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顾晓军:正义与悲情是民胜官的法宝

p110822101
顾晓军博客:顾晓军,中国知名作家、思想理论家、时政评论家。顾晓军主义,老百姓的主义,替老百姓说话、监督政府、批评执政党、促进社会进步!改变中国。改变中国,是可行的。其实,我们每天都在做,只是不觉得罢了。知识分子没有权力改造老百姓。老百姓,也不可能被谁改造。只有改变环境,让老百姓在无意识中、自愿地改变自己。

凡是占了正义与悲情,民即可以稳胜官了;即使表面上不胜,实际上已胜--人心,已不在官一方,而在民一方了。杨佳事件,如此。邓玉娇事件,如此。钱云会事件,亦如此。

正义与悲情是民胜官的法宝
--顾晓军主义:改变中国.之一千二百七十二

天下竟有这么巧的事?这边,我在新开不久的博客上、重发春天写的“挺艾未未”系列;那边,党就去给艾未未开罚单、催缴罚款了。党、非要用事实证明--我老顾具有敏锐的眼光与超前性,我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感谢党、与我打配合!不过,我谨建议党:与我保持距离。省得个别五毛潜到海外说我是党的特务。

昨日,见《艾未未:已收到支持者捐款上百万元》,我随即就转发了。可,网友们竟然都盯着我要帐号;其中,还有个叫浙南老妇。据我所知:浙江很富,可浙南是山区……你老人家是不是就算了?

今日,见《艾未未借款接近240万 欢呼债主时代来临》,我又费力做成了“洁本”、转发。谁料,网友驭民宝典见后,竟一连跟四贴:“此博经我朝顾大师一推,有如狂风席卷长城内外大江南北,随后是金银财宝从天而降”等(自然,这四贴内容各不相同)。

其实,即便我不推波助澜,就艾未未的影响力,也够大了。正如@happyfan所言:“艾未未借款这事让我想起桑德尔教授的正义论:人民把自己的一部分的权利授权给一个共同体,人民跟他订立契约,对它进行监督,这是民主政府的起源。艾未未这次是一个艺术和政治最高结合的作品:一个基于契约的民主共同体!”

耶,不能谈政治。

可,不管咋说,这民胜官的可能性与苗头,是已经出来了。

如是,本中国著名作家、思想家给广大网友总结:正义与悲情是民胜官的法宝:

为啥说“正义与悲情是民胜官的法宝”呢?先解“正义”--《孟子•公孙丑下》云:“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寡助之至,亲戚畔之;多助之至,天下顺之”。其意:站在正义方,会得到多数人的支持与帮助;反之,则会被孤立。再解“悲情”--“悲情”为“悲”与“情”的组合。悲者,伤也;情者,心也。“悲情”者,最容得到民众同情与支持。因此,民亦可克官。

以艾未未为例:调查汶川大地震、声援维护权人士及杨佳、钱云会……等等,都占正义吧?这种时候,党却跟他玩“失踪”,又玩一把“罚单”,这不是白送了正义又送悲情吗?

党呀党呀党呀党,咋这么笨呢?咋就不能一开始、汶川大地震就与艾未未站一边呢?不就多处理几个贪官?这你都不会?

推而广之,陈光诚也是占了正义与悲情。因此,陈光诚事件,也极可能民胜官。

凡是占了正义与悲情,民即可以稳胜官了;即使表面上不胜,实际上已胜--人心,已不在官一方,而在民一方了。杨佳事件,如此。邓玉娇事件,如此。钱云会事件,亦如此。

顾晓军事件,还是如此。简解顾晓军事件--顾晓军,自从网络上复出以来,身先士卒发起及参与了:“挺邓玉娇”、“挺钱云会”、“挺艾未未”、“批余秋雨”、“骂臭李敖”、“打倒鲁迅”、“批邓理论”、“揭大五毛”、“抓伪民主”……等群众运动。因而,受到党的残酷封杀与打压。

党呀党呀党呀党,你真笨!你就是不封杀与打压我,我不就是“打倒鲁迅”吗?还能喊打倒别的吗?

要不、你抓我,给我送点悲情,把我送上那领奖台,好不?

哈哈,今天又破了个局--抓住正义与悲情--劣势的民,亦可胜官;强势的官,将化为劣势。这,就是民胜官的法宝。

(欢迎发表、转载、引用本文与观点)

顾晓军 2011-11-6 于南京

(作者赐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