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深圳往南:说说文化再次被高高举起

经过三十年改革开放的洗礼,我们已经从文化大革命运动那样闭关自守,人人思想混乱的泥泞中走了出来。但是,温饱之余,我们千万不要忘记过去,千万不要忘记文化在当代的传承,千万不要忘记传承中有好坏文化的区分,千万不要忘记有些曾经的文化后面藏有祸国殃民之心的史实,千万不要忘记我们作为人可以从悲剧中学习体会悲剧的喜剧元素,并在文化建设中自觉保卫文化本身的美好之处,保卫作为文化载体之一的人在当下社会,宪法赋予的各种社会权利不因什么样的“文化走火”又被剥夺与破坏……。

眼下,文化大发展大繁荣这话眨眼间在中国大地上时髦起来。她象一个菜单,从创意者立项起,走过了沟沟坎坎,越过了山水江河,上下反复推敲,设计图景意象,填写号召要求,不亦乐乎,终于经十七届六中全会一致通过,变成一张正式菜单,交给了社会与全体国民。看你我他,看地方国家。人们预期,经过若干年华,最终搞出一大盘人间盛宴,从而欢腾升华我们民族的文化素质与格调,增强国家的软实力。

我对文化再次被高高举起,然后强大地注入现代中国人心里活动的中心位置之势有些激动,又有些联想。这种事,似曾相识,又端端地不同。四十多年前,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也是自上而下发起的运动,也是一声号起、全国响应。她不仅“破四旧,立四新”,还砸烂一切封资修牛鬼蛇神的文化,又批林批孔批周公,在思想、文化、意识形态上大破大立,“横扫千军如卷席!”那文化可厉害了,其广度、深度、猛度,无与伦比。破古又破今,伤物又伤人,真的是有人群的地方,无不被其横扫。

它还以某些人对某个戏剧某部电影某个小说的喜好厌恶来做文章,对某些特定的人特定的事搞影子攻击,在攻击中又受某些个人,班子、写作组引导,古为今用,拿昨天说今天,完全不顾“昨是今非”本身有质的不同与界限这种人类常识,部署一个又一个的战斗与群众运动。那时对文化的调门可高了,全国山河一片红的红色狂热,唯我独革,唯我独左,一切人都可以随时随地掀翻在地,供全国狂轰乱斗,在战斗中把特定的人批倒批臭,有的还要“踏上一只脚,叫他永世不得翻身!”实际上是以文化之名,行打倒批臭判刑坐牢之实,甚至以剥夺生命而后快。

由于这个用文化斗争最终宰割人生命的做法委实利害,谁都惹不起,谁的生命都只有一次,搞得全国山河亿万军民对文化、历史、典故、路线斗争故事等等丝毫不敢大意。每天要“竖起耳朵听广播,睁大眼睛看两报。”只要进入两报一刊社论的“文化”东西,都得赶快自觉地反复领会、认真学习。表面上是文化政治背景下务必使自己不要站错队,不要不小心变成“三反分子”(反毛反党反社会主义),实际上已经是那不要法治不要人间伦理道德不要世界公理任意带高帽子打棍子,任意把人置于非人状态下,群众明哲保身的无奈之举。

所以那场自上而下的文化初期人们如同统一被打鸡血一样,那个兴奋、狂热、那个以为即将走进极乐世界甚至共产主义社会门槛,除了最革命的人能跟最高领袖一起进入外,那资本主义封资修都是黑暗反动的旧势力,代表没落,都是必然灭亡的下场——那真是一场文化精神方面的自我狂热、高度兴奋;但是时间一久,揭批斗的人不断地被换牌,好人坏人没有起码的是非原则区分后,老百姓慢慢明白,那是上面的人在玩高兴谁、厌恶谁、打倒谁、人吃人的游戏。人们对文化的破旧立新功用看法开始改变,对最高领袖亲自发动的文化革命的热情支持开始消退,开始厌恶、被动式抵触后,这种文化运动就走向反面、走到了“失道寡助”失去人心的反面了。

