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东南网:吴英被判死刑案扑朔迷离

p100815104

一审被判死刑的吴英,迎来了一丝曙光。本色集团部分房屋产权纠纷的民事案件,将由浙江省高院发回重审2011年11月4日,主审该系列民事诉讼的浙江省高院法官王军向财新记者证实了这个消息,王军称此案正在进行相关移交的程序,将发回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重审。可他并没有透露发回重审的原因。

“假案”始末

吴英身负的这系列民事诉讼,发端于引爆吴英“本色帝国”垮塌的恶性索债事件“绑架风波”。据吴英自述,2006年12月20日,吴英被杨志昂(吴英债权人之一)等人非法拘禁,其随身带的现金支票330万元、银行卡数张,价值几十万的手表、首饰都被掳走,并被逼迫在30多份空白纸上签字。

这些拥有吴英亲笔签名的空白纸,后来摇身变为三份房屋产权转让协议、收条、吴英委托代理人证明等材料。

三份转让协议的标的是本色集团名下的多处房产,分别是位于东阳市白云街道两处房产、同一区域的12处房产(下统称东阳房产),以及荆门市白云大道豪景花园的13套商品房和两层商业用房(下称荆门房产),转让协议上约定的价格分别是1680万元、1380万元、1380万元。

吴英的父亲吴永正表示,仅涉及东阳的上述房产,吴英当初的购入价已经超过一个亿,“除非脑子坏了,才会这样的低价卖掉。”

吴英在自述材料中表明,即使是这样的低价,也是子虚乌有,本色集团从来就没有收到过上述入款,“可以查,这么大笔钱,肯定是走银行,不可能是现金。”

吴英一方坚持这是系列假合同。资料显示,合同中涉及的委托人、受让人(除杨志昂外)均为安徽省当涂县籍贯,吴英表示根本不认识他们。

2007年1月5日,杨志昂向荆门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上述荆门房产过户。同年3月16日,杨被依法逮捕。三个月后,杨志昂委托律师,将申请强制执行的转让纠纷案予以撤诉。财新记者在一份警方笔录中看到,杨志昂最终承认荆门房产买卖协议是其伪造。

而另外两起发生在东阳的房产纠纷则更为复杂。

2006年12月,以吴英为原告的一场“要求购房者付清余款”的诉讼在金华市中院进行民事调解,调解结果是购房者付清上述东阳房产转让协议中的210万元、280万元余款,即可执行房产的过户手续。

而诉讼、调解的过程,吴英及其家人并不知情。代表吴英出面的是一位名为毕健的安徽当涂籍男子,其持有的《授权委托书》中列明毕健可以“代为承认、放弃、变更诉讼请求,代收执行款,代签法律文书等。”

这起诉讼的起诉日期是2006年12月27日,而财新记者看到,毕健的《授权委托书》和金华中院出具的《民事调解书》都是2006年12月28日,而这一天,吴英才正式被“绑架释放”。

“ 假合同 跟着 假诉讼,这是一场彻头彻尾的假案。他们串通一气,想通过法院认定,形成既定事实,霸占本色的资产。”吴永正这么认为。

于是,吴英正式委托其父吴永正,对这起“假诉讼”进行真上诉。2008年5月20日,金华市中院裁定,撤销上述《民事调解书》,并驳回本色的起诉。吴英随后继续进行申诉,要求辨明合同真假,并厘清房屋产权归属。

重审“利好”

该民事案件中涉及的房产,是本色集团名下资产的重要组成部分。吴英在2004年至2006年期间,购置了大量房产,在其集资诈骗案发后,法院冻结了本色的部分资产。东阳市公安局的一份十几页的材料列明了本色的房产情况:103处房产,还有购入的房地产项目股权。

吴永正坚持认为本色的资产可以覆盖债务,但东阳市公安局在刑事案件庭审前就低价拍卖本色概念酒店经营权和30余辆轿车,吴永正对此耿耿于怀。

吴英的刑事案件于2009年12月18日一审判决,法院认定吴英非法集资7.73395亿元,实际集资诈骗3.84265亿元,以集资诈骗罪判处吴英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其个人全部财产。二审于2011年4月7日开庭,至今未判。

