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罗小朋:中共为自己利益不给私人资本空间

p111008102
经济学家罗小朋。(图:高伐林/明镜)

罗小朋解释,中共对私人资本在意,是因为产业升级了就会与国家的产业竞争,政府害怕私人资本力量太大,将威胁自己的权益,“浙江的吉利汽车,被压制很多年,但最后没压住,杀出一条路,这是政府压制失败的例子,不过大部分时候的压制都是成功的。”

长期倚赖民间资本的浙江温州企业,在高利贷市场不断扩张的情况下,终掀起风暴,企业、银行、高利贷机构、政府官员均脱离不了干系。著名经济学家罗小朋在接受《外参》采访时表示,温州高利贷风暴背后的深层根源,是中共为了自己的利益,限制私人资本的运用,私人资本只能另求出路,造就了高利贷的生存空间。

罗小朋于中国人民大学工业经济系取得经济学硕士,为1980年代中国高层经济改革政策研究设计的智囊人物,后于美国明尼苏达大学取得农业经济学博士,多年来一直关注中国问题,研究中央与地方关系中的经济制度演变,曾任美国国际发展企业组织(IDE)研究员、IDE中国区代表、浙江大学中国农村发展研究院任特聘教授、贵州大学扶贫研究中心主任。罗小朋在《大事件》与明镜网上发表的《重庆模式如成中国模式,是灾难》长文,被中共高级官员称“迄今为止封薄熙来重庆所作所为剖析最为到位的 ”文章。

政府压制私人资本

根据中国人民银行温州中心支行的统计,2011年上半年的温州民间借贷规模高达约1100亿 人民币,70%的温州中小企业资金来自于民间,并有将近9成的家庭个人 参与借贷;银监会主席刘明康表示,沿海地区约有3万亿元银行贷款流入高利贷市。这种近乎全民放贷的现象,反映出温州民间借贷市场的惊人吸引力。

著名经济学家罗小朋在接受《外参》采访时指出,浙江私人资本过剩,已是积累多年的问题,温州企业也大量倚赖民间资本支持流动资金,主要原因是中共当局对私人资本的种种限制,导致这些私人资本一直在寻找各式各样的出路,于是出现炒房、炒煤矿、炒农产品等情况。

由于国有营行限制私人企业的贷款,因此民间借贷本来就长期存在温州,只是一开始这样的借贷并不是高利贷;罗小朋表示,如今通货膨胀,政治对信贷管制比较严,市场实际的利率在上升,私人资本于是出来图利;另一方面,原本获得暴利的炒房、炒煤矿,在房市崩盘、政府管制的情况下,获利无法再偿还高额的利息。

于是,每万元人民币月息可高达1000元的借贷,在债务越滚越大的情况下,终于爆了开口,由于同行之间互相担保,危机如同滚雪球般越滚越大;半年来,至少已有80家企业老板逃跑、至少3宗老板被追债而跳楼自杀的事件,其中由澳门被遣送回温州的就有超过20人。

罗小朋认为,温州高利贷事件背后的深层原因,还是中共为了自己的利益,不给私人资本空间。“本来有如此大规模的私人资本,能做许多产业升级、出国创业的投资,也能进入许多高级产业链,但中共不希望私人资本有这么大的能量 。”

2009年,9名温州华商开始在意大利普拉托筹办“意大利欧联华人银行”,同时预计于希腊、法国、西班牙设点,但罗小朋对《外参》说,随后中央一道禁令下来,筹办银行之事便泡汤。广东也遭遇同样问题;这几年一直听闻广东喊出“腾笼换鸟”、“产业升级”,但实际上广东产业升级困难,因为升级主要靠外资,这其中就牵涉到外国投资者来不来的问题。

罗小朋解释,中共对私人资本在意,是因为产业升级了就会与国家的产业竞争,政府害怕私人资本力量太大,将威胁自己的权益,“浙江的吉利汽车,被压制很多年,但最后没压住,杀出一条路,这是政府压制失败的例子,不过大部分时候的压制都是成功的。”

(范方华/外参)