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狂飞:辛亥都一百年了,大学教授还在下跪

p111108109

临沂市旅游局官方微博发了条微博:“健康休闲在临沂,幸福人生在临沂。”短短两天内,评论才3条,转发却有4000多次,每一次转发网友就带一个字———“滚”!

这一周,亚里士多德的名言“人是政治的动物”要改写,不只人是政治的动物,似乎空气也是政治的了。近日,北京连续的大雾天气让市民担心空气质量问题,北京市环保局监测的数据显示,全市轻微污染。而微博上转发的美国大使馆监测的空气质量数据却要高出许多。对此,环保局方面表示,数据不能看别人“眼色”,自我比较是在进步。针对这话,网友纷纷建言,@安替说:“我觉得中国政府对美使馆测北京空气,有两个对策:1)在美使馆周围建树造林,干净死丫。2)或者宣布美使馆测空气,严重泄露中国国家机密,外交抗议,驱逐大使。”中国政法大学教授@丛日云说:“你这法不高明。我的主意是:在美国大使馆上空安个巨大的抽油烟机,让他每天监测数据都是”优“。然后”参考消息“每天转美国大使馆空气监测结果。”球球时报“发社论:”北京空气质量:让美国佬都没话说“。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毛寿龙说:”根据国际法,美国大使馆及其上空属于美国的领土和领空,所以,美国大使馆检测和公布其空气污染指数,不是干涉内政。我们批评美国大使馆检测数据,才是干涉美国内政。“而在调侃之外,两位女士的发言也很犀利。专栏作家@小V说:”和政府讨论问题,不能被牵着鼻子走。你说美使馆指标高,他说美国居心叵测;你说自测指标高,他说大众专业知识不够;潘石屹提环保,他说房产商先把扬尘降下来;你说老百姓想呼吸新鲜空气,他说你们先低碳环保。他说的对吗?都对。但就是不回答一个问题:我们的污染到底严不严重?空气对人体有没有害?“记者@闾丘露薇说:”对于空气质量数据,吸引我的地方在于,公民积极表达诉求,要真实完整的数据,因此引发官民互动。有人说,表达诉求的人里面,有的人自己在做的事情不环保,但是这并不影响这些人提要求的权利,对吗?如果被质疑者站在道德高度反驳发问者,转移焦点,还可理解,旁观者也这样,那就让人想不通了。“

其实,北京市环保局的态度尽管有耍赖之嫌,但总比既耍赖又耍横的湖北荆州区政府要好些。11月1日上午,长江大学(湖北荆州)数十名教授,在8次向国务院及省市政府反映无果的情况下,在荆州区政府门前,跪求区政府取缔或搬走校园旁一严重污染环境的非法小钢厂。区主要领导视而不见,后副区长出来了,他不积极处理,反而冷言相饥:“非洲没污染,你们可以搬到非洲去。”自古,中国就有“男儿膝下有黄金”一说。对于教授抛下读书人的傲骨与尊严而屈膝下跪,专栏作家刘原在微博上批评说,“老师向官员下跪,不仅毫无作用,而且违宪了。宪法第三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格尊严不受侵犯’。辛亥已百年,我们若不把自己当做现代社会的公民,而把自己当成低到尘埃里的草民,那只会被官员看得更轻贱。我们不能自贱,我们必须知道我们的尊严与权利,都是此生理应享有的。”与这种单向的道德高调相比,网友“秦建中”的分析显然更具有“同情之理解”的美德:“‘官老爷’这个名词虽然早已消失,可‘官老爷’的思想却残存社会生活之中。其实,官员没有理由不当‘老爷’,因为他们的升迁去留并不由老百姓们说了算。也正是因为如此,长江大学的师生们对‘小钢厂’的污染才忍受了四年之久,否则的话,用不了四天,当地的官员就会主动来解决问题,……二十一世纪了,一群具有现代意识的人却还在为官员下跪,这不能不说是一种莫大的讽刺。确切地说,这是一个悲哀,而且不仅仅是长江大学教授和学生们的悲哀,因为权力不会谦恭,那么,社会公众只能选择下跪。”这话与人大教授张鸣发的一条微博对读,也就更让人感慨:“国内最大规模的辛亥革命讨论会,不仅学者要站着20分钟恭候省长照相,连吃饭都两种待遇,主席台上有茅台,下面的学者只能喝白云边。上面有大闸蟹,下面没有。革命了100年,连基本的平等都做不到,这个革命纪念它作甚。”是啊,纪念它作甚!从“跪天跪地跪父母”到“跪天跪地跪父母官”,历史画出了一条悲怆的下滑曲线,让人不愿读,更不忍读!

其他看点还有:中国青年报记者贺延光对杨振宁的评价被网友热传———“杨对美国的贡献远远大于中国。这位美籍人,效忠于美,服务于美,带着诺贝尔的荣耀,晚年回到中国,吃住行尽享在美国不曾有的待遇,回赠中国人的,是一针针的麻醉剂。”10月29日,位于北京的两家“光合作用”直营店关门,网易为此做了个专题《“光合作用”死于歧视》分析说:“市场准入后,看不见的歧视仍存在:1.占图书市场销售额40%的教辅市场被新华书店垄断;2 .民营书店无法享受公益性租房优惠,面积3倍的国营书店每年比民营少交租金200万元;3.增值税13%,所得税25%,国营书店全免。”临沂市旅游局官方微博发了条微博:“健康休闲在临沂,幸福人生在临沂。”短短两天内,评论才3条,转发却有4000多次,每一次转发网友就带一个字———“滚”!

(南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