文革后,虽然人民群众从那场祸害中回过神来,恢复了日常生活;虽然共和国行进的脚步真正的踏在了经济建设的康庄大道上,经济逐步向好。但是,不无遗憾的是,后来的岁月还是出现了若干类似于文革的某些类似,某些场面。皆因那些人还在,那些工具也还在,更可恶的是那种惯性思维还在指导人们用文革的手法去整人,整死人……。所以,我们看到了文化的影响力,回溯力,和强制力在人脑深处的根深蒂固,端的是厉害,不因年代久远就弃而不用。所以,我对文化即将大繁荣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期待,又对那些仍然用文革思维来看世界,看中国改革中文化大发展过程是否有机会有权力就给予破坏的行为保持警惕。

屈指一算,那场文化运动已经悄然而逝四十余年。虽然作为善于反省的民族,我们在上世纪八十年代陆续有政治经济等方面的一些总结,也有若干历史问题决议作为全民族统一思想的总平台引导人们向他看齐;但文化的悲剧性丰富生态与文化在那场运动所起的作用还远远没有被社会广泛地认真求证,科学而理性地调查研究;更没有动员社会来集体反思、痛定思痛:其作为重大历史事件之地位作用影响及历史惯性;其在我们今后文化建设、文化高潮中,在文化的各种冲突中怎区别学术与政治,文化与生活,人权保障与非人道处理;如何在今后的文化“斗争”中防灾减灾、如何保障人权中思想文化的自由性,个人的文化宣导权利等。客观形成了历史的空白。实际上,从好与坏的辩证统一看,若我们民族在这方面的关注、研究、组织、反思,可以形成我们民族浩大、广泛、深远的文化历史及其不可多得的精神财富。尽管有些是痛苦的、以人的生命权丧失作为代价的文化史是悲怆的,但也是非常有保存价值的文化历史,值得文化工作者多方面去总结与汲取教训。

从历史传承的脉络与影响看,从自身民族内生的强大吸引力来想,我们今天文化要大发展大繁荣,不会不与三千年文明文化碰撞,并相互作用相互影响;不会不受到这个四十余年前最广泛的“文化运动”影响、作用、鞭策与借鉴。历史的传承不仅表现在具体的历史事件下,而且还强劲地作用于文化,灌输在人们的脑海里。一些地方现在文化管理,待人待事上的做法还沿袭旧的文革思维,还看得到过去的影子,就是侧面的证明。就算有些人下赌注,说八十年代九十年代出生的人已经淡漠这段往事,本可不提本可不关注,但今后文化冲突的若干事实将证明:它绕不过去,很可能要一再地通过若干文艺作品形式,文化思想上的去伪存真,以及文化社会经济历史的偶然事件等方面直接间接地表现出来;更重要的是,它如一剂猛药,虽然不幸毒死了很多人,但它以文化的伟力孕育了我们民族对此事件的反思,对人之所以为人的觉悟,对人的一生到底有哪些与生俱来的自由之思考。简而言之,它异化的功能是深厚的,是一种内生文化,几代人都挖掘不完;它给社会的启迪与法治社会的催生功效更是前无古人,今无来者。端看我们现在掀起的建设文化新高潮能够达到什么样的现代化程度、质量?在思想解放的道路上中国人民对文化参与的广泛性、深刻性做得怎么样?

实际上,无论中外学界,对中国的文化大革命独立在世界之外,自己运行长达十年之久,是不可多得的历史重大事件;对它在世界各国的文化政治活动中普遍产生了广泛影响——是非常看重的。不要说一次革命抵得上100个学校的作用,就是今天在美国纽约广场上搞进军华尔街运动的一些人,他们标榜自己是虔诚的毛主义分子,你就知道它的作用还大有市场,如同中药治疗作用一样绵细而悠长……。

