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党在转移艾未未“借债”事件的视线

p110822101
顾晓军博客:顾晓军,中国知名作家、思想理论家、时政评论家。顾晓军主义,老百姓的主义,替老百姓说话、监督政府、批评执政党、促进社会进步!改变中国。改变中国,是可行的。其实,我们每天都在做,只是不觉得罢了。知识分子没有权力改造老百姓。老百姓,也不可能被谁改造。只有改变环境,让老百姓在无意识中、自愿地改变自己。

“联防入室强奸、丈夫忍气吞声”的炒作,只有一个可能:党所为之。

联防入室强奸与艾未未
--顾晓军主义:改变中国.之一千二百七十八

媒体报道:女子遭联防队员强奸 丈夫躲隔壁忍气吞声。云“10月23日,深圳联防队员杨喜利手持钢管闯进民宅,对主妇王娟进行长达一个小时的毒打和强奸。在此过程中,王娟的丈夫杨武躲在一边不敢出声。事后杨武悔恨得说自己是世界上最懦弱的丈夫。目前已经向警局报案。你觉得杨武的遭遇和所为是否值得同情?”

这几天,联防入室强奸、丈夫忍气吞声,已被炒得纷纷扬扬了。

仅海外一网站、此刻首页上就有--《女子遭联防队员强奸 丈夫躲隔壁忍气吞声》、《妻子被奸,丈夫为何成冷漠看客》、《难道中国真的没有男人了》……等。

海外消息:境内一门户网站,“联防入室强奸、丈夫忍气吞声”的跟贴就有30万条。

30万,在中文网络、是个“界”。当年,流氓燕在天涯,30万挤瘫了网络、这妮子一脱成名。30万,可伪造了一“贾君鹏”。袁腾飞的视频,观看超过了30万,毛左们群起而攻之;我老顾,不得不挺枪跃马、战毛左,厮杀于博客中国的2010年。

以上,均为“点击”30万。“跟贴”30万,是什么意义?若“跟贴”与“点击”比,为1/10的话,那么,“点击”就是300万。

据我的网络经验(我的《尝试一夜情》等,不止一个单贴、曾超过千万),没有精心设计、没有门户网站(首页、头条、超24小时)的精心照顾……等,点击过300万、是故事。这,需要纠集多少水军?

那么,“联防入室强奸、丈夫忍气吞声”的炒作,也就只有一个可能了:党所为之。

是不是“党所为之”?只需看其矛头所向。回顾以上引用外媒之标题--《女子遭联防队员强奸 丈夫躲隔壁忍气吞声》、《妻子被奸,丈夫为何成冷漠看客》、《难道中国真的没有男人了》……咋样?矛头所向--丈夫,“忍气吞声”、“冷漠看客”、“没有男人了”……等等。

外媒尚如此,境内党媒就无须去作调查了。

一个最简单的道理:无论何时、何地、何种情况,有人被强奸,首先该指责的是强奸犯,而不是其他人。

以上道理,就如同:小悦悦被两车相继碾压,该指责的是碾压者,而不是“旁观者”(详见《小悦悦死了,党又得逞了》)。

那么,炒作“忍气吞声”、“冷漠看客”、“没有男人了”……究竟是什么用意呢?

应该是转移艾未未“偷税漏税”、艾未未“借债”事件的视线。

北漂租房维权联盟--未未表示他的公司尚未见过账本,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偷税。艾未未被捕后发课的账本据称被没收,他说“闷了这么久,发课公司至今没有见过帐,会计和经理被威胁、不许与我们见面,不容我们的沟通。呵,完全不介意我这个‘实际控制人’的存在,这不是抢劫哦。”……

北京税务,不是艺术家,无法估量一个大艺术家的想象力--“艾虎子借债行为艺术”;北京税务,也不是民众,也无法估量一个渴望民主、想做公民的民众群体的“慷慨解囊”……

剩下的,也就只有--转移视线、堵截汇款……等等了(@rvhv:对@艾虎子债权联盟 说:给婶的汇款,被银行强行退回,但还收了我汇款手续费,我可以告银行吗?求转发)。党,也太缺乏想象力了……

在《艾未未欠我100元》中,我说:没有想象力的国家,是机器/没有想象力的民族/是羊群//没有想象力的代价,是被统一思想/没有想象力的集团与人/没有明天……(估计很少有人见过我这首诗,因为被快速河蟹了)

党的“想象力”,都用在了--“维权”变“失踪”、“失踪”变“罚税”……之上了。如是,我们又有什么权力指责杨武?

中国男人是顾晓军、是艾未未!还有“难道中国真的没有男人了”发问者的爹,除非你说你爹不是男人。

在“维权”可变“失踪”、可变“罚税”的国度里,杨武们不“忍气吞声”、“冷漠看客”……有啥办法?上访吗?不是有截访吗?如是,难道非逼他们自焚、滥杀学童……才满意?

吃屎分子们,你们有什么权力摹仿鲁迅、指责民众?你们自己做得咋样?看看祖屋被拆的大五毛,就该知道你们自己的下场。

任何事情,都是相互联系的。所以,当我看到驭民宝典的《思想方剑攻打顾晓军,单仁平攻打艾未未》,就转发了。你可以说:我不会联系起来看问题。你不会,那你写什么狗屁文章呢?你会的话,你不是五毛又能是什么?

(欢迎发表、转载、引用本文与观点)

顾晓军 2011-11-10 于南京

(作者赐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