群众的辛酸眼泪,又有多少母亲的无声呼喊。

没落的帝制传统,垂死的共产独裁和糜烂的拜金主义催生出这个表面光鲜被里溃烂的“中国模式”。

如果非得要我对这个不是模式的模式做出评价,我只能是愤怒地大骂:去他妈的“中国模式”!

如果说中国模式创造了令世人叹为惊止的奇迹,那么我还想学南都一句“这是他妈的奇迹”!

昨天看到一则上海中学生集体卖淫的新闻,痛心之余想着写一篇批评中国教育腐败的文章。经过一晚的构思,已经列好提纲,打好腹稿,就等着今天下班回家后动笔了。可就在今天午饭后的闲暇里,我又看到了一则令我愤怒甚至是羞辱的新闻——《联防队员打砸民宅强奸妇女 男子“坐视”妻子被强暴》。
我是强忍着内心的愤怒看完这则新闻的,看这样的报道对我来说简直是一种折磨和煎熬,真不知道在中国怎么总会有这样那样多的悲剧惨剧。不是矫情,我也没必要装逼,只是看到这样的新闻我真的无法使自己平静下来,更无法装做若无其事,我甚至难以想象那些法界学者居然还有脸坐在书房里高论“依法治国”。
在深圳这个号称中国“最年轻、最现代化、最具活力”的城市里,光天化日之下居然发生如此令人发指的暴行,而且施暴者就是负责社会治安的联防队员,案发地距离社区警务室和社区联防队仅仅10米之遥。
10米是一个多远的距离?
在中国,这就是天堂与地狱的间隔!
我不知道我是生活在一个怎样的城市,我更难以想象自己所在的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于是,我决定不去写那篇已经列好提纲的批教育腐败的文章了。因为,无论是教育腐败、司法腐败还是政治腐败,其本质都是制度腐败,而这个滋生腐败、纵容罪恶的制度之所有还能一如既往地在我们国家存在,是因为有种种说辞为这个独裁制度招魂、开脱,而当今最流行的一种说法无疑就是“中国模式”。
在这种模式之下,联防队可以私设公堂,可以刑讯逼供,更可以成为地方政府滥用暴力的工具。这种模式是对民意的制度性强奸,我们每一个生活在专制之下的人都是受害者,但与此同时,我们也都是施暴者,因为我们对于这样一个戕害人性、扭曲人性的罪恶制度无动于衷,我们都是罪恶的合谋者。
为了洗刷自己的罪恶,我们必须得剔骨削肉地把专制文化给予我们的毒素给清除掉,必须彻底与专制制度决裂,否则,我们、我们的子子孙孙永远只能是奴隶,成为专制制度下的精神侏儒。
然而,在民智渐开、资讯日益发达的今天,“中国模式”这一套为独裁制度招魂的说辞居然还能如此风行,还能得到如此之大的影响力,这不能不说中国国民的失败和懦弱。除了移民,难道我们真的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个罪恶的制度肆意强奸我们,并且还逼着我们呻吟装快感么?
然而,无论对现实多么绝望,对于未来,我仍充满着希望。我相信,邪不胜正,人性的力量一定会战胜自身的懦弱和恐惧,独裁制度一定会在我们这个星球上彻底绝迹。萨达姆、卡扎菲和穆巴拉克的下场已经让我看到独裁者应有的下场。所以,我坚信,所谓的“中国模式”不管它现在有多么的火热,多么备受推崇,但它终究会被觉醒的人们抛进历史的烟尘,而那些捧“中国模式”臭脚的人必定遭到人们的唾弃和耻笑。
所谓的“中国模式”就是六四之后,中国内地经济、政治的发展模式。政府通过压制人权与民主而换来的短暂的经济发展。
在经济方面,中国模式提倡重商主义,在其贸易产业政策下,政府干预人民币汇率,实施出口退税,以此来维持低工资,低创新,高通胀的代工经济。为了拉动经济,政府倾向于好大喜功的大规模基建投资和形象工程,导致大量重复建设和无效投资,造成严重的资源浪费。在这个模式之下,国家资本主义和裙带资本主义泛滥成灾,政府以垄断营利性国企控制通信,石油、电力、媒体等行业,又通过发改委等机构越过市场控制价格。而裙带资本主义带来腐败的泛滥,已经愈来愈成为中国政治经济的一个顽疾。尤为糟糕的是,随着国家资本主义和裙带资本主义的泛滥,中国已越来越有权贵资本主义的倾向。