瞭望东方周刊:吴英得罪了太多官员

我不知道吴英为什么最后做那么大

本色概念酒店光装修就花了几千万。这是一个概念酒店,里面的每个房间装修都不一样,第一次拍卖500万元还流拍,第二次以450万元成交。很多义乌的债权人都来问我怎么回事,怎么这么便宜卖了?我都说不知道,你们要问就去问公安局吧

2010年1月10日下午,浙江省东阳市歌山镇余店村飘出阵阵木鱼声,一幢建于上个世纪80年代初的破旧楼前,香火缭绕。吴英的父亲吴永正告诉本刊记者,吴英的奶奶正在做法事为吴英祈祷。

20多天前的2009年12月18日,吴英在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以集资诈骗罪被一审判处死刑,根据判决书,吴英骗取集资款7.73395亿元,实际集资诈骗3.84265亿元。

短短三年时光,让吴英声名鹊起又深陷囹圄。2006年,她以一掷千金的姿态出现在东阳,被称为“神秘的亿万富姐”,2007年2月7日,吴英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刑拘,直到2009年末被一审判处死刑。

2009年12月28日下午4点左右,离10天上诉期仅剩一小时的时候,吴英在上诉状上签下自己的名字,最终决定提请上诉。

“她从小受过太多的苦,这三年来,她有太多的故事,现在落得如此下场。”吴永正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说。

为什么最后一个小时才上诉

《瞭望东方周刊》:为什么吴英在最后一个小时才决定上诉?

吴永正:接到判决书后,我和律师就决定要提请上诉,律师把上诉状都写好了,可以说,我们家属是一致要求上诉的。但是,上诉状的确认最终是要吴英签字的。

12月18日的一审判决现场很多记者都不知道,也没来。因为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是12月15日才通知律师的,开庭审判的过程也很简单,法官宣读完以后,立即宣布退庭。她当庭也没说要上诉,我认为她已经想明白了。

《瞭望东方周刊》:你的意思是吴英一开始并不想上诉?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吴永正:是的,一审判决下达后,我和律师去看守所见她好几次,她都不肯出来,见也不肯见一下。最后一天,上午我们去见她,她还是不肯出来见,直到下午的时候,她才出来见了一下,然后就签字了。

她不想上诉的原因,没有告诉过家里人,但是托人从里面带话出来过,她说,如果案件的性质不能改变,不如早点走算了。她说,从不为自己所做的事情后悔。

《瞭望东方周刊》:听说吴英陆续给家里写过几封信,里面具体写了什么?

吴永正:就是带给家里人的一些信息,她是长女,从小就惦记家里人,包括她的一些朋友,很多人都是受过她的恩惠的。她告诉自己的亲朋好友,自己并非十恶不赦,做这些事情都是需要勇气的。

对于案子的事情,她说得不多,我认为是她觉得没什么好说的了,她的性格最像我,我很了解她的。她和她的奶奶关系最好,判决下来后,我们都不敢告诉她奶奶,老人家80多岁了,我们怕她承受不了,现在她也知道了。这两天她在家里做法事,祈祷吴英。

《瞭望东方周刊》:吴英在成立本色集团之前是做什么的?

吴永正:我是1979年开始就在甘肃玉门做工程的,吴英在出生两个月后,就被我带到了那里,除了逢年过节外,吴英都很少回家的。7岁的时候,她回到东阳读小学,成绩很好。1989年,我在甘肃和人家打官司,一直打到1996年才赢下来,我也没有精力去管她们姐妹的事情。不过,每年我都会把她们姐妹四人的学费寄回家里,很多钱都是借着寄回家的,我自己没文化,我发誓一定要让她们四姐妹读好书。

