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XUPING:劣质货之“托”

劣质的歌星、影星,要靠“托”的掌声、鲜花捧出名气的;GDP是由含有大量水分的产值“托”起来的;“代表”和官员是拜“全票”之“托”而坐稳位子的;还有什么“人民的选择”、“历史的选择”……你哪里见过:按照民主原则产生的政权,需要这一类“托”词?

对于此事,连《环球时报》也说了人话,可见其令人忍无可忍到了何等地步。

北京市环保局的官员说,美国驻华大使馆的监测站显示北京空气污染已达“危险(hazardous)”水平,是美国使馆内部使用的,与我们其实没什么关系,用的统计方式也不同。……“这两种方式没有可比性,美国大使馆是一个点,不能评价一个区域。他们也一再声明,数据是自己内部使用,并没有想让公众去参考。”

既不接受,但是也不否定。却也没有将其定性为“敌对势力的……(污蔑、诽谤、恶毒攻击之类)”——要是有,早就义愤填膺了。那就只好算美国大使馆活该倒霉:谁让你正巧选到了全北京空气污染最糟糕的“一个点”?——不过,不管怎么样,它总是还在北京吧?

官员又说:他们与我们的方法不一样。我们是全市27个点的自动监测系统,评价一个城市的大气环境质量,需要一个系统,不能由一个点作为评判。

那是不是还需要“去掉一个最高分,再去掉一个最低分”,让大气环境质量监测也娱乐娱乐?——或许根本不需要费这么大劲,由讲政治的领导拍板决定:该公布怎么样的“数据”就公布怎么样的“数据”,省得白白浪费纳税人这么多钱财,设立这27个点的自动监测系统呀?

有个朋友在微博上爆料说,他们那里有个公园深处有棵树,周围都是喷水器洒水,因为上面有个空气质量检测装置。

我把此内容告诉身边亲友时,他们倒是真正义愤填膺了。

我在退休前是搞机械制造工艺工作的,曾经为一种产品制定过装配的检测规程。检测工作的一个基本常识是:在确定项目之后,随之要确定的是检测方法和检测用具(包括量具、工具等等)。

Google搜索了一番“大气环境质量监测”,在大气环境质量监测的国家标准规定必备的用具中,见到了一些让该专业的外行不知其为何物的“气相色谱仪、顶空进样装置”等物名称,但是绝无“喷水器洒水”这一项。可见,它并不属于国家标准规定的。那么,它是何物呢?

经常购买商品的朋友,想必都遇到过推销劣质货之“托”。为何要有“托”?很简单,因为货是劣质的。“托”的作用是:将劣质货换成合格货甚至是优质货的面孔,出现在世人面前。

同样道理:为什么需要喷水器洒水?也很简单:空气质量是劣质的,而又不能将劣质的空气质量的实情公诸于众。于是,要拜喷水器之“托”变换面孔。

其实,如此劣质货之“托”的现象,在我们今天的社会里,比比皆是。

劣质的歌星、影星,要靠“托”的掌声、鲜花捧出名气的;GDP是由含有大量水分的产值“托”起来的;“代表”和官员是拜“全票”之“托”而坐稳位子的;还有什么“人民的选择”、“历史的选择”……你哪里见过:按照民主原则产生的政权,需要这一类“托”词?

所以,在看到了这一切之后,我们也就不必对喷水器之“托”过于义愤填膺了。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