很多用心的人一直都在思考,文化革命最突出的标志是以文化号召大家起来自觉革命开始,以害人害己而告终,之中中国国民经济,人民身心、文化思想,社会政治均受巨大损害,是中国建设史上的一场“文化”浩劫。从人的角度看,这场文化运动也非常惨烈,“死达千万伤过亿”,对中国上了年纪的人来说,是一个感同身受、令人难过的回忆,尤其是那些失去生命的家庭,回忆那些日子真是悲惨的一刻!为什么N多人的生命在那场轰轰烈烈的文化燃烧中可以不经法律制度法律秩序的追究而被文化一“革命”就丧失人身自由,甚至生命?为什么很多制造冤案假案错案的人,动手打死人打残人打伤人的人可以逍遥法外,不受追究?又是什么“文化的情况”决定了他们居然可以安然渡过如此之久,不受法律与人间正义的谴责??这大概是文化革命的创始者们不能正视也无法回答的问题。

我们如此泱泱大国,有着五千年文化传承习惯的文化古国,为什么没有象德国那样,主动地理性总结希特勒法西斯政府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破坏作用,并广泛的通过议会辩论、文化作品、法律制度建设等方式在破旧立新中刻意地对德意志民族进行心灵建设?我想,也许在我们广大的国土上,因为大多数人可以容忍它的过,还有极少数人不愿如此追究,希望社会、历史、文化联想诸方面对它提都不提,仿佛从未发生过那样的错觉最好。原因是他们不愿意公民在这场文化布施长达十年的余波中觉悟,更有些人是企图掩饰自己在那浩劫十年的所作所为造成的过失或滔天之罪。

然而,历史与文化是多维的镜子,它一面真实而全面地诉说已经发生的过去,一面又对社会的未来以教化启迪。尤其是好坏已经决然分明的事件后,它带给社会的教化功能更加特别,常常给人们的反思以力量。我们看昨天想今天盼未来,也会因此问:未来文化大发展中,还应不应该出现文革以文化促成乱斗的多重惨剧?还会不会出现文化人士一夜之间带上牛鬼蛇神帽子四处被游街批头的现象?还会不会出现以文化轻取公民性命的极端事例?从文化的一般争鸣到法律定罪的罪与非罪,是一个很远很长过程,公民的人身权利不受侵犯是写入宪法的基本保障。人民在参与文化建设的创意活动中,对文化思想的争辩中,对一些专制现象的批评中,是否能够真正地可以使用法律来捍卫自己的社会生活权利,包括文化反思的权利,捍卫我们文化大发展过程中人人可以争鸣、不受侵犯的权利?这些,每一项都检验着经过文革的我们,在法治道路上究竟进步了多少?究竟用怎么样的法律制度去保护我们正在开展的文化大繁荣建设?

文化发展,文化争论,文化冲突都是文化大发展大繁荣过程中可能出现的现象,是自然且有必要的民族文化发展提升过程。我们非常清楚,今天所说的文化大发展大繁荣无论主题、内容、时代背景、当家人主事者等等与四十余年前的那个“文化”运动二者鲜明不同,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但人心不古,我们还是宁愿希望今天的文化发展从始至终不会被人利用,被人用权制造“放倒人”的现象出现;更希望经受文化大革命洗礼后的中国人民,会拿起手中的法律武器,去捍卫具体到你身上的法律尊严,严守文化与政治,政治与法律程序的界限与底线:任何人的文化思想,建议,文化作为不经法律审讯不能入罪,更不能以莫须有罪名超越法律,去停止他的文化参与权,或者干脆关起来甚至剥夺他人的生命。

漫舞星空,悠悠万事,文化历史犹如经纬之线穿缕其间,让我们在时空里劳作生养,汲取文化的养分、历史的空气。经过三十年改革开放的洗礼,我们已经从文化大革命运动那样闭关自守,人人思想混乱的泥泞中走了出来。但是,温饱之余,我们千万不要忘记过去,千万不要忘记文化在当代的传承,千万不要忘记传承中有好坏文化的区分,千万不要忘记有些曾经的文化后面藏有祸国殃民之心的史实,千万不要忘记我们作为人可以从悲剧中学习体会悲剧的喜剧元素,并在文化建设中自觉保卫文化本身的美好之处,保卫作为文化载体之一的人在当下社会,宪法赋予的各种社会权利不因什么样的“文化走火”又被剥夺与破坏……。

深圳往南

2011年11月4日于深圳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