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顾晓军:你就象风箱里的一只老鼠

p110822101
顾晓军博客:顾晓军,中国知名作家、思想理论家、时政评论家。顾晓军主义,老百姓的主义,替老百姓说话、监督政府、批评执政党、促进社会进步!改变中国。改变中国,是可行的。其实,我们每天都在做,只是不觉得罢了。知识分子没有权力改造老百姓。老百姓,也不可能被谁改造。只有改变环境,让老百姓在无意识中、自愿地改变自己。

若认识不到民众不应该被指责,就永远摆脱不了中共给你套上的精神枷锁--昨天,与你谈“精神文明”;今天,与你谈“道德”……你就象只风箱里的老鼠--永远受气!

你就象风箱里的一只老鼠
--顾晓军主义:改变中国.之一千二百七十九

其实,鲁迅的鲁式棍子,越来越适合毛左们了--反贪官,不反皇帝;而且,用在斥骂民族、民众上的力气,又远远超过了斥骂贪官。

民众为什么不好呢?愚昧、无知。而由愚昧与无知的民众形成的民族,当然就不好。

那么,贪官多、贪官贪,与民众又有什么关系呢?因为,民众愚昧、无知。那么,民众不愚昧、不无知了,贪官就不多、不贪了吗?这社会贪官多、贪官贪,为什么就不是皇帝的责任呢?没有解释。

以上就是今日鲁式棍子们的做派。

小悦悦被两车相继碾压,没有人声讨相继碾压者,全社会、全网络(包括外媒),一窝蜂地声讨“旁观者”。

直到我发表了《小悦悦死了,党又得逞了》后,碾压者才被抓起来,声讨“旁观者”的声浪才渐渐平息。中国活跃在网络与各种媒体上的知识分子都是猪吗?连该批评谁、不该批评谁,都不知道吗?

联防入室强奸案一出,又铺天盖地地指责杨武。昨日,我一篇《联防入室强奸与艾未未》一出;半天后,风头又跟着我全都转了过来。

草泥马的中国网络和各种媒体的知识分子!我不写文章、你们就不会写了吗?可我写了,几乎所有的中外媒体全都不用、只能发在博客中,而博客里的文章、也不能被网站推荐,连点击、都要被控制在很不起眼的数字内……

当我傻?

小悦悦的事,我早就发现了,我不说、看你们的二碧样。杨武的事,我是为了艾未未视线不被转移,才说的。

中共是害怕我、才压制我,你们为什么呢?都成了二碧吗?

其实,我说你们、是看得起你们。

没有被人说的胸襟,你们扯什么民主?加入中共,你们挣钱不来得快一些吗?傻碧!

还有一些,追着我的博客叫劲。格丘山,就是其中一个。近日,《我能不能见到中国人认错的一天?》,不止一家外媒用了,我就来拆穿他的把戏。

以下,为格丘山文要点与精华--

“中国人不但将受害的名字忘得干干净净,现在连三年灾荒,文化革命死了多少人,都说不清楚。”、“我不相信在我有生之年,中国人会改变这个观念。我也不相信我能看到中国人会对于过去自己所做的罪孽心甘情愿地和痛哭流涕地忏悔的一天,更谈不到看到他们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愿意承担法律责任的一天了”、“在这个不诚实到了病入膏肓的民族的面前,任何法律,信仰,道德恐怕都无能为力。”、“观念是非的色彩淡到几乎看不到了,人们削尖脑袋钻营的是从那个时代中榨取最大利益。而当时代改变成相反的观念时,他们又马上变成另一个模样去榨取利益,根本无需转弯,将他们以前在榨取利益中伤害的人,伤害的事忘得干干净净。而永远不变的是他们的贪得无厌,残酷无情。”……

咋样?看后,你觉得怎么样?好吗?我说:好个屁!这就如同小悦悦事件、杨武事件中的鲁式棍子一样--他把矛头指向“中国人”。

他说的“中国人”是泛指,既包括老百姓,也包括知识分子。可他是知识分子,指责对象不就剩老百姓了吗?

而他所说的,却都是中共的事--“受害的名字”、“三年灾荒”、“文化革命死了多少人”……是中共的事吧?你讨伐“中国人”干什么?“中国人”草泥马了吗?“中国人”没干伤天害理的事,有什么“罪孽”?为什么要“痛哭流涕”?为什么要“忏悔”?又为什么要“承担法律责任”?有种,你对中共说!什么“病入膏肓的民族”?你连职责都分不清、连中共与民众都分不清,你才是“病入膏肓”!什么“法律,信仰,道德恐怕都无能为力”?在现今的中国大陆,法律是中共法律、信仰是中共法律、道德是中共法律……你扯什么淡?“榨取”,是中共在榨取;“钻营”,是依附中共的人在钻营、而不是广大民众;“伤害”与被伤害,更如同小悦悦事件、杨武事件……该抨击谁、不该抨击谁,都弄不清,你是猪?

除了会指责无辜的民众、反贪官不反皇帝,你还会些什么?

这个傻碧格丘山及《我能不能见到中国人认错的一天?》,就是典型的鲁式棍子了。

然而,被中共灌输了几十年、喜欢鲁迅的民主战士们,却都看不清这一点、看不清“打倒鲁迅”的伟大意义。

若认识不到民众不应该被指责,就永远摆脱不了中共给你套上的精神枷锁--昨天,与你谈“精神文明”;今天,与你谈“道德”……你就象只风箱里的老鼠--永远受气!

小悦悦死了,父母有责任、“旁观者”有责任……唯独不立即抓碾压者,也不追究社会与社会领导者的责任。

杨武老婆被奸,全社会讨伐他。这社会真踏马病了。病了,也是社会领导者的责任。

格丘山是头猪,只会拿民众开刀。

格丘山的这一套,从那学来的呢?鲁迅、典型的鲁式棍子。

如果不“打倒鲁迅”,“中国人”、中国民众,就永远是中共的风箱里的老鼠,永远摆脱不了精神上的枷锁。

(欢迎发表、转载、引用本文与观点)

顾晓军 2011-11-11 于南京

(作者赐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