吴英最早是和我的堂妹一起学做美容的,这是东阳最早的女子美容。吴英学了一年多后,就到宁波和人家一起合开美容店,当时她才16岁。

到2001年,吴英结婚后,她就自己开美容店了,美容行业只要有客户资源,赚钱很容易的。后来她开起了KTV,生意也很好,可能觉得生意做得太顺了,后来就栽了跟斗。

《瞭望东方周刊》:本色集团的事情,你最早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吴永正:她被拘留案发后,本色集团就没人管了,我就去管了。我的几个女儿都是在外面自己闯荡,我相信她不会做伤天害理的事情,她们生意上的事情,我一直都是不管的,也从没管过,叫我去管,我也是外行不懂的。

她被杨志昂(曾和吴英发生经济纠纷,亦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刑拘——编者注)这些人绑架的时候,我才意识到,里面的事情很复杂,不像我想象的那么简单。

吴英收到过两颗子弹

《瞭望东方周刊》:吴英一审被判决死刑,听说你当庭就抗议,这是否属实?

吴永正:我当然要说,这样的判决是不公平的。吴英只是向11个人借款,这是民间借款,不是集资诈骗。吴英的钱是用来做企业的,东阳这么多店面和房子都是她买的,吴英的钱都是投资在东阳的,用于公司的经营,并没有集资诈骗挥霍掉。

比如,吴英的钱主要是向杨志昂、林卫平等四个人借的,都是签订投资协议和借款协议的,吴英的很多钱都是按照协议去投资的,比如投资酒店,房地产项目等等,这些都是可以查的。

《瞭望东方周刊》:你曾经说,对金华市中级法院是极度不信任的,这是为什么?

吴永正:我在2008年11月就曾向国务院等有关部门写过信,我认为,吴英的案子在金华中院审判是难保公正的。

在 2006年12月20日,吴英被杨志昂等人绑架的时候,杨志昂逼迫吴英在白纸上签下名字,然后伪造成一份委托书,找了一个安徽的农民充当本色集团公司业务经理,在12月27日到金华中院去起诉一个不存在任何利害关系的农民,伪造房屋转让协议,转移本色集团的资产。最后金华中院的审判长居然在12月28日就下达了一份调解书。

我看了一下,这样的调解书有两份,杨志昂是做律师的,他的手段比较高明。但是这份调解书,连外行的人都看得懂,最简单说,那个委托代理人根本就不是本色集团的业务经理,这样低级的错误,金华中院的法官难道看不出来吗?最简单的,也要核实一下委托人的身份吧?我觉得里面肯定有阴谋,至少是个别法官与案件有牵扯,我当然无法对金华中院产生信任。

吴英是在12月28日被杨志昂等人放出来,才获得自由的,他们赶在吴英被绑架期间把调解书做出来,这里面到底是什么内情,到现在都没告诉过我们。

我一直就杨志昂绑架吴英的行为进行举报,但是东阳市公安局一直没给我一个答复。吴英收到过两颗子弹,这案子也没破,现在吴英被抓了,这些案子难道就可以不侦查了吗?杨志昂现在以非法集资被判了缓刑,为什么公安局不去抓他呢?

《瞭望东方周刊》:听说金华中院的庭审程序也让你很不满?

吴永正:是的。在12月17日,金华中院才将庭审笔录交给吴英本人签字,为什么会这么长时间?开庭到现在都8个月过去了,现在才将笔录拿过来核定,判决书都有20多页,笔录肯定更多,吴英怎么能准确地记住?

本色集团的资产一直在流失

《瞭望东方周刊》:你曾说本色的巨额资产去向不明,现在到底有多少资产流失了呢?

吴永正:本色的资产一直在流失,我曾说过,就算是吴英被判处死刑,那些债权人也要不到钱的。因为很多资产都蒸发掉了,他们个个都在趁火打劫。

当时拍卖本色集团的车辆,30多辆车,分三组拍卖掉的,普通人根本就没机会竞价。本色概念酒店的经营权拍卖情况更复杂,2008年11月的时候,我看到“宝丰拍卖公司”的一个拍卖公告,起拍价是500万元,我看到一个联系的手机号码,觉得很熟悉,就打过去问,原来对方是东阳市公安局经侦支队的张武。在案件侦查期间,公安局能拍卖本色集团的资产吗?

