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吴燕玲:无薪假在台湾恐将成常态

回想起台湾厂商第一次实施无薪假时,行政院长吴敦义在事后,曾经夸奖这个创意可以得诺贝尔奖,因为这种手段比裁员温和,一方面削减企业支出,让企业面对景气困境时可以度过难过,同时也避免了企业大举裁员,造成员工失业,但是对于员工而言,无薪假仍然属于「暂时性失业」,家庭经济仍然受到影响,对于未来也充满不确定性。

三年前,金融海袭卷全球,台湾18万劳工被迫放无薪假,三年后的今天,面对景气衰退,根据电资工会的最新统计,全台湾已有20家厂商开始实施无薪假,受影响的劳工达2.15万人。

回想起台湾厂商第一次实施无薪假时,行政院长吴敦义在事后,曾经夸奖这个创意可以得诺贝尔奖,因为这种手段比裁员温和,一方面削减企业支出,让企业面对景气困境时可以度过难过,同时也避免了企业大举裁员,造成员工失业,但是对于员工而言,无薪假仍然属于「暂时性失业」,家庭经济仍然受到影响,对于未来也充满不确定性。

景气循环缩短

台湾目前正处于第13次景气循环,根据经建会的研究,第11次是41个月,第12次是48个月,都比过去11次平均景气循环周期平均是55个月来得短,以台湾产业结构与全球经济互动愈趋频密的情况下,未来台湾景气循环的速度加快,已是目前台湾企业必须面对的问题。

每个企业为度过景气收缩期,思谋降低成本的方法,原本无可厚非,但是一碰到订单开始减少,就马上采取实施无薪假的对策来因应,那无薪假未来在台湾势必将成为常态;特别是,二次无薪假实施的厂商,多集中在科技产业,相较于上一次金融海啸科技厂商实施无薪假时,社会上还存在着一股「共体时艰」的声浪,不忍苛责,但是这一次实施无薪假,社会气氛却不站在厂商这一边。

LED封装厂亿光董事长叶寅夫一面捐款一亿元给台北科技大学,一面又着手研议实施无薪假,就引发强烈的批评,从民代、政府官员、评论者,都反过头来责难这些实施无薪假的厂商,他们质疑,这些厂商真的都处于亏损状态吗?如果今年亏损,去年却赚得满钵满盆,这样实施无薪假,对劳工公平吗?毕竟现在台湾贫富差距扩大,有钱的老板就算少赚几百万元,还有几亿身家在背后,但一般劳工少个几万元薪水,可能就要面临房贷缴不出来的困境。

实施无薪假的企业,喜欢以「景气好时,员工加班忙到爆肝,没有机会与家人相处,现在景气不好,放放假好好休息一下,也趁此机会多与家人相处。」来缓和社会对他们的责难。

事实上,依照台湾的《劳基法》规定,一般劳工只要年资1年以上3年未满,就可以享有7天的有薪年假,年资3年以上5年未满,则有10天年假,5年以上10年未满是14天,10年以上,每增加1年加1天,最高加到30天;除此之外,法定的纪念日、劳动节日、节日假期等,也应休假,加上周休二日与连续假期的弹性调整,以2012年一整年来说,就有112天的有薪休假日;《劳基法》同时还规定,劳工每周工作总时数不得超过48小时。
放宽弹性工时

距离总统大选只剩二个半月,马吴两人面对无薪假风浪不敢掉以轻心,马英九不但表态说,如果企业有获利,就不该实施无薪假;他还亲赴竹科与竹科厂商座谈,听取科技产业大老对无薪假解套的意见。

中美硅晶董事长卢明光建议,应比照德国企业,采用工时计点办法,不景气时减少正常工时计点,景气恢复时,再以加班方式还给员工;友达董事长李焜耀也希望修改劳基法,扩大弹性工时,取消上下班打卡制度;科技业老板们都希望政府放宽两周84小时工时的规范,希望总工时以一年来计算。

放宽弹性工时,能不能对无薪假解套?还有待更多的讨论,但政府对于实施无薪假,是否应该订出更缜密的规范,在「企业生存」与「劳工权益」这两者之间,取得平衡,恐怕是刻不容缓的事。

(BBC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