这种模式下,GDP增长成为政府核心目标之一, GDP的增长成为官员升迁的重要指标,失业率、通胀、环境污染、金融系统健康、劳工权利等方面统统都要为“保八”让路。
在政治领域,北京政府强调“主权高于人权,稳定压倒一切”,它相信“稳定”才能换来执政党和社会的安定与发展,自由等公民权利与其冲突时,都必须被牺牲掉。在这个逻辑的贯穿下,共产党领导一切,工会、教会、红十字会、商会、军队、警察全部为中共的下属或外围组织。
在意识形态领域,官方操纵的民族主义意识形态近乎泛滥,网络上的五毛愤青更是铺天盖地。在外交方面则奉行“不干涉内政”的外交政策,实则是给少数逆历史潮流的独裁国家站台撑腰。
可以看出,所谓的“中国模式”就是威权政治下的优先发展经济。但凡有点常识的人都看得出,这种模式绝非一个良性的、可持续的模式,其实就是一条透支未来的不归路。但令人疑惑的是,就是这样一个不是模式的模式竟然能博得如此多人的好评,其风头甚至盖过了“新美国模式”。究其原因,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北京政府基于自身利益的舆论造势。
在改革开放之前,北京政府宣扬的是“社会主义”,赞颂社会主义的歌曲、小说、电影充斥着当时整个社会,尤其是那首传唱大江南北的《社会主义好》的红色经典歌曲更是令人作呕反胃。文革破产,尤其是苏东剧变之后,邓小平的“猫论”和不争论暂时代替了肉麻的社会主义赞歌。进入二十一世纪,随着中国经济、军力、国际地位及综合国力的提高,为了维系垄断权力,对抗和平演变,御用学者提出了所谓的“中国模式”和“北京共识”,希望借此来抗衡“新美国模式”和“华盛顿共识”给这个独裁政府所带来的道义压力。
从这个方面来讲,所谓的“中国模式”不过是中共原本意识形态衰落后,当局在慌乱之中捡起的一个护身符,是独裁制度的招魂幡。北京政府希望藉此来混淆视听,维护其政权的合法性。
然而,对于北京这样一个世俗到骨子里的政权,无论是马列主义、爱国主义还是民族主义,它都不会把自己牢牢绑住上面,要用的时候就捡起来,作挡箭牌用,当大棒子使;不用的时候就弃之如敝履。因此,可以预计,“中国模式”也不会火太久,因为北京政府压根儿就没打算一直抱着这棵稻草不放,或者说,北京政府早就知道“中国模式”难以为继,只是在目前西方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暂且借用一下这个稍微还有点金身的招牌而已。
近年来,在这个模式主导的发展下,其弊端越来越显现,甚至已经到了积重难返的地步。在这个模式之下,“天宫”在长征火箭的运载下驶向了宇宙;同样是在这个模式之下,囚禁歌女的地窖成为消防兵享乐的淫窟。还是在这个模式下,许多人辛辛苦苦一辈子买不到一套安身立命的房子,而有人却公然叫卖着金屋藏娇的“二奶房”。
这是一个包涵“天宫”和“地窖”的模式,更是一个容纳“蜗居”和“二奶房”的模式。在这个模式下,欲望得到了最酣畅地释放,在这个模式下,暴力得到全所未有的鼓励。在这个模式的主导下,整个社会弥漫着一股欲望与暴戾交织的气息,糜烂而又令人绝望。可谁曾想过,在这个模式之下,有多少罪恶滋生,又有多少鲜血白流,有多少弱势群众的辛酸眼泪,又有多少母亲的无声呼喊。
这个模式其本质就是权贵及准权贵的精英阶层给底层民众下的一个套,一个绑架所有人的套。退一万步来讲,就算“中国模式”有助于提高中国经济实力,有助于增强中国综合国力,但如果民众不能共享这种成果的话,这种国力的提高又有什么意义呢?这样的国家只能是一个大国寡民,甚至是强国屁民的畸形的病态的国家。
没落的帝制传统,垂死的共产独裁和糜烂的拜金主义催生出这个表面光鲜被里溃烂的“中国模式”。如果非得要我对这个不是模式的模式做出评价,我只能是愤怒地大骂:去他妈的“中国模式”!如果说中国模式创造了令世人叹为惊止的奇迹,那么我还想学南都一句“这是他妈的奇迹”!

(作者赐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