本色概念酒店光装修就花了几千万,这是一个概念酒店,里面的每个房间装修都不一样,第一次拍卖500万元还流拍,第二次以450万元成交的。很多义乌的债权人都来问我怎么回事,怎么这么便宜卖了?我都说不知道,你们要问就去问公安局吧。

本色被处理掉的东西很多,有露天广告牌、本色概念酒店、本色精品酒店,还有加盟的小山宾馆,新的网吧也被查封,里面装修好的材料都不见了,这些资产的流失算谁的?

就算是拍卖,本色集团的拍卖款也应该进入财政账户,但是财政局的人跟我说,钱不在财政局。拍卖的钱去哪里了?

《瞭望东方周刊》:本色的投资主要在哪里?

吴永正:主要是酒店和房产,她的商业理念比较新。

酒店主要是做概念酒店,本色概念酒店是做得最好的一家。她酒店里的装修材料和家具,都是自己家具城的,这个酒店的功能就是一个样本,我后来才知道,全国有 20多个客户正在和本色联系,希望加盟本色概念酒店。吴英的构想是,一个酒店收取80万元加盟费,然后再由本色集团提供设计装修团队,这些都能赚钱的,思路非常好。

本色的第一个加盟酒店是义乌的小山宾馆,开业的时候宾客爆满。她的洗衣店也是很有特色的,因为本色概念酒店每个房间的床套和窗帘都是不一样的,这样洗涤的成本就非常高,她就自己开一家洗衣店来洗。包括足浴店的毛巾,还有服务员的工作服等,都是自己的店里洗,这样都能降低成本。做这些不是起诉书所说的为了虚假宣传,这些是真正的商业推广。

《瞭望东方周刊》:那房产呢?主要投资在哪里?

吴永正:房产主要投资在东阳和湖北荆门,还有一部分在诸暨。湖北荆门的评估就比较科学,当时本色集团花了1400万元买的房子,2008年评估出来是3000多万元。

东阳的房产,是在2006年陆续买的,当时大概买了一个亿,其他还有博大花园的定金等。现在我看到,2008年4月,东阳方面对本色集团的房产评估是不到一亿。我觉得,应该按照现在的价格来评估,从2006年到现在,房子都翻倍涨价了,怎么能按照当时的价格呢?难道东阳房价就不涨吗?

《瞭望东方周刊》:房价评估增值的话,能改变对案子的定性吗?

吴永正:我说这些是说明,东阳警方和金华中院对案子的处理是多么的草率。为什么湖北荆门就按照2008年的市场价格来评估?东阳方面评估的依据是什么?

《瞭望东方周刊》:现在这些房子拍卖掉了吗?

吴永正:房产我肯定不让他们动,金华法院曾想委托拍卖,但是被我们阻止了。最后的过程肯定要公开透明公正。无论吴英个人结局怎么样,牵扯到这么多资产的案子,处理过程肯定要公正透明。

《瞭望东方周刊》:你为吴英奔波忙碌了两年多,有什么感想?

吴永正:这两年,我才真正地了解我女儿,在成立本色集团前,她赚到的钱,足以让她安稳地度过下半生。她在写的信里也说过,如果有机会重新选择,她会做一个平凡的人,选择平平凡凡地过一生。我不知道她为什么最后做得那么大,她这么年轻,肯定是控制不住这样大的场面的。

比如,当时的东阳商贸城开业,让她去认购商铺,实际是地产商和政府官员让她出面炒作,提升知名度的。最后事情做完后,她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把这一内幕说出来了,这样搞得领导下不了台了。她在东阳搞免费洗车和洗衣,其实免费的不多,每天也就几个名额,但是搞得其他同行很有怨言。

但是无论如何,她始终是我的女儿,我就是倾家荡产,也要支持她上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