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谌青凡:中国人你什么时候站起来?

p111106108

跪是传统文化,跪是老祖宗留下来的习惯,跪当然也是求生的一种选择,但是,跪更是没有进化的标志。跪是跪不出你的权利与尊严,跪更是跪不出一个新世界,中国的明天,还得告站起来努力。

11月1日长江大学教授在荆州市区两级政府前下跪,要求政府关停学校周围的一家污染严重的小钢厂。据传言,11月3日下午,荆州区政府对该厂采取了停电措施,长江大学师生投诉的排污企业已停止生产。 这结果算是跪出了名堂,还是有司的权宜之计?不免让人联想到前几天环球时报《政府公信力少,奇怪争论就多》一文中的话:“ 如果北京空气质量差能“吓跑”一些人,就让它发生好了。”对照环球时报的口吻,也许荆州区政府还算是客气的,至少采取了停电措施,不仅暂停污染,也让跪拜者有了一点尊严。

跪拜是中国悠久的文化传统之一,奴才跪在主子脚下,大臣跪在皇帝脚下,百姓跪在县太爷脚下,不仅仅是为了讨个说法,更是礼仪的需要。中国人的尊严是因地制宜或因时而已,在主子面前、在皇帝面前、在县太爷面前,谈何尊严!有人说:“教授算是社会地位很高的群体,而且文化人多桀骜不驯,有以向权贵低头为耻的传统。”这话其实不一定合乎情理,问题是你面对的是谁?在皇帝当家的地方,你再桀骜不驯也得下跪,否则,不但没有饭吃,还有掉脑袋之虞。利比亚的贾利勒假如在中国,岂容他灭了卡扎菲大人?跪着吧!

假如主子、皇帝、县太爷讲道理、讲人心还好,如果他们耍无赖,你能咋办?比如长江大学师生碰上环球时报,跪死也没有用,他们只能一跑了之。类似的例子俯拾即是,仅举三例:2011年3月20日河南淮阳县一活动现场,一名女子闯入会场跪在县委书记桌前上访,被警察架住拖出场外。2010年 4月13日,辽宁庄河市上千名村民赶赴市政府反映村干部在土地补偿等问题上的腐败问题,希望市长接见,但后者“千呼万唤未出来”,遂引发村民集体下跪。2008年底,陕西凤翔县糜杆桥镇五曲湾村三组村民李建安给镇党委书记王晓伟打电话反映问题,不料挨了一顿“臭骂”,他气愤不过就将书记“电话骂人”的事到处宣扬。对此,王书记非让他承认错误,倔强的李建安竟当场下跪请求书记谅解。

这三个事例具有中国传统特色,第一例,闯会埸跪在县太爷面前,按古例属于扰乱公堂的性质;第二例,跪请太守召见,也是有古例可循;第三例,虽说揭小吏之短,按古例是不可以的。 在一个官本位制的国家,只要官认为民错,民就是不错也是错的。中国人有几千年跪着的历史,压根儿从没有站起来过,时光虽已进入21世纪,但中国人仿佛还没有进入直立行走的时代。百姓有冤屈,得跪着申诉,从上述的几个事例看,甚至跪着还不一定管用。

跪是传统文化,跪是老祖宗留下来的习惯,跪当然也是求生的一种选择,但是,跪更是没有进化的标志。跪是跪不出你的权利与尊严,跪更是跪不出一个新世界,中国的明天,还得告站起来努力。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